照海  
    首页  |   说说  |   游记  |   相册  |   日志  |   留言板

    为该用户选择分组

     
    风吻青山---半马的尊严与荣耀2
    发表时间:2015/10/12 22:28:39     阅读:21     评论:0 复制链接 推荐 分享
     在华奥大酒店的房间将红色的大本营战袍上别好两块号码布,熟记路跑的路线,晚餐多吃碳水化合物,晚上早起两次清库存。虽说以前我跑过线上马拉松,但在赛前仍然会有紧张,却没料到竟然无法睡得安稳,12点才沉沉睡去却一直都在做跑马拉松的梦。凌晨4点起床来捯饬物品:穿大本营红色战袍,套压缩护臂护腿,戴遮阳帽,自带矿泉水、擦汗毛巾。4点50分赶往火车站前广场乘坐大巴。一路上许多站前的跑者围坐吃早餐,我依然采用惯用的跑前不吃不喝。我们上得车来,昏黄的灯光,渴睡人的眼。有个女跑者到车后排找到一位我同排的老者打招呼,她称赞不光跑得好还能写一手好文章令人羡慕。我与老大哥聊起来。他说不断挑战自我极限,我说我极力避免跑到极限。再后来又上来一位带着很大行李包的老者坐在旁边座位,他们俩很熟开始聊天,听到两位都已58岁,而且都要去跑明天背靠背的沈阳马拉松,插了一句“哎呦,马拉松可不是闹着玩儿的”。老大哥指着老者说,“你不认识他吗?老曹没问题的。”只听得老曹说道,“我2012年参加太原马拉松跑3小时31分钟,还是跑泰山马拉松背靠背,跑了3小时13分钟,可能距离越长、越是山路速度越快呢。”汗。。。这时我忽然想到曾参加过石野的山东名宿曹榕蔚,瞬间眼前的形象就高大起来了。听曹老兄说他预计3小时20分跑完衡马,立即去赶11点50分的火车赴沈阳,到站也得凌晨一点了,8点鸣枪起跑,可谓一路辗转颠簸,这些辛苦也当作马拉松的一部分了。下车的时候我向老大哥请教高名,“我叫吴钧。”(赛后我通过查询跑者大本营的衡马成绩总表,得知曹榕蔚成绩3小时21分,吴钧成绩是5小时7分,太佩服这神一样的成绩了)
         提前一个小时赶到了半马起点,友人负责照相,我不必去存包。半马区内人群稀少。半程年经人居多,首马居多。与大家聊,有个在裕西公园的,一个衡水本地的,大家的情况相仿,成绩也相差不多。距半小时去了趟卫生间。因为清晨气温较低,预计不会喝完一瓶矿泉水,但没料到后来太阳朗照气温升高,不但喝完了一整瓶,竟在取水处又喝下一大杯橘子水,马拉松什么事情都会发生的。做了十分钟动态拉伸就鸣枪起跑了。我的目标是成功完赛首马。起跑尽量慢,不去管速度,有人去路边就跟着一起去方便。但还是没能压住速度,被大家把速度带起来了,5公里后到了6分左右的巡航配速。后面遇到了全马选手默写,雨蒙蒙大姐还是扛旗赤足跑,还有几位赤足客,半程选手看见了宁静姐,有一位御林军也和我打招呼。折返之后我靠左边跑,笔直的大路这一半前面只有一个人,大部队还是在右半边跑,感觉有点不对劲吧,于是我就跑到右边线内了。现在回想起来,应该是相当于长期占用了应急车道吧。不觉14公里过去疲劳袭来,感觉每一公里都变长了,不断有人超越我而去,看着跑在前面的长长的队伍,是信心遭受打击的时刻。到最后的两公里时候,突发左小腿肌肉蠢蠢欲动要痉挛。也许是气温升高汗水流多了罢,也许是起跑太快配速掌控不合理了罢,马拉松毕竟是马拉松,总会在不经意中体现它的尊严,你始终要小心谨慎。马拉松不是你用来挑战和征服的,每一次完赛都是很多个幸运连缀而成,绝不是你理所当然的。来这里跑马拉松,不是来得到些什么,而是来付出汗水证明自己,是普通人通过努力一样可以做到常人眼里的那些不可能。千里之行,起于跬步。只要出发了,就能到达终点。我的目标非常明确,就是要首马成功完赛,于是在还没有出状况之前果断开始步行,最后一公里都在步行和极慢跑,并及时补充水份,在左小腿肌肉尖叫中踏过终点,最终的完赛成绩显示是2小时15分,我拿出了准备好的“极致→成功”的标语牌拍照留念。接下来两腿僵直、头脑木讷中领取食品和纪念牌,在卫生间内换下湿透的衣服,换上了衡马紫金战袍。补充饮料面包,搭乘返程大巴回酒店,洗澡休整,12点半吃午饭。下午3点半出发去火车站的路上邂逅踏浪主席,亲切的与我握手告别。
        午饭时以老白干佐餐,与友人谈起这一路征尘,感慨说马拉松也跑过了,也成功了,也满足了,以后就不遭这份罪了。友人粲然而笑,说道:“我虽不跑步,但据我对你的了解,先别急着说跑还是不跑,很可能明年你还要跑的。”于是大笑,一同举杯干杯,不觉微醺已至。

    0 复制链接 推荐 分享
    >>  照海的日志

    喜欢这篇日志的人

    有 0 人喜欢这篇日志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加入我们 免责声明 意见反馈 网站导航 2011-2016 nanbeiyou.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冀ICP备12009696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