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落king  悠哉野三坡
    首页  |   说说  |   游记  |   相册  |   日志  |   留言板

    为该用户选择分组

     
    谁开发的野三坡
    发表时间:2014/3/9 17:11:06     阅读:17     评论:0 复制链接 推荐 分享
             王保义开发的野三坡 
      野三坡,“镶嵌”在河北省涞水县太行山与燕山交汇处的“山水图卷”上,它东南傍房山,东北临宛平,西北以长城为界连接涿洲,更背靠北京(离北京市中心仅100公里)古城,尽管它仅占据着八百里太行的“江山一隅”,但它嶙峋清幽的山系,仍以雄壮的北派“水墨山水”点划着京津圈中的山水世界。它是距北京最近的一处国家级风景名胜旅游区,更有“北京的后花园”之誉。
      长久以来,对野三坡“前世今生”的探究和憧憬,对野三坡山野“故事”的迷恋,对野三坡“别样风景”的向往,一直占据着我的心间,成为我“割”“抹”不去的串串“心结”。正是这串串“心结”的时时“撩拨”,让我带着疑问的响铃,匆匆踏入野三坡这块神奇的土地。

      曾漫步江南,欣赏过小桥流水的柔美和古镇曲径的清幽;曾畅游北国,领略过崇山峻岭的雄壮巍峨和古木参天的林海松涛;也曾频临过高崖绝顶,一睹远黛深处那白云飞舞的极致;更有踏波而行,亲近过海浪和大岳腹地的湖光美色。大千世界,仪态万千,如画风景,皆存心底。尽管如此,于一马平川长大的我,冥冥中似乎与山有着别样的感情。当品饮过野三坡的清凉之后,这别样的感觉也就愈来愈浓,也就在心底愈发沉重起来。
      世事总是那样的巧合,还未曾真切目睹野三坡的丽容,却幸运地遇到野三坡的“开山”解读者--河北省涞水县旅游局原局长王宝义,一位朴实、和蔼、精神健硕的古稀老者。从他缓慢的谈吐以及脸上的皱纹“刀痕”,我能看出老人是个有故事的人。
      在野三坡,王保义老先生可是妇孺皆知的“公众人物”,是具有传奇色彩的“白板干部”,更是野三坡人民的“功臣”。
      保护区的工作人员告诉我,“没有王宝义,就没有如今的野三坡”。野三坡风景区从无到有、从开发到创业都是王保义一点一滴发展起来的。他曾用脚步丈量过野三坡的每一座山、每一片水,他曾用汗水浇灌过野三坡的每一寸土地、每一处山林。是他把昔日的穷山窝变成今日的小康村,让涞水县彻底甩掉了贫困县的帽子;是他首次大胆提出利用山区自然景观的优势,开创出野三坡旅游的新天地,把一座名不见经传的小小沙岭台变成了“野三坡度假村”;又是他经历了种种困境,克服常人难以想像的艰难险阻,“披荆斩棘”,使野三坡成为国家森林公园、国家级重点风景名胜区、中华环保生态示范区,直至申报世界地质公园圆满成功。也可以说,王宝义老人对于野三坡的每一座山、每一片水、每一块石、每一棵草都了如指掌,都深藏心底。他把汗水和眼泪,用心血和激情,全部滴洒在了野三坡的山岩沟壑和旷野溪流。
     

     

