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落king  悠哉野三坡
    首页  |   说说  |   游记  |   相册  |   日志  |   留言板

    为该用户选择分组

     
    望京坨冬花殉夫
    发表时间:2014/1/10 10:56:45     阅读:17     评论:0 复制链接 推荐 分享
    在野三坡旅游区,有一座山叫“望京坨”,山旁有个村叫“东花水”。提起“望京坨”和“东花水”,还有一段动人的故事呢。

            传说,在很久很久以前,野三坡这一带山高林密,人烟稀少,离这座峰十来里远的地方,有一个村庄,叫黄庆庄,这个村庄落座在一大片绿色的群山当中,几乎与世隔绝。

            这年庄上出了一件怪事,有一家一个五岁的小男孩丢了。起初,人们怀疑是给狼吃了,可是狼白天不下山,小孩也走不上大山去呀。人们正在猜测不定,紧接着村里又丢了两个小孩,同样找不到。有个人说:他看见小孩被一个穿大花衣服的姑娘领着往山上走了。村里根本就没有穿大花衣服的姑娘,那么这个姑娘是谁?人们猜测没准是妖怪,丢的孩子都被它吃掉了。从那以后,村内有小孩的人家都不敢让小孩离家一步了,整天在家守着。

            村里有个老猎人,是有名的神枪手,跟前有一个儿子,叫旺京,他从小就跟父亲上山打猎,练就了一手好枪法,人们称他“小神枪手”。他们父子勤劳、善良,每次打来的猎物都和大家分着吃。

            这天,旺京自己上山去打猎,转了半天,一个猎物也没见着,只觉得心中好像有事似的。他怀疑家中有事,于是便背上猎枪往回走。快到山脚下了,忽听到有哭声,这声音,更增加了他的疑心,赶紧加快了步子,寻生而去。来到近前一看,大吃一惊,哭得并非别人,正是自己没过门的媳妇冬花,在哭自己的丈母娘。

            冬花和旺京是同天生的,从小就由双方的老人定下了终身。旺京的母亲死的早,家中一切补补缝缝的事,都是这没过门的媳妇干。他们长大了,冬花越长越漂亮,旺京越长越英俊,人们都说他俩是天生的一对。此时,冬花见到旺京,就一下子扑到他的怀里,哭得更伤心了。

            原来,这天一大早,冬花的弟弟突然不见了,母亲跑遍了大大小小的山头找孩子,一边叫喊,一边哭,最后口吐鲜血,死在了山脚下。冬花紧紧的依在旺京的怀里,把事情的前前后后说了一遍。

            妖怪不除,人们永不得安宁,旺京急得两眼冒火,拿起猎枪,拔腿要去山中寻找妖怪。冬花一见,心里着急,紧紧的拽住旺京说:“你不要去,我不能再失去你了呀!”冬花是担心旺京斗不过妖怪。旺京说:“冬花,我知道你的心思,可是我不去除妖怪,村里的人们就不得安宁,咱们能看这乡亲们再遭灾吗?”冬花一言不发,只是浑身上下颤抖着,深情的望着旺京。旺京说:“冬花,你回去吧,找人帮着把母亲埋葬了,等我除掉妖怪,再回来看你。”旺京是个倔强的男子汉,现在眼里也留下了泪珠。冬花了解旺京,知道再劝也没用,只好流着泪送他离去。

            太阳落山了。旺京提着枪,机警的沿着弯曲的山路向最高峰奔去,夜幕完全降临的时候,他爬上了这一带的最高峰。只见峰顶上有几个姑娘在说笑着。旺京心想,这必是妖怪,他刚要举枪,突然,亮光一闪,几个姑娘全没影了。紧接着听到身后一声轻响,他机灵地往下一蹲,转过身来,发现一只狐狸正向自己扑来,他举枪要打,那狐狸又不见了,这时从四周跑来了许多小狐狸,围着旺京乱转,旺京看不准,打不着,最后终被狐狸抓住,咬死了。正当这时狐狸精哈哈大笑时,天空忽的一道闪电,接着就是震耳欲聋的雷鸣,围住了山峰,震得山也抖,地也颤,只听“咔,咔,咔……”几声响雷,狐狸精全被劈死了,一个个都现了原型,躺在旺京的周围。旺京静静的躺在中间,象睡着一样。

            这时,冬花在家听到了响雷,心里十分着急,她左等右等,做立不安,总不见旺京回来,就不顾一切的往山上跑去,寻找旺京。一路上她叫呀,喊呀,没有人回答,只听到静静的山谷在帮助呼喊。天明了,她爬上了又高又险的最高峰,发现了旺京的尸体,就失声痛哭起来,泪水滴在了旺京的尸体上,留在地上,然后顺着山峰往下流,流到了村里,汇成了一个小湖,泪水流干了,他也气绝身亡了。

            后来这泪水变成了泉水,一直供乡亲们饮用。乡亲们为了纪念旺京和冬花,便把那座峰叫做“旺京坨”,时间一长,又叫成了“望京坨”;村里那个小湖则叫做“冬花湖”,后来黄轻庄这个村也改名叫“东花水”村了。

     


    0 复制链接 推荐 分享
    >>  没落king的日志

    喜欢这篇日志的人

    有 0 人喜欢这篇日志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加入我们 免责声明 意见反馈 网站导航 2011-2017 nanbeiyou.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冀ICP备12009696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