痴心  
    首页  |   说说  |   游记  |   相册  |   日志  |   留言板

    为该用户选择分组

     
    梦里故乡
    发表时间:2012/11/29 11:26:30     阅读:367     评论:3 复制链接 推荐 分享

    我很少提笔写故乡,因为近乡情怯,因为她承载了太多最初的、铭心的记忆……在我的心底,故乡是一片净土,是一块圣地,是我的珍宝,不能也不敢轻易示人。我是那么热爱她,爱得自私而不愿意与人分享;我是那么迷恋她,以至于不敢走得太近,怕因时光的流逝变得“物非人也非”时,我会惆怅。在我的心底,宁愿保留她旧时的模样,宁愿让我离开时的记忆隽永再隽永……

    然而,每当夜深人静时,那思乡之情却会没有任何征兆地从心底滋生出来,霸道而泛滥。每每这时,我便任由这情绪在胸中、在心底游荡,任由这情怀占据我的每一条血脉,每一个细胞,索性沉浸其中……

    多少次午夜梦回,故乡还是我离开时的模样。环城的小河清澈而安静地流淌着,那是蝌蚪和小鱼的家,当你把手伸进水里,想亲近它们时,它们摇摇尾巴,甩甩头,转瞬就钻到了水草里,接着又从另一丛水草中钻了出来,和你捉迷藏似,围着你的手荡起的水晕游来游去。这时,你会以为自己看花了眼,再使劲看,小鱼却已游出了你的手心,在不远的地方俏皮地看着你,微笑一定挂在你的脸上了,这快乐来得那么直接,那么简单。

    玩儿累了,就近躺在草地上,小草密密地生长,松松软软的像毯子似的,舒服极了。高远而湛蓝的天空,飘着几朵闲云,躺在那里,痴痴地看着云卷云舒,耳边水声潺潺,远处,诗意的白桦林和笔直的白杨树成排林立,风吹响了一树叶子,在阳光下,叶子泛着亮亮的油光,轻舞飞扬,在这天籁声中,竟然睡着了……

    被小伙伴儿喊醒时,天边挂着晚霞,树林和不远处的石头坝都披上了一层暖暖的光晕,想着赶在妈妈下班之前到家,好装作听话的样子在那里温习功课。跑回院子里,安静的大院已经热闹起来,大人们都下班了,孩子们也放学了。每家的门都敞开着,孩子们在这家和那家之间自由来去,谁家的厨房飘出了香气,都会吸引一群馋嘴的孩子先饱口福,没等自家的饭做好,孩子们已经吃得差不多了。

    夜色悄悄地来临,很快濡染了整座小城,宁静成了主旋律,只有那透着淡黄灯光的窗口,低诉着家的温馨。满天的星星在深邃的夜空中眨着眼睛,“月朗星稀”在这里是用不上的,不论月缺月圆,抬头看到的,总会是满天星光,你根本就别想试图数清它的数量。多年以后,每次和在异地遇到的同乡说起故乡时,她总是会以迷恋的神情怀念那满天的星斗,总是会幽幽地说:“不知故乡的夜空,现在还有没有那么多星星!”

    小城北依群山,山不高,连绵着伸向远方,山上种满了杏树,春暖花开的时候,漫山的粉色,把小山妆点得妩媚多姿,待杏花飘落,嫩嫩的树叶又挂满了枝丫,粉色渐渐退去,绿色弥漫其上,又是别样风采,俨然小小的姑娘出落成了亭亭玉立的少女。

    有些房屋依山而建,层级而上,夜幕中的小山,被星星点点的灯光点缀着,错落而妩媚,像童话的宫殿。每一盏灯,都是一个故事,吸引着你看了一眼,还想再看,恍惚中,你会觉得这渐次亮起的灯光,是天上流落到人间的星星,食人间烟火,叙人间真情……

    在那物资条件极度匮乏的年代,这座山,还是小城的精神家园,它曾承载着一代人的爱情。那年春天,你可曾看到有两个人走在山上,蜿蜒的山路崎岖不平,他牵着她的小手,带她走遍故乡山里的每个角落,他的青春、她的娇羞伴着山巅的绿意,盛放在初春的小城。多年后,他对她说:“我想再和你一起回去看看,去那座小山上抱着你坐会儿!”也许在每个人心底,都会有那么一处景,都会有那么一座“山”,牢牢地驻扎着你和命里的那个人的共同记忆。

    故乡,是塞外一座小小的城,如果你不仔细寻觅,很难在地图上找到她的位置。她位于河北的西北部,西南与山西接壤,西北与内蒙交界,素有“鸡鸣三省”之称。史上的小城,曾是匈奴争霸之地,历经秦风汉雨的洗礼,孕育华山夏水的文化。那镌刻在文学史上脍炙人口的《敕勒歌》就发源于此:

    敕勒川,

    阴山下,

    天似穹庐

    笼盖四野。

    天苍苍,

    野茫茫,

    风吹草低见牛羊。

    何等壮阔、何等豪放!

