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岩山 历史典故

  


南阳公主"削发"苍岩山

  南阳公主,是历代皇帝们的数千也许数万女儿之一,她不仅在死去近1500年后尚能让人记起,而且还有一个与其出身颇相配的国家级风景名胜区苍岩山做陪衬,使其名与名山共存。

  "南阳公主者,炀帝之长女也。"在和平年代,其无一丝皇帝女儿的娇矜,特别是她14岁嫁给许国公宇文述的儿子宇文士及后,从宇文述生病到死均"亲调饮食,手自奉上",精心侍奉。此莫说是贵为公主,就是平民之女能做到,也是值得称道的。依此发展下去,我想她一定是一个好儿媳、好婆娘。但历史并没有这样发展,宇文士及的同胞兄弟宇文化及却杀了她的父亲炀帝,夫宇文士及也丢掉了炀帝给予他的恩德,归降于唐。至此,国已破,家已亡,夫离叛,子已去,无牵无挂,南阳公主却没有选择以死赴国难,而选择了到苍岩山"削发为尼"。她这一选择,或许是想用自己的余生看一看这个纷乱的世界会变成什么样,看一看那些背叛炀帝的人会有何下场。

  距河北省省会石家庄西去约60公里处,有一座"皇宋建隆岁"就"以名山胜境特许存留"的苍岩山,依"山不在高有仙则名"之理,此山既有名自也就有仙。从现存最早的文字记载看,宋时就有"昔有公主于此出家"之说。200年后的金泰和六年,苍岩山一个叫智鉴的寺僧立了一块《苍岩山福庆寺石桥记》,给这位公主定了身世,曰:"公主乃隋文帝女";又过了300多年后的明万历二十年,南京刑部广东清吏司郎中霍鹏做了篇《重修苍岩园觉殿记》,进一步提出:公主为"隋文帝女妙阳公主",至此这位昔日在此出家的公主有了齐全的身份。然而,又过了近300年后的清光绪年间,任井陉知县的言家驹对公主的身份提出了质疑,认为"公主乃炀帝女,非文帝女也",文帝无叫妙阳的女儿,妙阳当为南阳之误传。此言一出,轰动官府,达于帝听。也许是光绪帝出于对南阳公主气节的敬佩,于光绪十九年九月二十五日下诏:封苍岩山南阳公主为"慈佑菩萨"。到此,清皇帝为隋皇帝的女儿确定了归宿,世人再无理由也无抗旨的勇气去怀疑了,南阳公主也便与这个秀丽的苍岩山紧紧连在了一起。

  不过,也还有有识之士对在苍岩山出家的公主身份提出质疑--离隋只有300余年的宋人,尚对在苍岩山出家的公主"罔知帝代",而离隋已近1300年的清人却在未找到任何断论的可信史料情况下,就予以断言,的确有失严谨。《畿辅通志》就辩曰:"南阳公主于聊城破后,随窦建德归洺州,削发为尼。建德败,其妻曹氏,以洺州降唐,公主复至长安。是公主为尼,当在洺州。井陉距洺州三百里,中隔邢州,公主断非在此修道。"历史上有许多谜,没有解开时让人着迷;真的解开了,倒让世人大跌眼镜。再说苍岩山作为太行群峰之首峻,如果除去了这个对父尽了孝、依夫尽了节的南阳公主的话,还有哪位公主、哪位神仙有占据此宝地的资本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