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家石头村 文化地理
 

石房石院

  石头村的房屋基本保持着明清时期建筑格局,院落的布局,房屋建造,大门的设置都遵循着一定的规矩。村内现大概有300多座古老的石头楼院。东门清凉阁,西门西头阁,南门观音阁,北门龙天阁。住在这里向阳、背风、安定、祥和。其中有一家是村内最古老的石头楼院,始建于明代天启年间,三面楼房,北高南抵,东高西低。据说在明清时期,这个院子里先后走出了26位秀才,真是令人钦佩。当登上房顶,四目望去,一派石头的世界,眼前一望不到边的石房石屋,家家相接,户户相连,就像一幅古老的水墨画。

  当于谦被腰斩于北京西四牌楼下后,于家人开始退隐深山,用双手诠释着智慧。人们不禁被天地合一的居住环境深深的吸引着,还对于家子孙几十代枝繁叶茂而感到欣慰。于谦后裔创造了“族德宗功千载泽,子承孙继万年春”的奇迹,为我们留下了用石头构建出的朴实坚毅的民族历史以及民族文化瑰宝。


石楼石阁

  于家石头村四面环山,四面有门,东门清凉阁,西门西头阁,南门观音阁,北门龙天阁。住在这里向阳、背风、安定、祥和。不能不去“清凉阁”,这里一个感动的故事。

  传说,于喜春一人用了16年搭建了清凉阁,他原计划是要建九层的,不料在修到二层,悬挂风动匾时砸伤手臂,后病故没能如愿。

  石头很大,这最大的一块有12000斤,都是于喜春自己搬上来的,可想得有多大力气!建筑的特色还在于不打地基,不用辅料,一块石头一堵墙,一块石头一匹梁,现在我们不得不惊叹:建筑者于喜春对用石简直迎刃有余。

  我们从远处望去,这座清凉阁巍巍然,凛凛然得耸立于山间村首,实在壮观。石墙石壁,石阶石栏,石拱石券,石门石窗......比比皆石。

  至今在这石头楼阁墙面上,留下一片朱红,这一片朱红就是当年于喜春碾破手指后留下的血迹。不过还有许许多多关于清凉阁和关于青春的传说和故事,让这座三层石楼附上神秘的色彩,我们从下往上望去,不时也能感觉到于家后人对祖先深深的怀念和崇敬之情。


于氏家谱

  拿起那厚厚的黄缎做成的家谱,看着一个个于家祖孙后代的名字时,手抚摸着族谱仿佛变成一颗根深蒂固的古柏树,这棵古柏正好象征着于家五百年的历史变迁。现在我们都想对这位民族英雄于谦说说:您终于可以含笑九泉了吧!伟大的石头村的形成,离不开于氏家族一代代人对石头的情有独钟,自力更生的生活态度。于谦那首“千锤万击出深山,烈火焚烧若等闲,粉身碎骨全不怕,要留清白在人间”的石灰吟成为千古绝唱,唱出了自己处事之根本的同时,也唱出对后代子孙们的做人遗愿。而于家子子孙孙在这片石头天地里,筑造了神奇的石房石屋,的确也实现了于谦的遗愿。于氏族谱不仅让我们读出于家人对祖先于谦的缅怀之情,还让我们读懂得了于家人做人的态度和处事的智慧。


“柳池禁约”碑

  位于石头村博物馆有座柳池禁约碑,乾隆39年立,碑上对水池管理和池水分配都做了明确规定:除鳏、寡、孤、独、老弱、病残者外,每户每日只许取水一瓮、取冰两担,有多积者,一瓮罚银五十,一担冰罚银二十......从这篇用水的规定,可见先祖们对后代人留下的不仅有石头文化,还有艰苦奋斗、勤劳朴实的生活作风。

  说道柳池禁约碑上有关节约用水的文字记载,或许我们不得不想,这或许就是我国提倡环保节约用水的最早的文字记载了吧!于家的祖先们为了解决吃水的问题,建村之初,先人们就十分重视蓄水、用水问题。一开始全村就一个饮水池,当时滴水如油,水十分珍贵,所以当时就制定了严明的用水纪律,立“柳池禁约”碑在旁。天长地久,人口越来越多,这一口水池已难以应对现实的需求。于是便按先祖于有道的五个儿子分为“五股”分头打池。他们在南山脚下挖出了五个水池,分别为“大月池”、“二月池”、“五月池”,饮水问题得到了缓解。后来随着岁月更迭,人口倍增,各家各户开始自找地方打井修窑,现在,于家村场边、院内、河沟旁,路旁,甚至山上山下、田间地头等,到处都有井窑地,现在全村共有新旧水井1000多眼,星罗棋布,犹如晚间的繁星。现在各户各院都有井窑地,家家户户不用出大门都能饮水,但于家人仍遵祖训,节约每一滴水。

  500年前,于家人设立“柳池禁约”碑时是环境所迫,500年后当我们面临水资源贫乏时,是不是也该学习一下于家石头村人呢!我们都 应该在自己的心中修缮一座“柳池禁约”碑,时刻提醒自己:“生于忧患而死与安乐”。于家人在艰苦的环境中仍繁衍生息,与困难作斗争,和自力更生的生活态度,真得值得我们当代人学习!


“石头博物馆”

  井陉县城西部,太行山东麓的于家村是典型的"不到村口不见村",沿着山脚下的道路前行,接近村口你才能发现这藏在大山后面的不大点的村路,这个村子被群山环绕,静谧而详和得矗立于这一平方华里的小盆地之间。村子95%的人姓于。整个古村落东西长500多米,南北宽300多米,共有石头房屋4000多间、石头街道3700多米、石头井窖池1000多眼,石头用具2000多件,石头碑碣200多块,石头不但为于家村人的生活所用,而且装点着他们的日子,增添着乡俗情趣,久而久之竟形成了独到的石头文化,步入街头,犹如徜徉在一座色彩斑斓的天然石头博物馆,听到的无不是这些石头述说的历史沧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