天天胡混事业有成  最理所当然的最能说明真理,最能启发人们思考。
    首页  |   说说  |   游记  |   相册  |   日志  |   留言板

    为该用户选择分组

     
    转载:江宁织造府建成后空置3年 南京政府5.98亿回购
    发表时间:2012/6/6 17:37:34     阅读:117     评论:0 复制链接 推荐 分享
            位于南京大行宫、尘封3年多的江宁织造府博物馆,终于传来好消息。日前,南京市政府与浙江广厦达成回购协议。由南京市城建集团出资5.98亿元,正式接管“江宁织造府”。自2009年建成后一直空关的“江宁织造府”即将重见天日,暂定明年初对外开放。

      2003年拿地、2006年奠基、2009年建成即进入空关期、2012年回购……回顾“江宁织造府”的建设始末,不禁让人唏嘘。东起太平北路,西至碑亭巷,南起中山东路,北到长江路,如此一块黄金宝地,用作公益博物馆的建设,本是一件极好的民生工程。但因各方纠葛,导致这座由两院院士吴良镛亲自设计、耗资7亿多元的展馆迟迟无法开馆,委实令人遗憾。

      从结果看,政府回购总算是好事。如此精美的一座博物馆,又是在江宁织造府原址兴建,只要能丰富展陈内容,其间的历史况味、人文底蕴,值得细细品味。这一天,南京市民已等了太久太久。不过,人们还是要追问,到底是什么原因,让一桩民生工程差点成了“烂尾楼”?空关数年的原因到底是什么?

      十年一觉红楼梦。通过2003年以来的历史再现人们发现,江宁织造府博物馆的建设过程有不少地方值得反思。多年前,南京市就已筹划重建江宁织造府,但苦于没有资金,一直未能立项。2003年,有关部门想出了一个“捆绑销售”的点子,把邓府巷地块(长江路9号所在地)和碑亭巷地块(江宁织造府所在地)捆在一起挂牌出让。最终,浙江广厦以6.23亿成功接盘。

      当时,“两个地块捆绑运作,公益、商业互补”的模式一度被引为美谈。政府不用花一分钱,就能在闹市区为市民建一座博物馆,不可谓不理想。按照设想,企业可以拿在“长江路9号”销售商业楼盘赚的钱反哺公益,用于江宁织造府博物馆的建设。博物馆建成后,再进行一系列的商业开发和产业化运作,既能维系博物馆的日常运营,又能提升企业品牌。

      可惜,理想很美好,现实很遗憾。合作伊始,政府以1.8万平方米的地块入股,占30%的股份,后按每平方米一万元计算,撤资1.8亿元。撤资,意味着政府失去话语权,这也为之后开发商、设计者与政府三方之间博弈埋下了伏笔。

      商人天生逐利。但对一座博物馆而言,过分的商业开发显然并不能为设计者与政府接受。比如,广厦方面曾提出在博物馆一楼建门面房,在西侧碑亭巷建一条宁荣街,经营餐饮、购物、戏曲、杂艺等红楼文化内容,在负一层开发“红楼宴”,但大部分因“过分商业”而被否决。

      如果说一次次争议只是一道道裂痕,那么,政府的捐赠动议则像最后一根稻草,让广厦最终无心恋栈。博物馆建成却长期空关后,政府一度提议,希望广厦能把博物馆捐出来,但广厦认为,政府已经撤资,博物馆是他们花7个多亿建的,不同意捐。其实,当时广厦已有“甩盘”考虑,但无偿放弃这个能为其带来更多利益的筹码显然不可能,捐赠的动议只能是不了了之。

      博物馆建成后为何长期空关,政府又为何要在撤资之后再花钱接盘,综合各方意见来看大致是这样:广厦因商业开发计划部分受阻,不想背负这个每年光运营成本就要2000多万的“包袱”,更不愿为吴良镛提出的3000余处修改意见继续投资,导致工程一直没有通过验收,无法开馆。一座耗资数亿的博物馆常年空关,政府面临的舆论压力可想而知。在提出捐赠无果后,政府只有“被绑架”,有偿接盘。

      反思整件事的始末,规划欠考虑是很重要的一个原因。双方合作伊始,就应明确出让土地的具体用途和之后的管理模式。可以考虑让设计方提前介入,如何设计、如何规划,可以进行哪些商业开发,“红线”在哪里,都应事先明确告知企业。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先笼统地说一个允许商业开发,等专家意见出来了,再告诉企业这个不行、那个不许,这样既不符合合同规范,也容易让公众利益受损。让企业完全担负起本应由政府承担的社会公益属性,既不现实,也不可靠。

      有关人士认为,广厦集团在其中也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企业不愿无偿投入的心理可以理解,但以此为借口长期闭馆,甚至借此“要挟”政府,就是在拿公众利益开玩笑。对此,早在2009年全国两会上,全国人大代表陶思炎就呼吁,“莫让浮夸文化工程卷土重来,各级政府不要为这些工程接盘、买单!”他提醒说,开发商往往假借文化公益之名,先从中获利,最后无利可图了,再“捆绑”政府接手,其实是想“甩盘”,政府对此一定要警惕。

      对于“江宁织造府”,不少文博专家在和记者交流时都有遗憾。在他们看来,当时政府让广厦接手这个项目,也是出于积极的考虑,因为财政缺钱,希望用土地置换项目。从外地一些成功经验可以看出,政府和企业联手打造公共文化设施是可行的,双方形成合力后,两个体制的优势能发挥出来。但在“江宁织造府”这个项目上,政府当初选择退出,应该说是欠妥的,毕竟企业不是慈善机构,不可能无偿投入公益事业,最终受伤的将是整个社会的公众利益。

      江宁织造府博物馆的回归令人欣慰,但代价实在有点大了。它给人们的启示是,企业在追求商业利益的同时,也应承担起一定的社会责任,不能置公众利益于不顾。对政府而言,做任何决策都不能大而化之,不能“差不多就行了”,而应该更透明,更科学,更经得起推敲和历史的检验。

    0 复制链接 推荐 分享
    >>  天天胡混事业有成的日志

    喜欢这篇日志的人

    有 0 人喜欢这篇日志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加入我们 免责声明 意见反馈 网站导航 2011-2017 nanbeiyou.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冀ICP备12009696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