    这座小城,有着鲜明的个性,春天的脚步姗姗来迟之时,夏天却已开始彰显热情,那时你会觉得早晚是春天,中午是盛夏,极大的温差会让你有“冰火两重天”的感受。小时候常听院子里的老人说:“早穿棉袄,午穿纱,抱着火炉吃西瓜。”这形象的语言,不用亲历,也会有身临其境之妙。

    秋天对小城格外眷顾,清爽的风吹来,带着谷物的香气,天空分外高远,蓝得不真实,偶尔飘过一朵白云,与风嬉戏着,走走停停。杨树的叶子由绿变黄,再变得娇黄,秋风吹过,叶子留恋地告别树的枝头,投入大地的怀抱,那清晰的脉络,诉说着对树的热爱。轻轻地,脚踩上那一地落叶,会发出清脆地“沙沙”声,诗一般的忧愁浅浅地漫在心端,周围有些萧瑟,好一个“自古悲秋多寂寥”!

    秋的忧郁还没来得及蔓延,冬的信息已悄然传来,小河流水不再那么欢畅,仿佛猛然间变成熟了。一觉醒来,拉开窗帘,那扑面而来的素裹银妆,会让你惊得合不拢嘴。雪,就这样,悄悄地,来了!坝上的雪,厚密无声,纷扬之态犹如最奔放自在的舞蹈,一夜之间倾覆了整座小城。而那小河,已结了一层薄薄的冰,隔着冰层,还能看到小鱼在里面自由自在地游来游去,不再理会你的打扰了。山的线条在雪的覆盖下,变得圆润起来,阳光下闪着耀眼的银光。风起,雪粒随风飞舞,拍打着你的脸庞,是不是有痛痛的凉意,竟是那么酣畅!

    喜欢听脚踩在雪地上,发出的“咯吱、咯吱”声,喜欢感觉一脚踩下去收获的松软惬意……清晨,背着书包,倾听雪的声音,一路走来,都是快乐,就连那昏昏的课堂也变得可爱了,只因为走神时随便往窗外一飘,满眼都是童话的诗意。到了课间,可就乱了,只见雪球横飞,如果你坐在那里,只觉颈后凉意袭来,请不要惊慌,那肯定是冰雪在和你拥吻。铃声在此时已起不到震慑的作用,只有在老师当头大呵时,大家才纷纷落座,而那欢笑声,却在空气中久久回荡。离开故乡后,我再也没有见过那么大、那么厚、那么美的雪。于是,总是想着,有那么一天,能在故乡的雪地里撒撒欢,能享受一下雪粒轻拍脸庞的快感,那该是多么美妙的事情!

    小城还是风的故乡,她是新西伯利亚和蒙古国冷高压南下的必由风道,遍布的山谷、高台、丘陵,使得风儿到此驻足,风云际会间,集聚了巨大的能量后倏然消释。“一阵风来一阵沙,行走千里无人家”,这是爸妈大学毕业后支边的切身感受。草原上,你能看到一排排白色的大风车,迎风展开臂膀,划着圆圆的弧线,输出不竭的能量。而你,会是安徒生童话中的主角吗?风车下,有一位王子在守候着你,温柔的目光倾泻在你茕茕孑立的背影上……

    站在烈烈西风中,吹得通透的快意,你可曾体会过?我就是被这西风吹着长大,临风而立、迎风而歌。风,吹得磊落、吹得从容、吹得豪迈、吹得开阔,那积淀在心的尘埃,那积蓄于胸的落寞,被风吹得无影无踪,留下的,只有豁然开朗的空明……耳边的风声,会让你觉得天的辽远,地的广袤,无垠的旷野中,奔马嘶鸣,号角嘹亮,此时此刻,你是不是也想跃上马背,扬鞭狂奔,任那风声呼啸,弃那尘事纠缠,桀骜不羁的放纵,一生能有几回?

    风住了,岁月变得悠长,时光静谧,流转无声,故乡仍稳稳地横亘于原地,她很偏远,甚至有些落后,但在我心底,她却是那般完美!那博大的胸襟、那豪放的气质、那默默地坚守、那无声的孕育,都是我最崇拜的,也是我最留恋的。故乡,是我中心的图腾!

    童年的足迹曾经遍布河岸、山尖,童年的笑声曾经回荡在蔚蓝天际,和着朵朵白云飘回云的故里;青涩但飞扬的青春,曾在这里跃跃欲试,亦曾载着梦想扬帆出海……仍记得离开故乡时,那年的天分外的蓝;仍记得离开故乡时,那年的雨分外的多;仍记得离开故乡时,那时的风分外的柔,我知道,那是故乡对我的眷恋!

    现在的故乡,朗朗而立,是岁月的镜面,已然不是我离开时的模样,年轮的流转,使她变得愈加现代,但那淳朴的民风、那无私的坦诚、那对游子深深的牵挂却丝毫没有改变。时光深处,故乡,仍是我离开时的模样!也许,在每一个游子心中,都会执著于原貌的故乡,那深情,就像不愿意接受自己母亲容颜的改变!不论我走到哪里,不论我身处何方,故乡的山、故乡的河、故乡的风、故乡的云总会在不经意的时候闯入脑海,牵引着我一次又一次梦回故乡……

     

     

     

     

     

     

    14 复制链接 推荐 分享
    >>  痴心的日志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加入我们 免责声明 意见反馈 网站导航 2011-2016 nanbeiyou.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冀ICP备12009696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