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静锋  
    首页  |   说说  |   游记  |   相册  |   日志  |   留言板

    为该用户选择分组

     
    孤独是一项使命
    发表时间:2013/10/10 12:49:48     阅读:17     评论:0 复制链接 推荐 分享
    窗台上三颗不知名草早已枯萎,叶子蜷缩于一处,两种颜色渐变着:从叶与茎的浅墨绿,至根部的枯黄。不及我手掌大,挂着些孱弱的蜘蛛网。构成一幅小秋之萧瑟图。一直被我置之不理。

      这三颗草是在家门前的路边拔来的,刚种上时,满眼翠绿。不到两个月,已是这般光景。不知是已悄然离去,还是为了秋而应景?

      花盘小清新。它的前任主人,是含羞草,我离家一月,尽管之前做了浇水措施,还是离我而去。是我愧对它在先,因而看不到它花开的容颜。

      不愿花盘空着,像空荡荡的心灵,哪怕种着几棵杂草,哪怕只有短时间的明媚。

     

      人生若是空着,孤独便不饱满。活着能做的唯一一件事:充实孤独。

      原先我以为充实孤独的好办法是与人往来,后来却发现与人往来,更觉孤独。充实孤独最好的办法:让孤独孤独着。放任自流。

      孤独是意识流。是山间清泉的流淌,与其拦截或改变行走路线,不如跟随其后,所见风景倒是寻常不见的。那些幽僻处的拐拐角角,自有一片天地。其妙趣自然横生,滋养心灵,陶冶情操,自不在话下。

      写作时喜欢听钢琴曲,那是音乐的意识流,看似音符的随意组合,说是一股清泉的歌声也不为过。既轻又缓,若有似无,与我的潜意识恰到好处吻合,在我脑海深处,音符与我的潜意识早已翩翩起舞,唯美空灵。在那个世界里,孤独安静得像个酣睡的婴儿。最好的文字表达,便是紧跟其步伐,一个标点也不放过。

      我总固执地认为:不是因写作而孤独,而因孤独而写作。写作是孤独其中的一只脚,孤独所到之处,写作如影随形。

     

      孤独只能是一个人或一类人的孤独。我与孤独,像山上一棵树与一座森林的关系。

      当亲情以惨烈的嘴脸与我面面相觑、友情以欺骗的手法向我高举胜利旗帜、爱情以不可抵抗的悲痛向我缓缓而叙时,我知道,我无处可逃。天地虽大,无一心容我、无一人留得住我,这种巨大的空洞,像一种越缝补越破旧的旧衣裳,最后,穿着这件处处漏风的衣服,我抵挡寒夜中雨雪的夹击。并且,眼前是灯火阑珊的人山人海,各自欢笑交谈,无人注意到我。孤独的心境如斯。

      我不是被世界抛弃的弃婴,而是被这个时代所丢弃。起初,是它先对不起我,后来,我独自远离它。像远离一个自己深爱却又不爱自己的恋人。经过艰难的放弃,孤独便如约而至。

      我的同类都在坟墓中沉睡。只有书、幻想和写作让我们交流。死去的,在我心中,一直活着;活着的许多,于我,如同死去万年。

     

      不知不觉,我也成了坟墓里的人。

      我身在人群,每日必见人,却感到窒息;我流连于网络沟通,堪称一种不错的心灵交流,却仍然感到世界偌大,独我一人的苍凉。无限的寒气不间断从无名处不徐不疾地向我袭来。我在沉沦中忍受着一切、接受一切、学着放下一切,遗忘一切。在渴望消失无影的心绪中,独自痛着,笑着。

      泪水成了孤独的奢侈品。当我还是一个年轻女孩时,泪水泛滥成灾,常被人取笑爱哭鬼、贪哭猫,却不知,泪水和爱情一样,成了时间的殉葬品。

      孤独,又成了一场艰难的爱。爱之真,成殇,成独,成孤。无法摆脱,直至死亡。离去的只是一躯空壳,悲剧模式永远循回往复。所谓乐观,只是在牛粪上插一朵花,并且只看到这朵花。

      乐观者的鼻子一定闻得到臭烘烘的牛粪味,悲观者也一定以为那阵阵花香只是一种错觉。

     

      孤独如天,包容万象。孤独是一颗备受煎熬的心灵。我在冬日的暖炉旁,独饮一杯杯忘情酒,捧读一本高高在上的书,将时间彻底忽视,我是上帝,由我来重新创造时间、地点、人物、故事。

      一场孤独,慢慢被遗忘,在孤独中走向孤独深处,那是一个原始森林,布满阳光,参天大树,小鹿成群,所有角落都藏着神奇,所有动物身上都有奇迹。微世界,更有无穷无尽的想象和鲜为人知的秘密。

      探索的脚步走得更欢。

      那亦是孤独的行走。孤独,真的是,与之俱来的一项使命。

    0 复制链接 推荐 分享
    >>  唐静锋的日志

    喜欢这篇日志的人

    有 0 人喜欢这篇日志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加入我们 免责声明 意见反馈 网站导航 2011-2017 nanbeiyou.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冀ICP备12009696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