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月一凡  ruyueyifan
    首页  |   说说  |   游记  |   相册  |   日志  |   留言板

    为该用户选择分组

     
    不悲白发
    发表时间:2013/1/2 8:33:03     阅读:337     评论:1 复制链接 推荐 分享

    不悲白发

    女人爱美,我也如此。每天清早,起床第一件事就是对着镜子梳妆理容。洗颜后,先是将这个美容霜那个润肤露的在脸上捈擦一番,为的是让干燥的皮肤得到一丝缓解,也可以少滋长些皱纹。接下来便是梳头。那是一件惬意的事情。拿出从西走戈壁时淘来的牛角梳,将浓密的黑发从额前往脑后梳理。从前往后,一下一下,反复梳理,零乱的长发渐渐变得顺畅整齐,镜中人顿时显得精神起来。

    忽有一日,发现镜子里的自己稠密的青丝间,发梢跳然一亮,似有一根白发闪现,忙侧颈细瞧,最终确认不是光线的错觉,而是真真切切地一根白发,银白色,细细的,长长的---看来它已经蛰伏在黑发丛中很久了。蓦然间,感觉到一种触目惊心的震撼。这让我陡然明白,春来秋去、寒来暑往的岁月已经开始在我的头发上留下了痕迹,往日的天真、靓丽、意气都随之消匿遁逃,渐行渐远,不再复返。一想到不远的将来,会有人称呼我老什么什么的,一颗心陡然惶惶乱乱的,黯然神伤起来,不由得惴惴不安,心存忌讳了。少顷,我将那根刺眼的银丝缠绕于指上,用力连根拔掉。刹时,眼睛有些湿润,

    心中,竟一下子想到李白的《秋浦歌》:白发三千丈,缘愁似个长。不知明镜里,何处得秋霜。镜前的自己,终归是生华发的年龄了。端详这满头尚可赞叹的乌发,又回想起少女时代。那时的自己,白里透红的脸庞充满丽质,乌亮的秀发编成两条长长的辫子,洒脱地在背后一甩一甩的,给了我一份俊俏,一份欢畅。说来也怪,那个年代没有更多护发品,海鸥牌洗发膏,就完全可以将我的头发滋养出柔柔的,密密的,泛着光泽,富有弹性。那时候,因为这头漂亮的黑发,不知吸引了多少羡慕的眼球,又招来多少嫉妒的眼神。后来,我也曾随着潮流,或迎合将我长发盘起的那个人的喜好,无数次变换过自己发型,比如将头发用尼龙绳高高束起,扎成马尾;修剪成帅气利索的运动式,电烫成时髦的大波浪,玩一个高贵的艺术盘头,造一个古典蘑菇式等等。然而,不管何种发型,我都是浑然天成,绝无造假。因为我自信,自己的头发就是值得骄傲和自豪。它使我理所当然成为一个拒绝染发的人。当不少女士甚至单位的同事们,头上都顶着流行的黄、栗、甚至玫红,我却一直固守着我的东方黑。我感谢父母、也感恩头发给予我的美丽与自信。就在几年前,还有人问我:“你的头发是染过的吗?”我铿锵地回答:“从未有。”是的,我曾一直坚信,我的头发将会永远这样伴随我健康下去、美丽下去。

    然而,那一根银丝,分明成为一个让人产生诸多比喻象征的魔针,又似一根弹拨人的敏感神经丝弦。它让我一整天都抑郁不欢,毕竟,白发是一个人趋于衰老的象征,乍见自是令人难以接受的。曾几何时,丈夫和友人还在羡慕我,快五张的人了,头发还那么漆黑,夸我性格开朗,人充满快乐和童心,真就不会老。可是,讨厌的白发还是不期而至,并会悄然滋长了,这么快就开始“得秋霜”了。它如此这般地令人生厌,它很快让人联想到自己那个令人兴奋不起来却又不得不正视的年龄数字。我在想,黑发就像绿草那样散发着生命蓬勃的气息,而白发却似枯草一般晃动着刺目的凄凉。
       
    晚上,我竟鬼使神差,执意想看一看丈夫头发。因为他的一头略带自然卷的秀发,远比我的更黑更密更有弹性。他那充满生机的茂密浓黑的头发,曾经是我的最爱,令我羡艳,我曾经无数次充满爱恋地抚摸它、轻梳它。只是,近些年,由于生活的快节奏,工作的太忙碌,我都很久没有仔细打量过自己夫君的头发了。我坚信他肯定还没有滋出白发。然而令我唏嘘的是,此时,我竟然从他的鬓角和发际,发现了不止一根白发。“有什么可惊可叹的呢?我早就发现长白发了,也不想想,我俩都是知命之岁的人了----这是自然的规律。”丈夫不以为然。是啊,女人一向是这么天真。我也自嘲起来。随着时光的风化,岁月的侵蚀,万物都会摧残,更何况人的头发,怎么能不蜕色呢?可奇怪的是,在自己的心中,总还是充满少年情怀,从未觉得老已将至。无论如何,就是不愿意承认这个事实。