     同老人闲聊,野三坡的称谓是一定要问的。也由此,我得知了野三坡由内及外的“个中滋味”。野三坡的地势由南向北逐渐增高,分为上、中、下三个典型的“坡”。上坡和下坡的气候差异很大,山下的核桃已结果,山上的核桃才开花伊始,看起来,“三坡”之名是随着地势的变化和气候的不同而“派生”产生的。此“三坡”还真的是非彼“山坡”也!在野三坡,坡连着坡,坡叠着坡,这大大小小的坡似波浪一样此起彼伏,似波涛一样心连着心,如此“神数”,谁又能数得清呢?
      听罢老先生解说,此时又勾起了我的另一个心间疑问:“三坡”易解,而“野”字何说?只见王宝义老人缓缓点燃一根烟,随着袅袅升腾的烟雾,他的神情也在烟雾中慢慢凝重了起来。他没有马上细说“野”字的根由,而是轻声地哼唱起一首歌谣:“野三坡、野三坡,燕王扫北没扫着。头上束着野雀窝,穿的鞋子向上撅。清朝不让进考场,祖祖辈辈血泪多”。看来,这“野”字还是连着野三坡的一段历史的血泪。
      原来,明朝初年,燕王朱棣兴师扫北,行至野三坡境内的奴才岭时,看见一只松鼠在那里捧食松果,燕王以为是对他拱手施礼,就说:“兽且如此,况人民乎!”于是颁恩诏书免除丁粮。三坡人民也由此免除了一场灾难。这就是当地广为流传的“松鼠讨封”故事。
      正由此,清兵入关后,清政府对此地极为愤恨,废除了颁恩诏书,对三坡实行重赋,不许三坡人民列入科举考试,取消功名和做官的权力,并经常骚扰三坡人民。为抗拒清廷,三坡人民组织起来,实行“地方自治”管理,推选出“家道殷实,素孚众望”的“老人官”来管理坡内的一切事务,成为清朝的“化外之地”。这也许就是中国历史上最早的民主选举制度。后来康熙皇帝上五台山寻父路过三坡,受到三坡人民的阻挠,康熙帝怒称这里是“穷山恶水、野夫刁民”,给三坡强加上一个“野”字。野三坡之名由此得来。
      昔日的野三坡由于历史的原因封闭了数百年,在民风民俗上依然保持着原始的风貌。也许正是因为这种特殊的自然和人文环境,才让这块沉重的土地仍然保留着昔日原有的纯朴与率真,才让野三坡成为今日的一块未曾污染的“人间净土”。
      时代的开放,打开了封存已久的大山,打开了野三坡“尘封的山门”,这种山外的气息与山内质朴气韵的浑圆糅合,于野三坡“一夜间”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长久荡漾着的“野”气,也就在“坡”上花开烂漫了。今天,聪明的三坡人民把历史上的“野”深埋心底,独树“野趣”之“野”的旗帜,重新定位,以另一种崭新的姿态立于世间,从而使野三坡成为北方的“山野天堂”。
      尽管野三坡曾带着沉重的历史枷锁掩藏于大山之中,野三坡的“野”字也完全出乎我的意料,但是,我却非常欣赏野三坡今天的那种“回归自然、领略郊野”的“野”味,这种别样的“野”味,是让都市人心扉敞开、心灵回游的野地灵山。历史终究过去,时代飞速发展,每天都在匆匆忙忙生活着的人们,长期往返于钢筋混泥土筑成的高楼大厦,经常面临着熙熙攘攘的人群闹市,生活的压抑以及心情的浮燥,做梦都想着能过几天轻松悠闲的日子,
      做梦都想拥有一处可以让身心适然休憩的地方。思绪的飞舞,让我的意识如“天马行空”,我想我会马上远离这凡尘俗世,到一个幽雅安静的田园村落,依青山之上,傍流水而居,可以朝迎旭日升;可以目送夕阳下;可以自由放飞心境;可以把酒赏月临风。去感受那份世间至纯,让身随魂梦飞舞,心飘山水之外。
      带着最初的憧憬和最美的梦幻,我来到了这里,来到了野三坡。我看到了,这里的山巍峨雄险、千峰竞秀;看到了这里的水飞泉涌出、万壑争流;这里的花清香四溢、朵朵娇艳;这里的草青翠欲滴、颗颗称奇。这里有百里嶂谷;这里有冰川杜鹃;这里有奇泉怪洞;这里有龙门天关;这里是天然氧仓;这里更是我梦中的诗情家园!
      忍不住停下步履匆匆的身影,去赏读这一片充满着野性的山和率真的水,以及山谷包围着的宁静的小小村落。双手忍不住舒展屈指,用自由的心智去采集那一缕柔和的山风,来抚慰疲惫的面容,用纯净的心态去掬一捧甘洌的山泉,来荡涤浮躁的心灵。大口地畅吸这山野清甜的气息,品饮大自然的慷慨,品饮心灵久违的平静,品饮神态恣意的歇息,曾经劳顿的灵魂似乎也得到了一次与先圣同飞的机会。“仁者乐山,智者乐水”,看一看蓝天下的群山隐隐,溪水潺潺,心儿便随着白云飘飘荡荡,畅游于这充满灵性的奇山秀水间了。

    0 复制链接 推荐 分享
    >>  没落king的日志

    喜欢这篇日志的人

    有 0 人喜欢这篇日志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加入我们 免责声明 意见反馈 网站导航 2011-2016 nanbeiyou.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冀ICP备12009696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