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犯罪嫌疑人高承勇的妻子张清凤

www.nanbeiyou.com    2016-09-05   

分享到:

  抽完血后心不在焉

  变得不爱出门

  8月28日天还没亮,高承勇的妻子张清凤雇了辆车,想将白银市工业学校学生服务部内的生活用品和家具拉走。东西琐碎,她足足拉了两趟。过去的两年里,她和丈夫高承勇一直生活在这里。“在外闯荡了多年,在这个城市里没有自己固定的家,我把这个铺子盘点下来,也算是有了固定的家。”高承勇的妻子张清凤至今都无法想象,和自己一起生活了30年的丈夫竟是“杀人狂魔”。

  “实在是无法接受。”张清凤希望这个消息是假的。但想起十几天前,警方给丈夫抽血,说要做DNA对比的时候,高承勇慌张的眼神和之后的一系列失常反应,让她不得不信。“被抓的是他,公布的照片还是他。”张清凤除了迷茫,就是后怕。她突然觉得自己不认识高承勇了,这个和她同床共枕了30年的男人,一下子变得陌生而恐怖。“那天抽血后,他就好像心不在焉,晚上吃饭时手有点抖,我还担心他病了,就问他咋了,他还说没事,可能是白天搬东西累了,我就没有在意。”张清凤说,在这之前,一直都表象稳重的丈夫在最近的两三个月里,有那么几次彻夜失眠,翻来覆去地睡不着。

  事实上,自从网上看到公安部展开疑难命案积案攻坚行动,甘肃省决定启动白银连环杀人案再侦破的新闻后,高承勇就变得不爱出门了。

  “有时候,我忙,让他去到外面换零钱或者进货,他都懒得动,一天没事就倒在床上睡觉,”张清凤说,在这之前,高承勇从来没有这样过。在婚后他有时候出门一个星期,或者好几天才回家,现在想起来,他那时候出门是去作案了。“那时候他回来,啥也不说,也没啥反应,和平常一个样。但是这次却不一样,经常心不在焉,好像有心事,有时候我问多了,他就说是累了,或者说想娃了。”高承勇被抓的那一刻,张清凤觉得意外,丈夫一向不惹事生非,为何会被公安抓走?完全不知情的张清凤最终被网络上连续爆炸的新闻吓傻了,那一刻,她的世界塌了。

  经常性无端失踪

  坐月子期间挨过饿

  在张清凤的眼里,丈夫高承勇是个老实人:话少,稳重,即便是生气打架,他也不那么爆发式的发火。“我们刚认识的时候,他在甘肃稀土公司打工,偶尔贩卖些小东西。”那时候,张清凤也在附近打工,两人是偶然认识。在交往中,张清凤觉得高承勇人老实,就答应了高承勇的追求。那时候的高承勇很会哄人,偶尔给张清凤买个小礼物。“我至今记得他给我的第一个礼物是一对一块钱的小耳环。”高承勇也时常带她去小饭馆吃炒面。当时,张清凤家庭条件要比高承勇家好。虽然家人反对,张清凤还是死心塌地地跟了高承勇,她觉得这个内向老实的男人就是此生的依靠。

  “结婚的时候,他家很不好,我们就将就着办了婚礼。”结婚后,两人一直在青城镇务农,地里的收入是有限的,夫妻俩的经济状况一直都没有改观。婚后第二年,第一个儿子降生了。张清凤坐月子时,高承勇本应在家照顾妻子,但他经常性地会消失好几天。张清凤没得吃,也无人照顾,只好扯着嗓子叫一墙之隔的堂嫂,勉强要点馍馍饱腹。张清凤所说的堂哥家就是高承科家,高承科和高承勇是一个爷爷的孙子。高承科向记者证实,虽然两家相处得并不融洽,但高承勇经常无端失踪,张清凤在月子期间挨过饿。

  直到上世纪90年代初,农村实行产业结构调整,青城镇开始了大棚种植,高承勇家的收入才有点改观。但在高承科眼里,堂弟高承勇是个大手大脚的人,经常是有一个花两个,而且时常赌博。“只要有钱,他把自己照顾得很好,吃得很好。”高承科说,好在他不是个酒鬼。

  曾多次为跳舞发生争吵

  一吵架就冷战

  和张清凤生活的日子里,高承勇大部分时间都在外面闯荡。平庸地过了30年,突然变得暴风骤雨。“在家干几天活,就出去转几天,每次回来的时候身上总能多出几百块钱。”张清凤一直以为,高承勇出门是去赚钱了。2002年后,大儿子在白银市上学了,张清凤和父亲劝说后,一家人搬到了白银市。喜欢跳舞的张清凤晚上会去活动一会儿,高承勇觉得不是好事,经常性地吃醋,两人也多次为跳舞发生过争吵,甚至打架。以致后来,张清凤要跳舞的时候,都拉上高承勇,渐渐地高承勇也学会了跳舞,但他不会主动去舞场。

  在白银的日子,高承勇干过各种零活,但都是短期的,很难维持生活。在别人的介绍下,高承勇便去了内蒙古打工。张清凤说,在内蒙古,高承勇也是干些比较苦的活,在一家冶炼厂烧炼炉。“即使再苦再累,他也不跟我说,我们也几乎不交流,老夫老妻的,谈不上感情好,但也不像别人说的,有多不好。”张清凤说,两个人吵个架,高承勇就会进入冷战状态,每次都是自己先主动说话的。“我是个急性子,可他关键时候一声不吭,把人能急死。”

