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dasd  
    首页  |   说说  |   游记  |   相册  |   日志  |   留言板

    为该用户选择分组

     
    昨天的故事
    发表时间:2012/10/4 14:01:28     阅读:129     评论:0 复制链接 推荐 分享

    如果人生是一场悲剧,那么学校便是悲剧笼罩下的阴影。多少人的青春在这里受伤,多少故事在这里重放。我是高四的学生,我用一种历史学家看历史的眼光看高中生活,像一个旁观者,把自己排斥在外,可确实身在其中!对于高一、高二、高三的毛头小子,我的却像一个智叟,以为对此地了如指掌,却无法摆脱当时的迷惘留下的悲伤。悲伤像是毒品,即使很痛,我依然一刻不停地回味。谁让我,曾刻骨铭心。

    我 在班里奋力地学习着,偶尔会抬起头看看第一排的一个女生,如果你看见了这一幕,你一定会认为我对她有想法。其实,每当我盯着她看时,便会陷入回忆,回忆甚 是扎眼,以至于我痛的流泪。其实她并非我所爱,只是她有点神似我曾经迷恋的那个她,去年高考那个她离开了。留给我数不尽的伤和深深地恨。我不眷恋她,我只 是眷恋我的青春。我总是这样说。其实,没有人能懂!

    她叫素冰,像雪一样冰冷迷人,不容人靠近;她又像梅,孤独地盛开在零度的世界。散发着芬芳,却低调的看不见身影。我被吸引,似乎因为她的冷漠,又似乎因为这芳香。于是我向她靠近。像所有的冰雪一样,当你靠近时,她便温柔如水,所有的悲伤喷涌而出。冰,融化成了泪如果当初因为她的冷漠而接近,那后来的坚持,可能是因为对泪的好奇。也许出于本能,我竭力去安慰。所以,我陷入了……

    我一直不知道用怎样的方式来描述这个故事,是忧郁的还是调侃地。现在我只想安静的述说下来

    剧本来源于生活。所以我们的相识像极了剧本。俗不可奈,又不得不提。

    高一下学期该分班了,因为文理分科。我选的是理科,理由很充分:我喜欢安静讨厌不停地背书。从小到大,我怀疑过很多事,可我唯一不怀疑的是幸运和我没有一毛钱的关系。从上学到现在,每一次考试,我所在的考场,不管有多少人,我一个都不会认识。每一次分班,和我关系好的没一个会跟我一个班,从幼儿园升大班,到这次文理分科,无一例外!­

    ­我 被分到北校区,全班到北校的有三十几个,和我关系好的,没有一个。北校只有十二个班,和我在一个班的只有一个,是个女生。我们以前没有说过一句话。分班这 天是这个学期的最后一天。安排好就放假,回家过年。我在分别的悲痛与放假的兴奋中被朋友送上南校去北校的车,北校很旧,像个沧桑的老人。

    我拖着无奈的自己进入早被安排好的班级。其他的同学都随意地找好了座位,错落的剩下两三个空位,我机械地坐在一个没有同桌的地方,这样的心情下,我喜欢独处。每一个人都在和朋友低语着。等待新的老班过来,我也在等。

    门口来了两个人,都是女生,一个是我那个有缘且陌生的同学,一个可能是她朋友。她们环视了一周,空地方只剩我的同桌和最后边的角落。她们却都向我走来,含笑的目光像在逼我让座。而我,离开了。对于陌生人,我总是礼貌的像个君子;对于朋友我十足一个无赖。现在面对的,是陌生人!我去了那个角落,角落也好,独处无妨。那个陌生的老同学叫萧丹,长相不惊人也不吓人;她的朋友个子不高,貌也平平。她就是素冰,这一面,也许可以称得上相识,虽然我还不知道她的名字。新老班来了,马马虎虎几句寒暄,便放假了!假期过的很开心,以前的不快一挥而去。

    开 学后一切趋于平淡。与同学相处融洽。寝室的人也都很好,大家很快便熟悉了。生活单调的像白开水,淡而无味。每天学习,吃饭,睡觉不停的循环。偶尔和同学聊 聊天。没什么波澜。但有一点,我很困惑。就是从开学到现在萧丹的那个朋友总是盯着我看。不是我自恋,也不是幻觉。而是确有其事。所以我总是像同寝室的浩问 这个女孩­的名字。不知是我记性不好还是她的名字太难记。每当提起她时,我总需要再问浩一次。就这样我们彼此好奇着。

