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妮  
    首页  |   说说  |   游记  |   相册  |   日志  |   留言板

    为该用户选择分组

     
    嶂石岩的风
    发表时间:2012/11/12 9:27:02     阅读:229     评论:0 复制链接 推荐 分享

     

    如果你想欣赏风的凛冽,那你在冬天去嶂石岩,如果你想品味风的温柔,那你在春天去嶂石岩,如果你想享受风的抚摸,那就在秋天去嶂石岩,如果你想倾听风的呼唤,那你就在夏天去嶂石岩。嶂石岩四季有风,嶂石岩的风绝对与其它地方的风不同,无论是凛冽还是温柔,无论是抚摸还是呼唤,都与那红岩、那峭壁、那松林、那花草息息相关。

    嶂石岩的春风来的比较晚,在华北平原早已绿色成茵之时,春风才蹒跚着走进嶂石岩的沟沟壑壑。面对这迟来的爱,那影影绰绰的座座险峰,像是一个个睡意未醒的仙女,披着蝉翼般的薄纱,脉脉含情,激动异常,没等春风吹拂,便披起了绿色的衣裳,这种迫不及待、情不自禁的嬗变,让人目不暇接,欢欣鼓舞。其实,春风是如何把嶂石岩染绿的,很少有人知道,因为那时,嶂石岩乍暧还寒,游人很少在这个时候来观赏满山的嫩绿,真可惜,万物复苏,红岩初嫩,一个羞羞答答、如少女般身段初成的嶂石岩,竟为游客错过了。

    随之而来便是夏天的清风,夏风不象春风那么急促而短暂,夏风沐浴嶂石岩的一山一沟,一草一木,一溪一水之时不会放过丝丝点点,她会专心地将嶂石岩抚遍摸透,随着夏风的抚摸,那万丈红棱、那峭壁险峰渐渐变得苍翠丰盈,浓绿茫茫,山花竞相开放,飞鸟翩翩起舞,蜂蝶嬉戏花蕊,热闹非凡。夏风打扮嶂石岩的时候,还把山外的游客成群结队地带来,人们来这里渡假,除了观赏那雄伟壮观的“层层叠叠纸糊套,万丈红棱嶂石岩”,更多的是为了夏天的清风,在这海拔1700多米的青峦奇峰,夏风徐徐吹来,清凉惬意,哪里还有夏日的烦躁和炎热。当夕阳西下,同伴几个围坐在老乡家的院子里,喝着小酒,吃着野菜,谈笑着嶂石岩的美景,凉飕飕的小风,一股儿一股儿地吹来,带着露水的潮气,也带着山花的香味儿,此时定会有一句“沾衣欲湿杏花雨,吹面不寒杨柳风。”袭上心头,那种清静与爽快立时溢满全身!雨后的嶂石岩分外妖娆,红岩绝壁在袅袅烟云中若隐若现,似有还无,薄云飘动,时而欢散,时而抱拥,此时此刻夏风一吹,那云便立时飞舞盘旋,缓急无常,变幻万千,真可谓“回音壁夏风戏云,九女峰紫燕欢歌,”好一幅水墨国画!

    在嶂石岩,最具风采的尤其是秋天的风,她神奇得像一位魔术大师,三下两下便把苍绿的嶂石岩变成了金黄色、殷红色、淡粉色、墨绿色,使这叠嶂险峰五彩纷呈,姹紫嫣红,绚丽夺目。金秋,应该是嶂石岩最辉煌最得意的时候,文人墨客、摄影大师疯似地拥向这里,以各种特有的方式抒发自己的情感,放纵自己的胸怀。多少美文美景通过他们的劳动传递到山外,传递到世界,为世人共享嶂石岩的美丽。晚秋,正当人们陶醉在红叶满山、层林尽染的金色之中,风便一改过去的温柔,渐渐变得冷面无情,显得萧瑟而凋落。楸树枝头开始枯瘦,郁郁葱葱的灌木丛携着小草开始披上金色的秋装,准备迎接即将来临的寒冬。叶子飘飘洒洒、毅然从容地回归大地,留在最后的是那红的晶莹剔透挂在枝头的柿子,像一颗颗精灵与秋风对语,与白云共舞。白色的山菊花一簇簇地盛开,仿佛为金秋送终的挽联,挂满嶂石岩的悬崖峭壁。此时想起了唐朝诗人刘沧的《晚秋野望》“秋尽郊原情自哀,菊花寂寞晚仍开。高风疏叶带霜落,一雁寒声背水来。”

    冬季到嶂石岩旅游,千万不要试图与风对话,因为这里风硬如刀,如果你迎风说话,立时给你个透心凉。冬天的风在嶂石岩是不友好的,那种凛冽那种寒苦让人窒息,所以只要倾听,你可以在窗明几净的老乡家,守着一盆木炭火,吃着狍子肉,倾听山林的嚎叫,那是风的杰作。入夜,林涛如千军万马,惊涛骇浪,百里红岩在寒风中傲然屹立,你定会在怒吼的狂风中体味到什么是坚毅、什么是伟岸、什么是风骨!或许早晨醒来,天空静谧如洗,那魔鬼般的狂风突然销声匿迹,接下来是寂静无语,嶂石岩开始以冬眠的方式等待着第二年一缕春风的光顾。

    1 复制链接 推荐 分享
    >>  四妮的日志

    喜欢这篇日志的人

    有 1 人喜欢这篇日志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加入我们 免责声明 意见反馈 网站导航 2011-2017 nanbeiyou.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冀ICP备12009696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