  在张清凤看来,婚后的高承勇越发沉默,直到两个儿子考上大学后,他才有了笑容。上个月,张清凤去成都看儿子,还和儿子商量,等老二的工作稳定了,她和丈夫也搬到成都去。“我回来告诉他,他特别高兴,说搬到那里再也不回来了。”现在想来,高承勇当时兴奋的背后,居然隐藏着天大的心事。

  和亲哥哥反目

  突然变得迷信

  “他好着呢,刚开始,村里人都不相信,他乖着呢,咋能杀人,一看电视才知道是真的。”青城镇城河村6社村民刘维花和高承勇同岁,老家在白银市水川镇的她嫁到青城镇时,高承勇还是个小伙子。“我结婚的那天他还和同村的人一起闹过我的洞房呢,话不多,但是蔫坏蔫坏的。”

  以刘维花的了解,高承勇很是记仇。而这个被记仇的人是高承勇的亲哥哥。记者试图找到高承勇的哥哥高承民,但被村民告知,高承民的妻子去榆中县城做手术。据村民说,当年高承勇还在家务农的时候,高承民把自家一块和弟弟家相连的地给了高承勇,让他搭个大棚,多种些蔬菜,增加点收入。但高承勇觉得麻烦,就将哥哥给的地和自己家的地都让给另一个村民种,两个人因此吵了一架。刘维花说,自从吵架后,高承勇就和哥哥成了陌生人,即使是哥哥娶儿媳时,高承勇也没来帮忙,两家人自此没有来往过。

  不过,村民诧异的是,之前一直不爱烧纸的高承勇,在最近的几年里变得迷信起来。“以前我们在清明节、七月十五、十月一、年三十的时候,都会给先人们烧纸,但高承勇不会。”高俊伟说,每次看到村民烧纸,高承勇就说:“你们无聊的,这是给谁烧纸呢,烧也是白烧。”但是这几年里他好像突然变了一个人,清明节,七月十五他都会来村里给父母坟上去烧纸钱。

  之所以这么做

  可能与高考失利有关

  8月28日上午,在一个婚事上忙活完以后,高祖良就来到了他的“根据地”——高氏祠堂,作为祠堂的家长,他在祠堂内已经待了不少年头了。

  高氏祠堂始建于清乾隆五十年,即公元1785年,是高氏第九世先祖高秉信发起修建的。它是青城地区唯一保存下来的一座家祠。一直以来,青城高氏名人辈出,耕读之风兴盛,在被誉为“黄河千年古镇”的榆中县青城古镇的古老历史文化中,高氏文化更是其中最为重要的一个体系。

  在高氏祠堂中,前过厅上方悬挂着康熙年间兰州翰林秦维月题写的“名门寿母”匾额。后过厅前面正中悬挂着道光帝赐给高氏第十二世先祖高鸣桂的“才兼文武”匾,即使时至今日,从这些历史文物中也不难看出青城高氏的家门家风。厚重的高氏文化在让高氏祠堂被列为省级文物保护单位的同时,也被世人所熟知,更成了青城古镇景区中一个最为重要的旅游景点。

  但是,高承勇的东窗事发,对于青城高氏族人来说,无疑是一次让宗族蒙羞的丑事,更是让高祖良老人深感烦恼。

  在高氏家谱中记者看到,高祖良老人是青城高氏第十四世子弟,而高承勇则是第十八世子弟,高祖良老人是高承勇的太祖爷爷,对于这个自己看着长大的晚辈子孙,老人有一定的了解。

  老人告诉记者,高承勇自小性格较为“柔”(当地方言,软弱的意思),话不多,看着是个稳当人。小时候,高承勇喜欢掏鸟、玩鸟,有时候抓了鸟还会送给长辈们玩耍,再加之高承勇家在当地高家人中经济条件较差,所以一直以来,高承勇给大家的印象都是很“柔弱”。

  就在记者采访时,恰巧碰上了一位来到祠堂祭拜先祖的生于青城移居兰州的高氏子弟。据他讲,上高中时,他和高承勇还一块摆过摊,卖过小人书。那时候的高承勇个子高,长得又攒劲(方言,形容人长得帅气精神的意思),虽然话少点,但性格很好,很少和人闹不愉快。

  同样,在高祖良的父辈亲戚眼中,高承勇小时候对父母很孝顺,性格温软。据了解,高承勇家共姊妹八人,弟兄三人,高承勇在其母亲40多岁时出生,是家中最小的孩子。其大哥在很早之前,因为意外溺水而亡。除了二哥尚在青城居住之外,姐姐们都已出嫁。由于高承勇母亲是在40多岁高龄时生下高承勇,高承勇儿时几乎受到了全家人的爱护,直到后来哥哥姐姐们陆续成家,家里才逐渐冷清。

  在事发后,有高家长辈推测,高承勇之所以会做出以后的行为,有可能和其高考失败有一点关系。据称,高承勇上学时学习成绩一般,但身体素质不错。高考时,高承勇还参加了飞行员的选拔,但是最终却因为文化课成绩未能达标落选。但高承勇参加飞行员选拔的消息似乎知道的人并不多,除了高家个别长辈亲戚之外,其他人对此并不清楚。

  高考结束后,考大学失败的高承勇只得在家务农。之后没几年,高承勇父母陆续去世,在家务农的这几年,高承勇的心思似乎并未放在庄稼地里。在一些老人的回忆里,高承勇家的地里甚至曾出现过庄稼黄了,该收割的时候,高承勇却宁愿呆在家里乘凉,不愿下地干活的情景,这在那个年代里被视为是“好吃懒做”的典型,往往会被人看不起。据《西部商报》、《兰州晨报》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