    我决定挑战一下这个亘古不变的生理规律。据说,吃核桃、大枣、黑芝麻可以延缓白发滋生。接下来的日子,黑色饮食充斥了我家的餐桌---早餐黑芝麻糊,午餐乌鸡炖何首乌,晚餐黑米粥。尽管丈夫一直喋喋叨叨着我的八卦和可笑,但儿子不在身边,家中仅有两人,他也懒得独自开火,只好不得不随我日复一日地咀嚼着那些谈不上味美但却或许可以延缓衰老的黑色食肴。我憧憬着,只要不断进食这些养生养发之品,自己往后或许不再生一根白发,而丈夫的几许银丝也将会随着“黑五类”的功效而悄然变黑。之后的月余时日里,我每天梳妆时又多了一项程序,就是在我那丛浓密的青丝之间寻寻觅觅一番,看是否有白发闪现。果然奏效,真的没有再发现那刺眼烁目的银丝。我有些暗自庆幸自己的聪明。我甚至遗憾自己为什么没有早些好好保养。只是丈夫有些纠结,他担心万一我以后真的不再滋生白发,便会无休止地一直将“全黑餐谱”进行到底。
    直到有一日,我在电视里看到一个画面。那是一位满头银发、气质端庄、打扮考究的中国女性正在接受主持人的访谈。“傅莹---我国外交部副部长。”我一眼认出了这位蒙古族的外交明星。我曾在杂志上不止一次看到过关于她的报道。但是在荧屏上还是第一次看到她的容颜。从相貌看,年龄应在六十开外,她脸颊白皙,泛着红润的光泽,一头银丝,从发根至发端,浑然一色,已寻不着一缕墨色。然而却与她的年龄、气质相匹配,相协调。洁白,如皑皑白雪;莹亮,如玉璧润泽;均匀,如蚕丝披挂,不染纤尘。我忽然觉得,那闪烁着迷离银光的白发竟如此美丽,甚至比起我一向钟爱的乌黑,多了几分淡泊、平静与沉稳。加之她那从容的谈吐,幽默睿智的对答,特别是从满自信的神情,使得她更加魅力出众,光彩夺目。

    我开始思索,该不该对自己头上本应出现的几根白发那么斤斤计较。高堂明镜悲白发,朝如青丝暮成雪。”每每念及此诗,便联想起古人留下的另一句“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老去,几乎是每个人都排斥和拒绝的,但该来的一定会来。何必悲愁。有位作家讲得好:一个人的成长仿若大自然的四季——春天葱茏,夏天繁茂,秋天班斓,冬天纯净。各有各的美感。

    我恍悟,四季的变换既是自然现象,那就顺其自然好了,到什么季节就享受什么样的光景,何必去自寻烦恼呢!不错,现在街上的确已经很少看见满头华发的老人了,人们好像已经习惯了用染发膏遮掩着那岁月催生出的雪白,让自己看上去年轻一点,再年轻一点,即便危害多多也在所不惜了。而我,即便是华发丛生的时候,也很难接受、也绝不想去靠那看起来龌龊不堪的膏汁肆意涂抹,去伪装出一头的乌黑光亮,那不过是掩耳盗铃的骗局---骗骗别人的眼睛而已。但我深信,永远拥有一颗不泯的童心,快乐地生活到老,是可以做到的。那样或许使自己看起来真的年轻许多。

    自此,我再也不担心白发的出现与存在。或许那些头发还会一根根由黑变白,甚或茁壮滋生出霜色,那又怎样?索性让它们与岁月一起生长吧。当然,我们也结束了一天到晚“黑客”当家的餐局。感谢岁月,赐予我一根银丝,它让我见证了“青丝化作白雪”之初那种真实感受和心路历程,从而在风霜中历练出一颗淡定的心,坦然漫步在人生的风景里,去欣赏长河落日的别样壮美。

     

     

    1 复制链接 推荐 分享
    >>  如月一凡的日志

    喜欢这篇日志的人

    有 1 人喜欢这篇日志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加入我们 免责声明 意见反馈 网站导航 2011-2016 nanbeiyou.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冀ICP备12009696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