    你 们一定以为接下来我们该认识了,但,没有。可能因为她做事低调,也可能以为我比较安静。还可能因为我们离的较远。我的同桌叫华。我们一个寝室,他高高的个 子,但很瘦。他爱夸张的大笑,还有些许幽默。她像一个天真的孩子,对世界一窍不通。安静,只是对于不了解的人而言,熟识了以后你一定会发现,我特爱聊天。 就像华,我们已经成了朋友。在班里生活了这么久,除了男生,仅与一个女生算是朋友。她叫静,可并不安静。无聊时,爱和她开开玩笑,她像个男孩,说话时总是 很开心似地在笑。日子一天天流逝着,很简单,简单的不像传说中的青春。我们安然的挨到高二。

    一年的磨合,寝室的室友好的像一碗粥。相互间没有任何隔膜。一年里,每晚的卧谈会,以成位了习惯。我们谈游戏,谈运动,谈理想直 到某天晚上,我们开始谈班里的女生。寝室长让每个人说一个自己认为最好的女生。浩说的是沈,沈矮矮的爱偏着头,似乎很聪明的傻笑。我说的是静,因为她心地 善良,人又开朗。华说的是素冰。华说她时,我有些振动,像睡梦中无意识的抖动。其余的人说的是谁,我忘记了,可能因为脑中的东西太多了,­无法把所有的过去都搜索到。

    这 次事件像一根导火线,引燃了内心深处青春的火药。每晚的卧谈会离不开了女生,寝室这婉粥开始沸腾了。没有了单纯的大笑,没有了幼稚的打闹。每个人有了自己 的思考。我与华成了很好的朋友。晚上睡的越来越迟,两人一组地在讨论自己认为的好女生。可我似乎更关注素冰。出于好玩,或出于嫉妒。我故意与素冰聊天。华 在素冰的右前方,每当此时,华总搞笑地用背晃的后面的桌子颤抖。当时在彼此眼中这些只是玩笑,可时间久了。玩笑多了,也许便成真了……­

    素 冰与老丁同桌,我与老丁之间只隔一条走道。老丁是个随和的男孩,聪明、开朗又大方,有时我买些零食,老丁老爱抢着吃,他有些胖,可依然有些帅气。她总是把 零食与身边的人分享,包括素冰。素冰爱吃薯片、虾条之类的。我不知道这样的食品有什么好吃的。素冰去买垃圾食品了。她问老丁和我吃什么?我只要了泡泡糖。 一会儿她回来了,不止买了泡泡糖,还买了干吃面。我不想吃干吃面,于是给了半仙。半仙是我右边的同桌。半仙只是个外号。至于为什么叫他半仙,我忘了。我记 性不好,出了有关素冰的记忆,大多我已经不记得。也许把面给半仙是错的,因为她生气了,也许他她认为我不领她的情。我是个老实淳朴的男孩,看不得女生生 气。我连续的道歉,她不追究了。此事作罢。一切如以前一样!

    青 春的岁月,飘飞最多的便是幻想,尤其是女生!不知何时我看起了《萌芽》。每天对它爱不释手。也许那时我是幸福的。看着别人心碎的爱情故事,可以一笑了之, 或不屑一顾。仅仅当它是故事,没有一丝杂念。看见精彩的我便推荐给素冰,她买了好的,推荐给我。当时的我们俨然是个文学青年。

    也 许此刻,我才开始了解素冰的内心。在她心里似乎蕴藏着无尽的悲伤。因此她的笑也有些别样。这天,她在那本厚厚的《萌芽》中夹了张纸条,说以后不看这样的书 了。不是书不好,而是这书像有魔力,可以触碰到心灵深处,释放出悲伤的回忆。十七、八岁的女生,也许很脆弱。她们真切地注释出“女人是水做的”这一理念。 晚饭前的课外活动。她没有说话只顾自己地托着腮看着窗外。窗外的天空像个影布,上面播放的是逝去的曾经。雷,像无法琢磨的青春一样,沿脸颊滑下。卡着她, 我慌了,忘了安慰,忘了时间,忘了自己,忘了身边所有人,也许在这一刻,我开始爱他了。因为她托着腮流泪的画面,像无法磨灭的刺青,时时浮现。

