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轩阁  
    首页  |   说说  |   游记  |   相册  |   日志  |   留言板

    为该用户选择分组

     
    一个人的旅行
    发表时间:2014/10/18 8:41:57     阅读:1     评论:0 复制链接 推荐 分享

    打开窗,初的风,少了些凛冽,却多了些说不清道不明的凄冷,天空中无尽的阴霾,下了,团团乌云笼罩,压抑得人喘不过气来,我在想,哪团乌云后面在孕育着阳光?

    想一个人漫步在雨中,没有伞,亲密接触一次凄厉的雨,然后再转身离开。想一个人突然地消失,来到一个陌生的地方,去体会一次从没体会过的别人的孤独。想一个人没有目的地的坐一次车,看一下盲目的下一站在何方。想一个人在盲目的下一站的陌生地方,一个人盲目的对着陌生的自己喝一次酒,问一问缘起缘灭,缘聚缘散。

    于是,我抬起脚步,挎上包,决定了短暂的离开。开门,走在路上。

    车上的拥挤,人群的噪杂,已让我忘记了自己离开的原因,也许本没有原因。我坐在车尾的角落里,静静地观察着车上每个人的一举一动,看情侣低声呢喃,父子谈笑风生;听站着的人咒骂天气,坐着的人说交通拥挤;年轻女子听着音乐,似在诉说着青春美好;年老的女人静静沉默,也许在叹息着岁月的流逝。看着,听着,想着,模拟了所有人的心理,却怎么也模拟不出自己在想什么,将要去哪里?想着想着,不知不觉的就睡着了。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车在行驶,人在漂泊,一阵颠簸,一路泥泞。刺耳的汽笛声像是夺命的号角吹起,将我从一个不真实的世界里拉回到一个更虚幻的噩中来。车到站了,我睁开双眼,看到的是一个完全陌生的环境,车上只剩下两三人,死一般的寂静,扭头看向车窗外,雨还在下。我紧紧地抓住自己的包,生怕一松手,自己会从这个世界消失得无影无踪。呆呆的坐在车尾,忘记了下车,直到司机师傅催促,才知道已经到终点站了。想下车,却始终迈不开步伐提不起脚,司机发火,才逃似的离开。

    走在路上,抬头望了望,天空依然阴霾满布,心里在想,下雨的云,是不是和起始地的是同一朵!

    道路泥泞,水洼遍地,径直的从上走过,污水溅满裤腿,却无动于衷,发出的声音直撞着心底,却又不为所动。只是撑把伞,走着,走过人迹冷清的街道,走过弯腰曲背的桥梁,淡忘了自己来自哪里,却又不知将要走向何方。

    也许是走厌了街道,也许是看倦了桥梁,也许是前方敞篷里的灯光,让我停下了脚步。踌躇片刻,却又禁不住迈步向前。敞篷阔大,人多但并不噪杂,走在其间,突然一个声音传来,问为何在这里撑伞,我扭头望去,才蓦地发现,偌大的敞篷,却只有我一人撑伞。笑着回答,因为雨还未停。径直向前走去。

    穿过敞篷,雨渐渐停了,黑色的幕骤然间出现在眼前,想突围,才发现,去哪里都是在黑夜中没有方向的逃匿!夜色的降临,冰雨的停止,街上的人多了起来。从街头走到街尾,又从街尾走到街头,路上的积水映出的影子是那么的混浊,突然间,认不出自己,看不清自己的样子。现在的我还是不是我,现在的行为是不是我的行为,这一切的一切,我都不知道,都分辨不清楚。

    想睡觉,在旅馆前踌躇犹豫了好久,才踏步而进,房间清洁却缺少人气,躺在床上,不敢关灯,是怕黑么?灯彻夜未关,人一夜难眠,想达摩面壁,青灯对古佛,三年换百世;想李白邀月,对影成三人,一饮见兴衰;想贵妃啖荔,飞骑三千里,背后有人嫌…想一切的一切,名人的历史,草根的兴衰。想我今夜为甚难眠,想谁人为我入睡,想长空依旧很,想九歌难为弹…

