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飞扬  难为知己难为敌 http://weibo.com/fengfeiyang1221
    首页  |   说说  |   游记  |   相册  |   日志  |   留言板

    为该用户选择分组

     
    与光同尘向青山
    发表时间:2012/10/31 10:37:45     阅读:271     评论:25 复制链接 推荐 分享

     

    与光同尘向青山

    风飞扬

     

        越读书越觉得读得书少,越上山越觉得相识得山少,于是每一次都用深阔,甚至有些悲凉的心情站在山前,珍惜这样的相对,也许此生只这一次,我用脚步丈量的足迹,留下这些数不清的回忆,不管什么时候想起,从那座山里,我走得深情,而且用心铭记。

     

    黑龙山是个朴素的名字,灵性和气势同时体现了出来,那里是一个林场,国家级的森林公园,去的时候正是三伏天,到景区时已经不见了太阳,一下车,寒凉的温度袭来,的确是避暑的胜地。

    清晨起来上山,天气晴朗,干净的蓝天上一丝云都没有,当地人说许久没有这么好的天了,只是今年有些旱。车子轧过碎石路,颠簸着把我们送到山脚下,这原本该是一条流水的路,现在干爽倔强地在阳光下棱角分明,连旁边的花也因为缺水而少了很多,可是在我看来,花有花期,或早或晚,或这一季没有来,总会有一个让你惦记的理由留下,草木是不失约的,即便没有盛放,也会伏下线索让人垂怜。

    与人约,不如与草木约。想起这些,心里闪过些许惆怅,所以这一程话很少,心思在那一花一草。

     

    我们要去的地方是东猴顶,说得路程漫漫,我也不关心上面有没有猴,应该是有传说的,像这样的地方盛产一代一代的流传。

    山的神秘幽邃在这里不明显,在我们选择的路上,它坦诚而温柔,芳草萋萋,鲜花飘扬,如盛大的绫罗,又全无金贵,我的影子清晰地落在路边,空气清透,我深深地呼吸,愿在此时,像一株植物那样,立于厚土,面对阳光,化合成心里柔软的感激,恭敬于天地。

    夜凉露重,草叶上凝珠欲滴,山上的路是踩出来的蜿蜒小径,已经被茂密的草盖在了下面,让路变得湿滑,为了方便我们行走,我们的向导选择了一条相对来说坡度不太大的路。

    在山的一侧沿山体向上,几乎没有树木,最多会在很远的地方生出小小的灌木,于是视线可以一览无遗,上山的时间尚早,所以只我们六个人。

     

    放逐于青山,歇的是心,所以我时时向山,又时时在山里什么都不愿意想起,只想放空,空到无形,如一粒微尘,没有份量,但仍然在。

    很快,鞋和裤角都已经被打湿,路边出现不知名的花,有的簇拥,有的孤单。我不知道生长在路边需要多大的勇气,可与有缘人相遇相亲,也要冒着极大的风险,稍不注意就化为了红泥,最美的结局不是沾衣而去,而是有一个目光为它停留,有一个身影为它伫足,而后勇敢地告别,依依地相许,在未来的时光如梭里,还会带着记忆来寻,寻你,寻一番重逢。

    植物的记忆比动物要牢固得多,鱼的记忆只有七秒,莲子过了三千年仍可发芽。人生一世,草木一秋,它不懂物是人非,只是一季又一季,在每一个约好的季节,如期地来,如期地盛开。

    如若可以选择,宁愿开在深深幽谷,没有路延伸到那里,不知春秋几度,也不为人知,可为医药,可有剧毒,只是单纯的愿望,开过就好,离开时知道,再来时,一切如故。

     

    说是坡度小,其实仍然很险,要绕过整个山腰,在斜坡上穿行,稍有不慎就会滑倒,好在都是草地,就算摔倒滚下去应该也不会有大碍,但随着高度越来越高,也不得不越来越紧张,却还是会被美景把注意力吸引过去,翩翩飞来的蝴蝶闪着有光泽的翅膀,是这山里的精灵,停在花间给人惊喜,我们也时常停下脚步,看近处的花,看远处的山,阳光给山脉打上了一层迷人的光线,映得草色更翠,天空更蓝。

    向更远处看,电缆架整齐得排出笑脸,尽头还有大大的风车成阵,下面是农田,碧绿色的庄稼在一个又一个的方田里。我不住地感慨,老天真舍得,用了这么多的绿色给这方有福气的地方,空气里都沁了饱满的生机,确实可以净化身心了。

     

    黑龙山的山顶也不凌厉,而是稍有起伏的草原,花开得正烂漫,我们到了顶上,风吹来,花草起伏,我们衣衫翩翩。

    东猴顶是个地名,没有猴,有猴也是在传说里,或者是更深的山里,反正山顶没有,海拔2292.6米的京北第一峰,站在这个高度上,四周都是青山连绵,一程又一程,人生不停歇,山也不停,没有什么征服,我们所能拥有的,就是到达。

    已经是满心欢喜了,当背风的一面出现数十个石塔时,我们都有些惊讶。这些石塔都是上到这里的人一人一块经年累月集聚在这里的,像极了西藏的尼玛堆,尼玛堆是用来祭祀,这里的石塔更多的是一种记忆吧,也许还有一些愿望,我们也都放了一块在上面,心里也是有着虔诚,让大山承载这个重量,多少年的风吹雨打后,散落了,也仍是山的骨架。

     

    山风吹来极凉,我们的夏装不可久待,下山的时候走的另一条路,距离近了,但路很陡,很不夸张地说,其实就没有路,有些坡度几乎垂直,但不再是草地,而是山另一侧繁密的白桦林,尽管是手脚并用,也免不了每个人都有滑倒的记录,阳光也都被遮在了树叶之上,只是细碎地从缝隙间漏下来,仿佛伸手便可接住,更显得林深人静。

    回到住处,吃饭的时候仍然有一盘山上的野生的金针花,当唇齿之间的芬芳散开,脑海里仍然想着在山顶临风烈烈的安宁。

     

    时光是不经念的,一算一惊心,再步履匆匆,也无碍心里的收留,都在依依不舍的回顾中,成了永恒的风景。

    我的心里没有山峰,却一直向着山的深处,为通往那里的路,随时准备起程。

    心在,什么都换不走。

     

    7 复制链接 推荐 分享
    >>  风飞扬的日志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加入我们 免责声明 意见反馈 网站导航 2011-2017 nanbeiyou.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冀ICP备12009696号-1  冀公网安备 130102020021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