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水一方  温和从容,岁月静好
    首页  |   说说  |   游记  |   相册  |   日志  |   留言板

    为该用户选择分组

     
    石柱山抒怀
    发表时间:2012/11/26 8:11:12     阅读:1514     评论:13 复制链接 推荐 分享

                       石柱山抒怀                 

     

    不像现在的孩子,姥姥家奶奶家的人一应俱全,见到上三辈、四辈的老人都是很平常的事。对于许多孩子,姥姥家,应该是个温馨的摇篮。对我来说,姥姥是个遥远的词汇,也仅仅就是个干巴巴的词汇,因为从未见过。也或许是舅舅家没有同龄的表姐妹,所以去姥姥家那边就极少。尽管如此,妈妈给我们可没少提她的家,什么红石板呀,什么柏树枝呀,什么鬼子来了山上跑呀,等等。那个话匣子里盛满了妈妈的儿时所有的兴奋和苦涩。

    但我最感兴趣的还是妈妈经常提到的姥姥家的那座山——石柱山。妈常说小时候鬼子一来就往那里跑,经常在那里的山洞躲藏,还描述那奇特的12根擎天的柱子,以及那柱子上筑巢的鸽子窝,尤其是听到表哥说起那鸽子窝时眉飞色舞的神情,说他们小时常去那里掏鸽子粪,,鸽子粪是上等的肥料,价钱好的很,一口袋一口袋的,鸽子飞起来是那等的遮天蔽日,那“咕咕”“咕咕”的叫声嗡成一片,天哪! 我似乎已感受到那鸽群起飞的宏伟气势了,已然不亚于飞机起飞的声势,于是一观石柱山的柱子和一睹鸽子起飞的情状就幻化成我的一个美丽的梦想。

    记得儿时倒是去过舅舅家几次,但石柱山好像只去过一次,因为小,印象很是模糊了,再后来离家上学工作,那个幼小心灵里的影像就更加遥远模糊,欣喜的是今年暑假回家探望老妈妈,这个长久的愿望得以实现。

    石柱山又名天台山,海拔592.5米,位于河北省石家庄市赞皇县院头镇赵家庄村的境内,那赵家庄便是我的姥姥的村子。距县城正南大约15公里,距离石家庄市也仅62公里,它跨越赞皇和邢台市的临城县,方圆12平方公里,虽然谈不上名山大川,但因雄奇的石柱和千里的柏林以及白衣庵,在这小小的区域也可以称得上是“名人”了。

    车子向南行进着,转弯爬坡,首先爬上的是赞皇县平旺水库的大坝,一上大坝,眼界立时开阔起来,纵目所及的是群山环抱的一湖明镜。这个水库是上世纪在这里的一任县委书记带领大家修建的,可惜我记不得他的名字了,但这里的老百姓会永远记住这个造福百姓的“焦裕禄”,因为这里常年干旱,即便是遇上多雨季节,也因高低不平的地势无法蓄水而常年饱受干涸之苦,所以这个水库就显得格外重要。望着这滋润生灵的莹莹湖水,内心升腾起一股暖暖的敬意。                                                                                                                                                                                                                                                                                                                                                                                                                                                                                                                                                   

    远远的看到那绵延起伏的山脉了,“野芳发而幽香,佳木秀而繁阴”,这里同样有欧阳修笔下的美景,夏季的原野,葱绿包裹了这里的,苍穹下到处都茂盛向上,蓬勃着的无线生机,每一个叶脉里的细胞里都膨胀着,那种恣意挥洒成一个绿色的汪洋。路上,时而还能看到零星荷锄的农耕人,步子是那种悠闲,边吃边聊着,边走边看着,“朝而往,暮而归”的恬淡通过他们萦绕在我的心间。

    几个向上的弯路,一簇擎天石柱抱做一团屹立在山顶一侧的雄姿就在前方高处了,那合拢的石柱突出成一个鹏鸟的头状,其势如鹰隼直视远方,超强霸气,不可一世,我似乎感受到了那犀利如剑的眼睛。石柱下的山体如合拢的羽翼,似微微舒张,有随时振臂扶摇直冲云霄之势。山在这里已然是代表着一种强悍的生命了,尽管这座山不像珠峰那么高大雄奇,但它所蕴蓄的力量绝对不会因为海拔的差距而逊色,相反,我似乎感到那汹涌在内随时爆发的咆哮了。

    “房子多胜景,最佳数天台”,这里山石颜色通红,色泽均匀且异常坚硬,成就了这里房子的一道独特风景。坐落在山坳里的村落宛若九天漂浮下来的红霞,又好似深秋烂漫的红叶。

    难怪妈妈特殊的性格,原来缘于此呀。妈妈真的也如山一样高大,石一般坚韧。她16岁就失去双亲,两个妹妹,一个12,一个8岁,虽然有两个已成家立业的哥哥,但两个妹妹已然责无旁贷的成了妈妈的孩子,就这样,16岁就成了“妈妈”,那个年代,这个“妈妈”是咬着艰难替父母把两个妹妹拉扯成人的,后来的妈妈又一个人带着我和哥哥妹妹替远在部队的爸爸尽孝,服侍爸爸的三位老人,一直把他们送走。也许真是一方水土养一方人,山和石赋予了妈妈坚强的性格,山和石给了妈妈无穷的力量,我似乎在仰望山的同时看到了妈妈的影子。

    因为没有向导,我们试图零距离石柱山的愿望终因蜿蜒的山路中断而没能实现,那群鸽子自然也成了下一次的希望,这倒也是好事,给我留下了下一次。其实我们已经得到它了,它的一切都在眼里心里了,与它已经有了心灵的感应了,其他的都不重要了。

                                                                                                                                           

    20128

     

     

     

     

     

     

     

    18 复制链接 推荐 分享
    >>  在水一方的日志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加入我们 免责声明 意见反馈 网站导航 2011-2017 nanbeiyou.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冀ICP备12009696号-1  冀公网安备 130102020021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