    想是美好,想是悲欢,想终归结束,人终究要醒。清晨没有晨曦,可终是清晨,人不愿悲伤,终会有岁月浮沉。

    从破晓中醒来,还是在黑夜里本就未睡,手机的音乐戛然而止,断了的不是音符,是我和熟悉世界的联系,从现在起,才是真正的在一个陌生的环境面对一个陌生的自己。突然间轻松了起来,此地本无因果,也就没了牵挂,没了羁绊,断了一切,虽不是从新开始,却也是一个小小的天地。在这里,有我无牵挂。

    一天转瞬即逝,不管外界风雨,任尔东西南北,我不知亦不看。黑夜的降临,带来的是身体的饥饿,一天未食,并没有苦修士的解脱,走在路上,有种再履尘世的感觉。若离世百年,再入红尘,是否会有笑问客从何处来的悲伤。感觉怪诞,却又在脑中屡禁不绝。

    霓虹是无尽的喧嚣,酒馆是众人的落寞。独坐街头,两菜一酒,喝下的是昨日的凄凉,半只烟卷,萤火闪耀,深吸一口,吐出的是昨日的过往。三杯下咽,辛辣无比,是走在路上,一个人旅行的陪伴,熏烟燃尽,无奈干咳,是行进中,一个人该承受的苦楚。静看旁人,三五成伴,欢愉相谈,酒毕烟尽,也终要相互分离,各自行进,一人独行。

    食之无味,饮之无趣,起身离开,走在路上。

    我想,我该回去了。

    夜依然喧哗,想寻一僻静角落,就此结束旅行,可生命不止,人终究是走在路上的一个人。从喧闹走到僻静,从僻静走到喧闹,来来回回,走走停停,故意与人擦肩,是想撞出人生的交集,还是在珍惜这六十亿分之一的机会,也许转身就再也不能相见。有多少人会与我们擦肩而过后,转身就消失在人海,又有多少人会与我们相识,再相知相恋,相聚相散。

    人从出生开始,就注定了孤独的行走,直到生命的终结。一个人哭,一个人笑,一个人吃饭,一个人睡觉,一个人上学,一个人长大,一个人渐渐的老去…太多太多的一个人是我们所经历的,但是我们从不去承认。我们有父母亲人,有知己朋友,有老师同学,有恋人红颜,有太多太多的人际关系告诉我们,并不是在孤独终老。可是突然有一天,我们发现,当所有的一切都在渐渐的离我们而去时,会突然的不知所措,甚至是惶恐、害怕。一个我们从来没考虑过的,骇人听闻的问题就突然出现在面前。我们不想去接受,不敢去面对,甚至去找各种自欺欺人的理由来让自己相信这并不真实。直到有一天,所有的一切都支离破碎,身边的人都遍体鳞伤时,我们才心不甘情不愿的去点头默认。接着说一句,现实就是这样。其实,这也是一种长大的成熟,成熟的悲哀。

    从我们来到这个世上开始,就走上了离开父母独自生活的道路,在这条路上,知己朋友与我们在不同的岔口相遇,老师同学与我们在下一个路口分离,红颜恋人又是否会相伴一生!有谁能够淡定的说一句,我一生无依。

    一个人走在路上,这条路的漫长,是我们不可想象的。一个人旅行,这条路的短暂,又是我们不可预期的。

    人的一生,就是一场一个人的旅行,我们有时去追寻风景,有时漫无目的的流浪,有时成为别人旅行中的过客,有时把别人当做过客,但我们始终是一个人在这条旅行的路上行进着。我们要清晰的明白,我们所处的位置,我们旅行的目标和方向。

    因为,我们始终都是一个人。

    0 复制链接 推荐 分享
    >>  雨轩阁的日志

    喜欢这篇日志的人

    有 0 人喜欢这篇日志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加入我们 免责声明 意见反馈 网站导航 2011-2017 nanbeiyou.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冀ICP备12009696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