    我 很想知道她流泪的原因。可我没问。她如果愿意,她会说的。看着她伤心,却无动于衷,不是不在乎!只是不知所措。吃过晚饭。萧丹突然找到我。她想跟我谈谈素 冰。她告诉我她与素冰是最好的朋友。我有些受宠若惊,她问我,为什么不去安慰她!我无言以对。我不知道怎样安慰,她的过去,我一无所知!在然后萧丹说素冰 有男朋友,问我知不知道。我哪知道!我极力掩饰在听到这句话是内心的波动,极喜到极悲,仅仅隔了一分钟,之后的谈话。我忘了。我不可能记得,因为我的大脑 乱了,满脑子回荡着“她有男朋友”这句话,回到寝室,我你没有说话。华和我有了隔膜,因为素冰!我睡不着,潜到了隔壁宿舍,窝到了狼的被窝里,用手机给素 冰发短信说“萧丹说你有了男朋友!”她回道“别听她胡说!没有!”我迷茫了,我不知道给信谁。也许,她们在耍我!那些天,我的心情被素冰左右了。是个人都 会看出什么。于是狼给她发短信说“山南、喜欢你”我夺来手机发道“别听他胡说”。其实,也许大家都明白。

    我自制能力极差,讨厌忍耐。我忍不住了。把素冰的一切告诉了华。即便有了隔阂,我们依然是很好的朋友。他眼睁睁地看着我沦陷。他终于放弃了,不和我争了。可我知道,这怎是一句话就能放下的,之后,我与华总是聊到深夜。他为我出谋划策。

    为我们的关系更而兴奋。我无法想象他做出这些时的心情,之后,他认了素冰当姐姐。他对我说,只有我可以当它大哥。有了他的帮助。我如得东风,一切开始顺利。我有了素冰家的电话。她告诉我,只有我一个人知道。你无法想象当时我有多开心!

    有 一天,华说他喜欢上了另一个女生,这个女生叫小司,性格开朗、活泼大方、大大的眼睛,有一副清澈的眼光。像极了她的心灵。但华与她只是朋友关系。华的希 望,渺茫!华开始忧郁,忧郁是深沉的,压得我们都苍老了许多。但我不知道,华在因谁忧郁,真的是小司吗?这段时间,关于素冰,我了解了许多爱像潺潺的流水 从未间断。又是一个春节快到了,放假前几天,我终于忍不住了,我发短信告诉素冰我喜欢她,她没有回,可我知道答案,她是一个博爱的人,不只对我一个人好。 再后来,我知道了,她家的电话号码不只只有我一个人知道,也许还有许多……

    之后再面对她时,我开始不自然了,像中了风一样颠三倒四的紧张,于是我决定转校。通过朋友找了个班在南校,又艰难的说服了二组主任,轮到北校的主任时,他说必须班主任同意才能转,再跟班主任说……一切并不像我想的那样顺利,简单!最终,没转成。因为老班不让我走,我跟他吵架,跟他比倔,叫来我妈,老班却说我在南校有女朋友,我绝望了,像输了的赌徒,一无所剩。

    春 节回来,我还在原来的班级。只是老班不理我,我也不甩他,调座位,我坐了第一排的左边角落,角落里可以安静的思考,第一排我便看不见关于她的一切活动,我 活在自己的世界,不理了很多人。这段时间是黑暗的,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过去的,华此时在干什么,素冰在干什么?我一概不知,所有的悲伤,凝固了我的生命, 只知道学习。学校考试,我班里第五,平常一直三十几名开外,别人都不知道我是怎样做到的。可我知道,也许华也知道。一次班长组织我们,让我们说说自己的理 想,我哪里敢想理想。我早已没有了将来。

