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土木哥  欢迎关注我 驴友们
    首页  |   说说  |   游记  |   相册  |   日志  |   留言板

    为该用户选择分组

     
    再亲密的人也会有秘密(最后一句震撼了)
    发表时间:2013/10/10 21:46:19     阅读:19     评论:0 复制链接 推荐 分享
    安霍尔有一天来向我道别,说要去远行,从此,再无音信 。

    我认识安霍尔很多年,他的出生地,喜恶,怪癖甚至糗事我都孰知。他的离去使我陷入艰难的境地,因为在他消失一个月后,有个叫那莎的女孩找到我,说要从我这里了解安霍尔的所有事,作为交换,她将会告诉我安霍尔不为人知的秘密。

    于是,我第一次对陌生人谈起我最好的朋友安霍尔。

    安霍尔很小的时候就显现出某些异于常人的特质,他迷恋“科学研究”,立志要捣鼓出比爱迪生还要多的发明。他会用各种奇怪的粉末研制成一种五彩肥皂泡,吹起来赤橙黄绿绚烂无比。

    后来有一天,安霍尔邀请小朋友们去参加他的发明过程,但制作肥皂泡的器皿突然发生爆炸,结果直接导致安霍尔短暂的科学研究生涯的终结。那是我说知道的安霍尔的唯一一次发明过程。

    那莎听完之后,对我说:“你说得都对,但漏了最关键的。”

    她挽起左边的衬衫袖子,让我看她胳膊蔓延到手腕处的一片触目惊心的疤痕。在那次小小的爆炸事件中,那莎的胳膊被炸伤了 ,从此留下一片疤痕,安霍尔对此一直很懊恼。我突然明白为什么在炎热的夏天那莎还穿着长袖的上衣。

    我对那莎的话耿耿于怀,和她争辩起来:“安霍尔是我最好的朋友,他的事我无所不知,从没听他谈起过那莎,更没有提到过放弃科学研究是因为炸伤了你。”

    “再亲密的人也会有秘密,或许这就是他不愿告诉你的秘密。”那莎自信的说。

    我坚信安霍尔不会对我有所隐瞒,所以我和那莎的谈话无法再进行下去,她生气极了,摔门而出。我们的第一次交谈就这样不愉快的结束了。

    看着那莎跑掉的背影,我有一中莫名其妙的泄气。

    但我还有很多事情要做,一个强烈的念头在脑海里萦绕,我要整理我的新房子,然后翻一翻院子里的泥土,种上满院子的玫瑰。

    我一直都喜欢玫瑰。

    我隐隐感觉到那莎还会再出现。

    几天后,我在一个花卉基地买玫瑰枝苗,和基地的主人谈价钱时,看到那莎就躲在一排松树苗后面,穿着鹅黄色的上衣和她在绿葱葱的树苗下面显得特别的不协调。我快步走过去,把她从那排松树苗后面像拎小鸡一样揪出来。

    “好了吧,你已经跟踪我一整天了。”我对那莎喊道。她的行为对我造成了困扰,从住所到附近的公园,到咖啡店,最后到停车场,我都能发现她鬼鬼祟祟的鹅黄色的身影。

    那莎被我抓住,尴尬地绞着手指避开我的目光,眼珠四处转动,最后停在我手里的玫瑰花苗上,一张脸又活跃起来:“我最喜欢玫瑰了。”她说着伸手过来,一不小心,被刺破了手指。

    我抓住那莎的手指看,发现有血珠沁出来。

    “你一直都这么粗心大意吗?”我没好气地问她,担心她的伤口会不会感染,而把责任怪罪到我身上。

    “安霍尔以前也这么说我,但他说他喜欢我的粗心大意,看起来很可爱,你不觉得吗?”那莎把刺破的手指含在嘴里,仰起头来俏皮的回答我,眼神里有一中期待。她卷卷的头发,黑亮的眼睛,确实让人心动。

    “不觉得。”我慌忙移开了目光,甩开她的手,抱着玫瑰花苗走了。那莎从后面追过来,扯着我的衣角低头道歉:“好吧,我不该开你的玩笑,也不该跟踪你,那天更不该生气的跑掉,请你继续把安霍尔的事情告诉我吧。”

    以后,那莎常常找各种借口来帮我整理玫瑰园,只是需要安霍尔的故事作为报酬。

    事实上,安霍尔后来已经和我很疏远了。放弃“科学研究”后,安霍尔突然迷恋上了文学,尤其是是个,还建立了一个诗歌交流网站。

    那莎说安霍尔写过一首给她,有诗为证。那莎念给我听:你的睫毛,是海鸥的翅膀;你的长发,是雪夜的柏油马路;你的眼睛,是遗落在人间的北极星;你的微笑,是一座春天的玫瑰花园。我多想,化成一只蝴蝶,即使迷失在花丛中。

    那莎声情并茂地念完后问我:“你有印象吗?”

