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飞扬  难为知己难为敌 http://weibo.com/fengfeiyang1221
    首页  |   说说  |   游记  |   相册  |   日志  |   留言板

    为该用户选择分组

     
    我为你 烟花三月下扬州
    发表时间:2012/11/1 6:52:34     阅读:192     评论:4 复制链接 推荐 分享

     我为你  烟花三

    /风飞扬

     

    初春的衣衫还有些寂寞,我收拾行囊,素色心字,两重罗衣,沿着运河,直下烟花三月的故乡。

    风里有烈烈的歌声,腰缠十万贯,骑鹤下扬州,我只有女子的柔肠,浅藏的心思,听岁月在渡口说,江南的山温水暖,江南的风轻雨柔,还有江南的柳絮,有无骨的情丝,一飘,就飘上谁的心头。

     

    我在东关街的巷子里,走到不知唐宋。那青花瓷瓶的胭脂,在我的掌心逐渐温热,桃花的香气散出来,我的指尖有些微颤,轻轻曼曼地抚上瓶中人的脸,那一个低眉的娇羞,让人怜了又怜,谁的模样能这样朝朝不改,许是为这桃红飞霞,许是为人生哪一场不可期许的遇见,逢你的过去,和现在。

    所以,不喝那碗孟婆汤,不为世俗改容装。

     

    还有角落里的绣花鞋,丝线描的牡丹,浩荡的日夜锁在里面,寒夜孤灯下念了又念,用尾指勾着打一个结,相约百年,这一个百年,不离不弃,百年之后,听天由命,好吗?

    我只是看,一排一排看过去,像一个不知所终的孩子,可我心里藏着伤感,我竟然不舍,不舍得将它们带走,或者内心深处,是害怕自己会如此留下来。

    我把这一场相逢,叫做意外。

    这个念头一起,憔悴弥漫,细雨相伴。

     

    我没有伞,躲进个园的亭子里,茫然四顾,周围,竟然没有一个身影,片刻的荒凉袭来,有种被尘世遗忘的恐慌,委屈地只想流泪,几时,几时,就流落成了一个人的孤苦无依。

    这个时候,我听到了萧声深沉婉转地从时空的另一端飘向我的岸,循声望过去,隔着烟雨,公子凝神,衣袖飞扬,只是一个模糊的轮廓,

    绿水悠悠,时光微寒,我坐下来,静静地抱膝而听,给自己一点残存的温暖,把自己藏在这婆娑的竹影中,不想让你知道,有一个陌路的女子,为你的萧声,能倾尽一世的情。

    公子吹萧,萧声如述,一时低语徘徊,几乎不可闻,如阳春的风若有若无吹面不寒,一时渐渐清晰,似涧边溪流和着鸟鸣跳跃,而终于还是缓缓地沉了下来,一路入荒原,雨丝风片,行得凄苦也艰难,余音含怨,如慕不绝。

    原来,世间的相遇,就是要摒退天下,在这个地方,和你越过生平,握一握彼此,深藏已久的忧伤。

    我转过头看到亭子上的对联,何处箫场醉倚春风弄明月,几痕波影斜撑老树护幽亭。

    终于还是一个轻叹,如此缘聚,如此相遇,是你许过的诺言,还是我千里迢迢跋山涉水,来赴你的约?

    我匆匆地跑出去,脚步凌乱,我听见你的萧声已断,我听见你说,姑娘,雨还没停。

    我也没停。

    三生的故事不可说,不能说,只要慈悲,足够了。

     

    一时间,琼花盛开。

    维扬一枝花,四海无同类。它盈白簇拥,纯净无暇,是世间最浪漫的爱情。

    传说隋炀帝就是为到扬州赏琼花而下令开凿了大运河,此花离开扬州便不得活,公子,你的淡雅深情,又是为谁而修?

     

    直到瘦西湖边再相遇,你说姑娘,这把伞给你,扬州的雨只随性情,不分时候。周围熙熙攘攘,我点点头,红色的伞撑开,脸上也如扫了香粉,淡淡的嫣红。你说,姑娘清丽如江南的风,淡绿的衣着在这个季节容易丢。但我还是认出你来了,虽然只是远远的一个背影,其实这把伞,代表着温暖。

    这把伞似朱砂,从此可以轻易辨出,上面还有你的飘逸的行草,等闲句子,都是序言。

    我的影子打在青石板的苍苔上,没去了所有的颜色,我抬起手,温柔地向你横渡,你在我面前,隔着一点不大的距离,而影子却重现得温馨,我触在虚无的手,落在地上,是你的胸前。

    沁凉的风吹起我的长发,顿时有一些凌乱,好象记忆也在扶摇,几时,几时,我们在这里流练,你牵着我的手,我们一起放过纸鸢,许过誓言。

    我知道你不记得,但是,瘦西湖记得。

    一个瘦字,万古情伤。

     

    我在大明寺的殿堂里朝拜,菩萨微笑无言,而门外的菩提,却落了一叶的温柔。

    若有来世,我在石涛的画里把你等待,我之为我,自有我在,为那一缕萧声牵引,开封多少记忆的陈酿,再与你,共赴红尘万丈。

    记忆涅磐,这一程的烟雨,只是个开篇。

     

    夜深了,天下的月色在这里停驻,这是杜郎的扬州,杜郎诗词里的扬州,他在这里一醉十年。声色犬马,江湖落魄,他寻得辛苦。

    我远远地离开河边笑语喧喧的茶社,沿着河边走出了很远很远,直到大红的灯笼模糊成了星光,二十四桥温润着过往,桥边红药,年年生,年年憔悴,年年寂寥。

    画舫在月光里摇荡,一波破碎的桔黄,谁在隔帘弄丝弦,惊动了风里的琉璃盏,我在一段唱腔里徘徊温婉,遇见自己前生的梦幻,我在诗句里端坐,对着你相思的眉眼,我让劫难在扇子上停留,刻画冷冷的孤寒,我在世外遇见你,栖身你捧起的桃花。

    如梦,又不似梦,或许只是瘦尽灯花,更深露重。

     

    月色托着我的情怀,在你含笑的眼神里,叙着从前。

    原来你也在这里,前世因缘,今生宿愿。

    没有茶没有酒,我们就饮尽这清风明月,你说姑娘,你是我的故人。我在心底泛出了朦胧泪意,却笑得风轻云淡,你记得了吗?飞花入梦,自有它缠绵的道理,可世事无托,谁能逾越?

    公子,用你手里的萧为我吹一曲春江花月夜,我去掉步摇,青丝飞泻,为你舞一曲伊人红妆,埋葬这个时辰的思念。

    公子,我是你流浪的红颜,失散的知己,为听你的心事而来,为种下疼痛而去。

    公子,我如此不善良,我要你不忘记。

    你说丫头顽皮,能遇,就总有一个前因。

    丫头?你脱口而出的称呼,让我恍惚而不能言。哥哥,我是你的丫头,错不过,躲不过的丫头。

    只是这个因里生出的果,我们仍然看不到。

    这一世,我在北方,我的归期,已似这寒夜更声,滴滴如促。

     

    果然,果然,不能久留,心放在这里,会黯然神伤。我却情愿如此刻骨,惹一身烟雨,入你的画轴,遗落成六朝风物。

    也许是梦里的故事,落上了我的章节,独自回眸。

    也许,这扬州,我从不曾来过。

    6 复制链接 推荐 分享
    >>  风飞扬的日志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加入我们 免责声明 意见反馈 网站导航 2011-2016 nanbeiyou.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冀ICP备12009696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