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夏时光  
    首页  |   说说  |   游记  |   相册  |   日志  |   留言板

    为该用户选择分组

     
    这里的冬天,不冷
    发表时间:2012/11/17 19:49:30     阅读:443     评论:13 复制链接 推荐 分享
     
     
            春花凋谢,夏荫隐去,秋雨过后故园的冬便悄然闯入。城市里层层迭起的高楼大厦让人倍感寒冷,死气沉沉。这个节令我更喜欢回到乡村,那里的冬,不眠。那里的冬,温暖。
            月色未逝,冬日的清晨总是这样牵星伴月,迷蒙清冷。屋顶树梢蒙着一层薄薄的嫩寒的霜冻,一天比一天厚重。农民把庄稼藏进了粮仓,田垄里没有了庄稼和植株的外套装饰,田埂上的杂草又回到了泥土最初的怀抱而变得干净了,田垄与田垄之间,除却了琐屑的细枝末节,尽是大地裸露的胸膛,毫不遮掩地袒露出实在和坚硬的土壤。迎风独立的大树,早已脱尽了肥绿蓊郁的叶子的遮蔽,瘦骨嶙峋的枝节一览无余,交错的枝杆构成了树真实面目,简洁而精干。一切的浮华和繁荣都被瑟瑟的寒意深埋,冬天就像季节的封面,用冷峻装订了四季的厚重。
        乡村的冬把真实和本色还给自然。风,好像从来没有过的魁梧起来,用那好宽好宽的肩膀,生硬地碰撞着树干树枝,从那光秃秃的枝桠间呼哨而过,碰撞在低矮的砖瓦房檐,半掩的窗户发出了咣咣的声响。雪更是村里人这一个冬天最期盼的祥物,它一日不到人们便觉得这冬似乎来得不够彻底。而这雪也像憨厚的庄稼人,一阵阴霾后便毫不吝啬的簌簌飘下,雪花越下越大,片片晶莹干净,于寒风中尽情起舞。不是所有的地方都可以陈得出这美艳的雪景,乡村广袤的田地便是雪花最好的底色。看着麦地里皑皑白雪,黑瘦的老农叼着一杆大烟袋感慨:“瑞雪兆丰年,好雪好雪!”。
            冬天是农民享受一年收获的季节,人们将秋日高高堆起的柴火搬进屋内,生起火,一家人围坐在热乎乎的炕上,细细盘点这一年的收获辛劳,展望来年的新日子。家里的女主人招呼左邻右舍的人围在一起做针线活聊家长里短;穿着厚厚棉衣扎着红头绳的小孩跟着自家的哥哥,拎网找地逮麻雀;心灵手巧的老爷子铺开一张张红纸,泼墨挥笔,为过年准备对联福字;鬓角花白的奶奶掀起锅盖,在氤氲满屋的腾腾热气中嗅到馒头的清香。乡村的冬日充实而不忙碌,生动而不张扬。
           冬天的日子总是一天比一天短,冬至一过,白天就愈加短促,太阳也斜曵着庸懒的目光,从来不再远涉天的中央,拖着长长的影子,沿着天边往前匆忙赶赴,抄着近路,很快,冬天的日子就被赶到了年关。过年是人们冬天最期盼的节日。刚过了腊八,喝了腊八粥,人们便奔忙于市集中购置年货。这个时候家家都要买上几斤肉,备上几条鱼,小孩子们最期待的莫过于杀鸡,放炮,拿红包。在农村过年的味道是最浓厚最原始最地道的,从扫房开始,贴对联,蒸馒头,包饺子。忙忙碌碌,热热闹闹,终于盼到了除夕,一家一起守岁,零点的钟声一响人们便吃着供过天地祖先的饺子,那饺子皮又凉又硬,却是我吃过的最特别的味道。拜年对农村人来说是件很严肃的事情,丝毫马虎不得,给老人磕头拜年感谢父母长辈的抚育,给邻里亲朋拜年表达最真挚的祝福。最质朴的温暖便从这年中流溢出来。
           不是只有过年乡村的冬日才活跃起来。每一入冬村头巷尾就会有一场又一场的庙会,锣鼓声响破苍穹,庙里烟火缭绕。卖簸箕竹筐的老人手不停的编着,糖葫芦,切糕的吆喝声穿过每条街道。头发花白的老奶奶拎着小板凳一瘸一跛地赶去戏台,皮肤黝黑的老汉带着棉帽,黑色的棉袄因穿的太久而油亮油亮,点起一代水烟,嘴里吞吐云雾,两眼却聚精会神。而最欢快的要数那些还没上学的孩童,举着糖葫芦穿梭在拥挤的观众席中,兴致来了便学起台上的人儿 依依呀呀的胡唱。这时候不管天多冷,风多大,这热闹的氛围里你是永远都不会感到寒意的。
          触摸最底层的东西,感受最真实最温暖的冬。故园乡村的冬,不眠。

     

    8 复制链接 推荐 分享
    >>  半夏时光的日志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加入我们 免责声明 意见反馈 网站导航 2011-2016 nanbeiyou.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冀ICP备12009696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