    素 冰说她想上吉林大学,很想,很想……因为那里有迷人的雪花。她在努力着,可成绩三十名开外,她很郁闷,我也纳闷,我开始收集五角的硬币,放在一个铁制的盒 子中,我开始看淡了上次失败,可我还是忘不了她,我以为我们还可以是朋友。我们又开始聊天,冷战结束了。她开始给我硬币,一天一个。哪天没有时,她会用整 钱去换。她现在跟浩是同桌,浩是我的亲信,所有关于她的一切,他都会告诉我。

    有一天浩给我说有件事不知道该不该跟我说,我说别问该不该说,他却反悔了。无论我如何问他就是不说,我生气了,我从来没跟别人因为这样的事而愤怒过,但这次是因为她。

    第 二天,我把借浩的钱还给了他,也把素冰的硬币换给了她,准备就此断绝一切联系。可笑的是素冰竟然给浩说少了一枚硬币,我欲哭无泪。下午,素冰给了我一封 信,说了浩不说的秘密,大概意思是我学习太好了,她不能跟我做朋友。我生气的把夹着信的本子摔在她的桌子上走了。我去了操场,我需要安静。华跟来了,他极 力的安慰我,但这些安稳却放大了我的痛苦,我哭了,静静地,很不像个男人。天下过些小雨,也许它也刚刚受过伤。静静的散步,确实能平复一个人的狂乱,我好 多了。站在操场中间,我和华像一对兄弟。华对我说:“你确实更在乎她。也许,这次他真的放弃了。我回到了教室,心如死水。心情不好时,爱上了包夜,整夜整夜的玩电脑,游戏,麻木了痛苦。我用昏昏沉沉的大脑,可笑的逃避现实。

    公务员考试要用到我们的班级,我们需要去南校学习两天,我连续包了两夜。第三天,男校又不让住了,我无处可去,除了网吧。与前几次不同的是,有我们同寝室的人陪着,我不孤独。在网吧,本想上会QQ就睡的,可素冰的头像刺眼的亮着。两个月了,我们没有说过一句话,但我还是问了:“为什么不去你姐家里睡?”她说:“为了一个人……,她说,在她心里我是最重要的人。我不知道重要是什么概念,我没了睡意,我往不了她说过的这些话。此时,我很幸福,像一个温顺的臣民承受了浩荡的皇恩。那晚,我们聊了一夜,她告诉我她刚进高一时,为什么一直盯着我看,因为她看我面熟,在年前,我曾让过作为给她,她忘了。

    当初的静呢?她 不理我了,可能是她生日那天我给她写的祝愿信。信中说上网不好,我十分讨厌女孩进网吧上网。但她说她只想找个陌生人聊天。我说陌生人有什么好聊的,他们不 了解你的生活,还不如找个同班同学聊天呢。她问同班的谁,我说华。在我记忆中这些话是我与静沉默钱的最后一段对白。不久,华与她便成了朋友,很好很好的朋 友。我像个第三者,到处多余,我没有抱怨,因为,比这更痛苦的事都承受了。

    我 和素冰和好了,但仍只是朋友。当感情中充满痛苦,仍不能放手,是因为放不下曾经。上高中以来我一直想有个妹妹,我告诉了华,也许华友告诉了她,她说她也想 有个哥哥。于是,我们便顺理成章的成了兄妹。她让我照顾华,我一直认真执行者,即使她不说看,我一样会这样做。我和华,从朋友,到对手,再到朋友,有过患 难,有过欢乐,一起生活了两三年,我们的情意仅仅以兄弟一词是无法概括的。一同流过泪的人你能忘了吗?与素冰成了兄妹,本想可以安静一段时间,可矛盾像除不尽的野草,生生不息,也许是陷得太深,她在我心中的位置无法移动到妹妹的行列。我们不吵架,我们之间的战争永远是死寂的沉默。

    华也许真的将她忘了,他开始全心全意的想小司,也许是源于友情,也可能内心里觉得对华有亏欠,我竭力的帮他追小司。华生日时,我托关系找朋友,只为把小司请出来陪华逛逛街,班上开party时,费劲周折的忽悠他们俩合唱了一首《花好月圆》。小司过生日时,我拉着华去为小司挑礼物,逛了一中午,出谋划策,出钱出力。终于一切OK。 只等华把礼物送出了,关于爱情,谁都没有权利说他懂。可华,似乎更加无知,只知道坚持爱下去。结果轮到和我一样的结局。关于送礼物,我设想过千百种华丽的 场面,可结果却如一场闹剧。因为华竟懦弱到不敢把礼物送出的境界。最后在无数的鼓励和掌声下,终于送出了,可一送出,华就跑了,像古代的少女,委婉的可 笑。还记得小司和我说过的一句话:“谣言能把纯奶变成酸奶。华喜欢小司,并不是谣言,要不然的话,华怎会心痛到哭泣。

