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华山 历史典故
历史典故

九华茶史

综述

          九华山产茶历史悠久。《青阳县志》载:“九华为仙山佛地,竹卉鱼禽,间为他方所未有。……所产金地源茶,为金地藏自西域携来者,今传梗空简者是。茗(闵)地源茶,根株颇硬,生于阴谷,春夏之交方发萌,茎条虽长,旗枪不展乍紫乍绿……天圣初,郡守李虚已,太史梅询试之,以为建溪顾渚不及也”南宋周围必大游九华作《九华山录》云:“献土产茶味敌北宛”。北宛茶为建州(福建建阳)名茶,可见九华山茶之名贵。 

          九华山茶始于唐,兴于宋由寺院而至民间,“仙铛气味冷芝耳,僧碗芳香点茗芽”,山,寺,茶三者联袂成趣。清代刘銮在《五石瓠》中所述:闵茶有二:一为休宁闵茶,万历末年闵文水所制;一为九华山闵园茶即“唐闵,长者地也,产茶不多,僧熔之岁数斤耳,用山中之泉烹之,真味殊绝。有闵茶引不知何僧作,其词变腾空而去云,今年称闵公是也,其宅今梵殿,其畦今虽闵园,茶出于此,故以名之。园在九华之颠,东岩之侧,一坞半弓,四周峭壁,数百丈危峰之上,复有山焉,下瞰龙池,上疏石涧,林蔽石流,交映终日,沉雾团风不见山麓,人仰视之,烘然一混沌也,其钟气于胜地者既灵,吐含于烟云者复久,一种幽香,自尔迥异。此坞方园径尽许所产更佳,过此则气味又别矣。然盛必锡器烹之清泉,炉必紧炭,怒火百沸,彼其沸透,急投茶于壶,壶以宜兴砂注为最,锡次之,又必注于头青磁钟,产于天者成于人,而闵茶之真味始见,否则水火乖宜,鼎壶不洁,虽闵公所亲植者变无用矣,有识者知其味淡而气厚,瓶贮数年,取而试之,又清凉解毒之大药云”,真可谓详尽之至。


起源期


          据最早传说唐时在九华天台山北(今陵阳乡黄石村)的——石洞——道僧洞中修行的一僧一道在采集草药治病时开始用茶。“先是生煮羹饮,继而晒干收集”,日久天长僧道用以晒茶的石块也留下了斑斑黄渍,是谓“黄石”,“黄石”之毛峰因此得名而沿用至今,九华菩萨金乔觉也在“送童子下山”后以“烟霞”为伴,亲自“煮茗瓯中”可见九华山制茶之起始也是道循由野生茶树——生煮羹饮——晒干收藏——蒸青团茶,这一规律,并且以佛教为主,道教为辅,开创了九华山区茶叶制作的先河。


发展期


          自宋至元,历经三百余年,由蒸青团茶——蒸青散茶——炒青散茶。九华山相传宋代始有“天台云雾”和“九华龙芽”的制作。是由晒青(或蒸青团茶)发展到炒青散茶的阶段。制茶工艺“究极而精巧”花色品种也随之增多,宋时的“云雾”和“龙芽”均是“毛峰”茶的前身,前者因地命名,泛指天台山背道僧一带所产之茶。此间茶树朝迎晨雾,晚沐露霖,叶质柔嫩香高味浓故名,后者因茶种而乐谓,系指用金地源和闵地源之茶树采制而成,香味均列上乘的茶叶。宋时九华“贡茶”开始面世,周必大于1167年在《九华山录》中称赞九华之茶“味敌北宛”。当时“北宛”已为贡茶,可见其品质出类拔萃。除此之外,当时还有仙,嫩蕊,福合,禄合等花色,宋代陈岩云:“春山细摘紫英芽,碧玉瓯中散玉花”此之谓也。


丰盛期


          自明至清,九华山茶由炒青散茶到烘青绿茶花色品种面貌一新,历经三百多年。明吴仁有诗云:“犬吠披云客,花迎看竹翁,山家供玉乳,一碗便生风”。清代白元亮在《登九华》一诗中描述更详,“频年飘泊在天涯,又信萍踪上九华,云拥奇峰天欲滴,泉春乱石涧生花。傍林鸟语捣灵药,隔岸人声摘闵茶。今日探幽具乘兴,不知何处谪仙家”。明清时九华山已有“东崖雀舌”,“肉身仙茗”,“龙池云雾”和“南苔空心”等花色,分别产于四大丛林之王的东崖,神光岭前的肉身宝殿,下闵园的龙池和小天台的南苔庵,均属绿茶之烘青类,茶叶制作刻意求工,外形多姿多彩,内质别具一格,视为佛门珍宝。据1933年李非所撰《青阳风土志》记载:“茶种类有龙眼茶,云雾茶,雀舌茶,毛尖茶,旗松茶。用于手采摘,置于锅内以火炕干,山乡所产地,用蔑萎或布袋装好,舟运至县城,再运住大通,南京等地销售”。可见九华之茶由佛教而至民间,到明清,民国已是花色品种齐全的丰盛期。


圣山缘起

         九华山开辟为大愿地藏王菩萨道场,成为一千多年来僧侣及大众的朝圣地,缘起于新罗国僧人“金地藏”的修道故事。

         新罗国(位于朝鲜半岛南端)王族金乔觉(696 —794年),24岁时削发为僧,于唐玄宗开元年间来华求法,经南陵等地登上九华,于山深无人僻静处,择一岩洞栖居修行。当时九华山为青阳县闵员外属地,金乔觉向闵氏乞一袈裟地,几亩或数顷都不在话下,何况只是区区一袈裟地,闵氏自然不暇思索、慷慨应允,此时只见金乔觉袈裟轻轻一抖,不料展衣后竟遍覆九座山峰。这使闵员外既十分诧异,又大开眼界、叹未曾有,由静而惊,由惊而喜,心悦诚服地将整座山献给“菩萨”,并为持戒精严、艰苦修行的高僧修建庙宇,唐至德二年(757年)寺院建成,金大师有了修行道场和收徒弘法的条件。金乔觉由此威名远扬,许多善男信女慕名前来礼拜供养。连新罗国僧众闻说后,也相率渡海来华随侍。闵员外先让其子拜高僧为师,遂后自己亦欣然皈依、精进修行。至今九华山圣殿中地藏像左右的随侍者,即为闵氏父子。   

         金乔觉驻锡九华,苦心修炼数十载,唐贞元十年(794年),于九十九岁高龄,跏趺示寂。其肉身置函中经三年,仍“颜色如生,兜罗手软,罗节有声,如撼金锁”。根据金乔老的行持及众多迹象,僧众认定他即地藏菩萨化身,遂建石塔将肉身供奉其中,并尊称他为“金地藏”菩萨。九华山遂成为地藏菩萨道场,由此名声远播、誉满华夏乃至全球,逐渐形成与五台山文殊、峨眉山普贤、普陀山观音并称的地藏应化圣地。   

         九华山有三座肉身殿,分别在神光岭、百岁宫、双溪寺。神光岭肉身殿是安置金地藏肉身的地方,亦称“地藏塔”。   

         历经唐、宋、元各个时期的兴衰更迭,九华山佛教至明初获得显著的发展,清代达到鼎盛时期,有寺庙300余座,僧尼4000多人,“香火之盛甲天下”。今存寺庙90余座(其中9座列为全国重点寺院,30座列为省级重点寺院),有僧尼近600人,存真身(肉身)7尊,佛像6300余尊,藏历代经籍、法器等文物2000余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