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亮81314  莫道人生常似梦,丈夫何事可萦怀
    首页  |   说说  |   游记  |   相册  |   日志  |   留言板

    为该用户选择分组

     
    登长城有感-河北人的性格
    发表时间:2012/11/29 11:38:39     阅读:575     评论:1 复制链接 推荐 分享

    家住燕山脚下的我,很小的时候就知道长城,听说过长城。姥爷对我讲他小的时候就曾经带上干粮搭伴儿放牛,去那山里,几天不回来,晚上就住在烽火台里。在天晴的时候,站在村北的小山上(小土包子),就可以远远地望见长城的烽火台。可是直到大学的暑假才有机会攀登这段野长城。感慨于山势的险峻、工程的伟大,胸中不禁涌动着一股历史的沧桑感。

     

     

    燕赵自古多义士,慷慨赴悲歌。不得不说人类的生活状况、体格、性格受自然环境的影响是很大的。河北地处自然地理农牧业分界线上,在历史上是中原民族和少数民族征战和经济文化交流的前沿。位于河北北部燕山山脉及其支脉的长城是先民们的足迹,是历史活的见证。这些长城包括:燕北长城、秦长城、汉长城、燕南长城、北魏六镇长城、金代界壕、明长城等,其中目前保存完好的是明长城,因为距今时间最短,少自然和人为破坏也最少。

    河北地处华北平原北部,北部燕山山脉是平原向山地丘陵过渡的分界线,也是历史上中原政权抵抗少数民族入侵的天然屏障。凭借山势而建的历代长城阻挡了草原民族铁骑的长驱直入。可以说燕山山脉不仅为北京挡住了部分凛冽的北风,也是北京天然的坚固的城墙,使北京有机会成为历代都城。依托燕山山脉建起的长城依山势而行的长城如一条巨龙,是中原文明的守护神。

    得到长城的守护,中原政权大可不必忧虑高速骑兵的直接冲击;失去长城的保护,北方游牧民族的铁骑就可以长驱直入,辽阔而平坦的华北平原再也没有什么可以阻挡它们。自从汉奸石敬瑭(虽然他是沙陀族,但是早已汉化)把燕云十六州拱手让给契丹,400年的时间里中原北方一直受到契丹人的劫掠,经济受到极大破坏,北宋位于黄河北岸的都城东京汴梁也在辽国的攻击范围内。在没有长城保护的情况下,北宋头顶上仿佛一直悬着一把利剑,大辽的精骑随时可以挥师南下给它致命一击。

    历代的河北人在和平时与长城外草原各族交流频繁,战争岁月这里就成了斗争的前沿。中原和草原交界,农耕和游牧交织,文明与野蛮并存。历史上,无数的部落曾在这里繁衍,不同的民族在这里碰撞交融,并在这里的土壤中空气里留下了刚烈之气和敦厚的民风。河北历史上英雄豪杰辈出,赵国那是战国时期唯一敢于正面对抗秦国的国家,廉颇、李牧世之良将,蔺相如浑身是胆,还有“狭路相逢勇者胜”的赵奢。大家最熟悉的刘备、张飞、赵云,按现在的地理位置说都是河北人,就是曹操都称赞冀州多才俊,可惜袁绍不会用人啊。近代的,抗战时期,河北完全成了敌占区,敌后武工队、狼牙山五壮士、地道战,河北人誓死不当亡国奴,抗争此起彼伏。也许现在的河北人已经不是古代的“河北人”了,外地迁来者居多,但是民间原来那股豪壮之气还在,敦厚直爽的居多。

    也许国内对现代的河北人的印象除了“实在”、“落后”、“默默无闻”外,很少有别的评价,与慷慨悲歌不搭边。毋庸讳言,自元代定都北京之后,河北作为京畿,政治地位得到加强,而这正是河北人“慷慨悲歌之气”开始衰落的原因之一。在残酷的政治高压下,河北人越来越失去原来鲜明的棱角,除了在乱世有所爆发之外,河北人扮演着日渐平庸的角色。近代的革命主要发生于长江以南,尤其是那些革命领导人多处于长江以南正是因为那里远离政治中心,受到的政治压力小。清醒的河北人并不回避别人的这些评价,他们在用自己的一点一滴的努力,去改变河北人的形象。如果你和他们接触多的话,你会更了解河北人,“慷慨悲歌之气”,仍隐隐存在于河北人胸中。

    6 复制链接 推荐 分享
    >>  海亮81314的日志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加入我们 免责声明 意见反馈 网站导航 2011-2017 nanbeiyou.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冀ICP备12009696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