    快 升高三了,又要分班,我没什么期望。不知怎么了,静开始和我说话了。她说我依旧爱笑,可她不知道我曾经只能哭。分班后,真像有一些魔咒,可以把我和朋友隔 离。又是我一个人被分在一个班里,华、司、雪分到了十班,萧丹分到了九班,浩、素冰在八班。我一个人,孤独惯了的,素冰跟我像是陌生人,见面了最多相互微 笑以示友好。

    该 我过生日了,静送了我一副手套,我的生日在冬天,我没有告诉任何人今天我生日,可静竟然记得。一阵莫名的感动,十分、非常。静的生日比我的晚二十三天,我 也记得。所以我为她买了一份礼物。但我不想让素冰知道。可…她还是知道了。我知道她的感受,两年的折磨让我更多的了解了了她。我知道,她一定不开心。我写 了封冗长的信,像是安慰她,又像是解 脱我。放学后,我等在门口,静静的等待她出现在我的视野,她来了,我喊了她好几遍,她一定听见了,可她没回头。我拽住她,送给她那封信。信的内容我忘了, 再刻骨的记忆,都会像年华随着时间一样的消失。回到教室,浩说素冰在教室哭了,她说她生日的时候我没送她礼物,就连一句生日快乐也没有。浩替我辩解说山南 生日时你不也没买礼物给他吗?她有说是她先生日的,我的心裂了,疼痛难忍。其实我怎能忘了她的生日呢。我早已跑遍了几条街为她选定了礼物,只是我没有买。她生日那天,我或许很狼狈,因为我又包夜了。夜里竟不知去玩些什么。我一遍遍的改着QQ昵称,听许嵩唱着:“春 天是因为我思念你…”痛苦往往是无奈的。而今天,我再一次控制不住自己的感情。整夜也许都未合眼。天亮后我拽着她出去吃了顿饭,想兑还对她生日的亏欠,她 告诉我昨天晚上收到我信的那个转身,她落泪了。听到这里,我满心自责,她说她听室友云说,曾和我关系很好,好到像一对恋人,我问到了醋意,也许是幻觉。我 邪邪一笑,说:“因为,她不知道我在追你。”之后我与素冰的交流随意了很多。送她回寝室,教她不会的题,像忘记了过去,又不去想将来。但对她,我从未死心。一天晚上,我再次问她我有没有机会,她没有说,我问为什么,她说快改考了,好好学习。我不罢休,依然缠着她问:“以后有没有可能?”她回答:“如 果上了同一所大学就有可能。”这是我第六次问她,也是唯一一次她给我希望。我卯足了劲,把这个“可能”无止境的放大。我开始教她学习,哪道题不会,我一遍 遍的讲。似乎有一些满足,至少生气时,能骂她两句“笨蛋”。我开始放得开了,只要开心,过去、现在、将来,都可以无所谓的让它流过。

    看见她本里的信上的字迹,不问来自和人。不问她与其他男生的关系,她不告诉我的事,我可以不知道。有一天她带着一个手链,问我: “好不好看?”我忘了它是否好看,但我说: “不好看。”我问是谁送的,她让我猜,除了华我想不到第二个人,但她说不是华。云凑过来说: “想得到女孩的心,就送她手链。”我似懂非懂地笑笑,没有纠缠。