    说实话,我一点印象也没有,甚至没有看过安霍尔写的任何诗歌。据我所知,安霍尔的是个交流网站后来由于疏于管理,渐渐荒芜,最后诗歌都变成了杂草。

    我摇摇头,那莎失望极了。她似乎很希望从我这里听到安霍尔提到的关于她的任何消息,但安霍尔真的从未对我提起过。那莎陷入一种悲伤的情绪中,她认为如果我和安霍尔是最好的朋友,那么安霍尔多多少少都会对我提起他喜欢的女孩,难道他不喜欢她吗,那为何要写情诗给她?

    “他有对你提起过他喜欢的女孩吗?”那莎追问。

    “说真的,没有。”我印象中的安霍尔除了常常展现让人难以捉摸的那一面,有时也会一本正经地和大家讨论理想和未来,他是个有远大抱负的人,常常把环游世界挂在嘴边。据我说知,安霍尔还是一个非常受女孩欢迎的人,可却从未听他提起过他有喜欢的女孩。

    我所知道的就是这么多,安霍尔离开太久,久得我几乎要忘记他最初的面貌。

    我开始为那莎抱不平,觉得安霍尔实在太不负责任了,对一个女孩表白心思后怎么能消失的无影无踪呢?

    几个月之后,院子里的玫瑰盛开,满园芬芳。我把最好的玫瑰摘下来,准备给那莎一个惊喜,她一定没收到过安霍尔送的先哈。我决定代安霍尔把最美丽的玫瑰花送给她,让她不再悲伤,安霍尔已经成为过去,或许,她可以和我开始新的恋情。

    我在等待和那莎开口表白的时机,但直到院子里的玫瑰花全都谢了,那莎都没有再出现。我决定把安霍尔找回来,动身远行前,我写了一封信给那莎,我在信上对她说,我一定要帮她把安霍尔这个坏小子揪回来。

    我简单收拾行李后上路了。我只知道安霍尔曾经在一个大城市生活过一段时间,并且过得非常愉快。

    我开始从一个城市到另一个城市地寻找,安霍尔可能会去的地方我都去了一遍,但一无所获。

    我想要放弃,可那莎那张悲伤的小脸总是浮现在的脑海里,甚至有很多个夜晚,我一个人躺在异地旅馆陌生的客床上整夜整夜无法入眠。

    我的脑海里只有一种念头,找不到安霍尔,那莎的生活将一如既往地悲伤下去。在到达中国最大的城市的那天,我隐隐感觉到这就是安霍尔生活过的大城市。但那莎给我打来电话,她在电话里哭着说:“你回来吧,不用再找了,安霍尔已经彻底把我忘记了。”

    “说不定他在世界上的某一个地方想念你呢?”我想要给那莎一点希望。

    “他不会的,是我一直在自欺欺人,安霍尔已经死了。”绝望像空气围剿过来。

    那是安霍尔跟我告别之后的故事。那莎告诉我,安霍尔患有有种无法治愈的病,他决定忙着所有人悄悄地离开,在世界某一个角落静静地离开人世。

    那莎在安霍尔离开之后找了他很多次,因为她还没有来得及表白自己的心意,安霍尔就离她而去了。

    我听到这样的结局,就好像听到自己快要死去一样的窒息。

    我失魂落魄地回到加厚,看到那莎坐在房子外的台阶上,她远远看到我,站起来对我笑,她笑的时候总让我感觉置身在某一个梦境里。

    “你回来了。”她努力保持微笑,眼里有一种悲伤的物质不断地溢往外面的世界。我看到她脚边半人高的行李箱,突然间难过得说不出话来。

    “你不要难过,总会遇见比安霍尔更好的人。”我安慰她。

    其实我是想留住她。

    “我要走了,也许再也不会回来。”那莎说,“谢谢你,谢谢你曾为我做过的努力。”她看着我,流下眼泪,拉过行李箱擦过我的肩膀离去,不久之后,消失在道路前方。我突然忘记自己的存在,盯着前方,记忆像一块破碎的玻璃,无法再拼接起来,反射着刺痛人心的光影。

    这一次,我不知道,那莎是否还会再出现。也许不久之后,我会将她忘记。只是我永远都不会知道,那莎对我说了谎,她真实的名字念起来是一个英文单词“玫瑰”,而安霍尔并没有死,因为我就是安霍尔,患有失忆症的安霍尔。

    0 复制链接 推荐 分享
    >>  大明土木哥的日志

    喜欢这篇日志的人

    有 0 人喜欢这篇日志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加入我们 免责声明 意见反馈 网站导航 2011-2016 nanbeiyou.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冀ICP备12009696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