    我 在为着她说的“可能”奋斗着,每天开始变得平淡。上帝爱开玩笑,他似乎讨厌安宁。现在我虽不与华在一个班,可每晚我都会去他们寝室狂侃海聊。像过去一起时 一样。有一天,华说要告诉我一件不幸的事情,我万万想不到的是,事情的震撼性。超越了我的承受力。华说云告诉他,素冰喜欢锋。锋,九班的一个男孩,篮球打 得很好,人,又高又帅。我不知道这么重要的事件,为什么只有我一个人不知道,我不知道她说的可能,也许、大概、可能是玩笑。可又为什么她不告诉我她已有所 爱,却让我苦苦的守候。泪,不争气的落了,不是因为失去了方向,而是因为那些等待的日子。我需要冷静一下,整理整理思绪,于是我回家了。那是我一定死了, 伴随着我的爱。如果,我说我用生命在爱,你可能以为我矫情,可我,真的很痛。从家回来,我告诉她我知道了,她问我听谁说的,我没说。我压着浮躁的情绪问她:“为什么不告诉我?”他说: “为什么要告诉你?”眼中满是决绝,我无语。

    堕落也许这才真正的开始,包夜、逃课、上网、跳墙。我绝望了,不敢奢求大学。毕业也许是一剂良药。这时候我的同桌教海雁。一个坚强的女孩子,再不逃课的时间里,我就找她聊天。我把我与素冰的一切告诉了她,她笑着说: “你的心在滴血。”她吧她暗恋了两年的男孩告诉了我,她并没说她多痛苦,但我知道,她的心也在滴血。“心在滴血”虽是笑言,但一语中的。一天她说她暗恋的男孩要走了,去外地高考。临别时还有顿聚餐。但到底她都没有告诉那个男孩她喜欢他。第二天,她告诉我说: “他走了。”简单的三个字,仿佛在说她很伤心。她一定很痛,但她却没有哭。她的确和我不一样,她远比我坚强。

    高 考结束了,不出意外,许多人都落榜了,死于青春。而素冰也许也忘了吉林忘了那雪,忘了曾经的梦想。她上个本省的大专。而我也许终于复活了。我决定复读。暑 假,海雁每天给我打电话聊天,像高考前一样。她不怨我耽误了她的学习,她还是那么乐观开朗,她喜欢笑,依旧很坚强,像读懂了世界,应付什么事都很淡定。渐 渐地,我开始喜欢她了,于是我们在一起了。平静于高四,不抱怨世界和上帝。她开始学习好了,她像忘记了从前的一切,忘记了从前曾有个男孩让她甚是迷恋。而 我似乎永远也逃不出从前。她知道我忘不了,但她说她不在乎,只求我能坦然快乐的面对过去。我之所以可以以这样的方式述说这个故事。我想我已对过去释怀了。 我不能辜负这样的女孩,怕她像我一样受伤害。

    坦然归坦然,可曾经留下的阴影无时不在,就像我现在望着第一排的那个女孩发呆。看着《萌芽》无法自制回忆。而《萌芽》的首页,赫然写着“戴亚锋”这个名字。这个名字给我的只有挫败感,

    素冰已经离开了阴影,可我依旧在阴影下回味伤痛。

    阴影再北,山南永远光明;积雪在北,山南早已消融。

    阴影依恋着冰雪,积雪冰冻着光明;

    孤寂和伤痛,无助和寒冷。

    是看不见的黑夜,你仅有的记忆,

    是山南的景,山北谁在哭泣?逝去的曾经。

    我是山南。

    华 是我们中唯一一个走过青春,却还在学业上胜利的人。他上了二本,但他仍旧忘不了小司。在他的心里,小司已经很重了,没有人可以代替。他们没在一个大学,但 华仍会因为小司而忧愁。华依旧有点幽默,只是这些幽默带上了些许忧伤。小司有了男朋友,也许是理所当然。我不能怨她什么,就像我不能怨素冰一样。我能理解 华的心情,一个月后,小司和她男朋友分手了,原因是什么,我没有问。听到这个消息,我不知道替华高兴还是该为小司伤心。我有些自责,因为我帮不上华任何 事。我另加这一段,并不只是想让故事更完整,我只是想更努力的诠释一下爱情。世上真的有爱情吗?我不好回答。

    一切又平淡了,我在乎的人与在乎我的人,希望你们幸福
    1 复制链接 推荐 分享
    >>  asdasd的日志

    喜欢这篇日志的人

    有 1 人喜欢这篇日志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加入我们 免责声明 意见反馈 网站导航 2011-2017 nanbeiyou.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冀ICP备12009696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