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句丽王城 历史典故
历史变迁

历史变迁

          2004年6月,在世界文化遗产苏州国际会议上,我国东北地区古代高句丽族所建立的第一座王城——辽宁省桓仁县的五女山山城,被世界文化遗产组织确定为“世界文化遗产”,五女山山城顿时成为了世人的注目焦点。与此同时,吉林省集安市高句丽的将军坟和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的高句丽壁画,也被确定为世界文化遗产之一。


          位于辽宁省桓仁县的五女山山城,是一座用花岗岩石修建在高山上的石城,它之所以被国际组织确定为世界文化遗产之一,是因为这座雄伟的石头城有着不平凡的历史经历。我国古代东北地区的高句丽民族,于公元前37年在这里建立了高句丽王国,从此开始了东北亚地区古代历史上建国时间最久远的历史王朝。高句丽王国于公元668年被唐王朝所灭亡。这个王国政权几乎目睹了中原历史上,从两汉,经三国、两晋、北魏,到隋、唐700多年的历史过程。在长达7个多世纪的时光里,高句丽的王都曾经有三次大迁徙。


建都于纥升骨城时期(公元前37年——公元3年)

          五女山山城是高句丽人的初都之所,也就是古代文献记载的第一座高句丽王城——被称为“纥升骨”城。“纥升骨”显然与高句丽族的语言有一定的关系,其含义至今也没有人能解释清楚。当然,这一名词也就成为高句丽历史研究中永远也解不开的历史之谜。


          高句丽族最初活动于辽河以东地域,这一带,多山谷大河且临近海滨,有人认为今辽东地区靠近黄海、渤海沿岸及其鸭绿江流域、长白山南麓的广大地区的秽貊族,可能是形成高句丽族的主体民族。若果真如此的话,说明高句丽族是在融合了大量的北迁秽貊族人而逐渐形成的。秽貊人的北迁时间很可能是在战国——秦汉之际。因为,这一时期中原地区的战乱,迫使大量汉人北进。尤其到汉武帝前后,在辽东和朝鲜半岛建立了真番、玄兔、乐浪等4郡,确立了汉朝在东北南部和朝鲜北部的地位。


          秽貊人与高句丽人逐渐融合后,为了躲避汉朝的进攻,只好向东北的长白山地域的深山峡谷中迁徙。因为,此时的东北西部有东胡系统的诸族崛起,东北地区的松辽大平原和松花江上、中游流域则是强大的扶余王国统治区。在高句丽始祖的神话中,扶余的王子朱蒙(又写成邹牟)南渡弱水,逃入高句丽与秽貊人的分布区,并建立了高句丽王国。关于扶余王子逃亡秽地建国的历史事实,在王充《论衡》和《魏书·高句丽传》,以及朝鲜史料《三国史记》、《三国遗事》等书中均有记载。高句丽人在纥升骨城建国的时间,被中外史学家推论为公元前37年——公元3年。如今,桓仁的五女山山城已经成为世界历史文化遗产。标志着——这座用花岗岩石砌成的高句丽王国的初期王城,具有世界历史意义的永久记录。它展示了中国东北地区高句丽族那种崇高精神的创举,更是它们英勇的和悲壮史诗的证明。


迁都于国内城时期(公元3年——427年)


          公元3年,高句丽王国的北、西、南三个方向,分别是扶余、鲜卑、汉朝的强大势力,高句丽初都之所的纥升骨城的位置靠近上述的三大势力。为了避免兵革之患,在高句丽儒留王22年(公元3年)的冬天,便将王城迁往更东北的鸭绿江的上游,即今吉林省集安市的国内城。历史上被称为高句丽的第二个王城——“国内城”。

          这里山高路险,远离扶余和汉朝的玄兔郡。基于备战的考虑,高句丽王在国内城附近的丸都山上又修筑了一座坚固的山城,作为一旦有战事发生,就可以将靠近鸭绿江边无险可守的国内城的官民迁往山城。这座山城在历史文献中被称为“尉那岩”城,亦即今天的丸都山城。当时,扶余王经常与汉朝的辽东、玄兔两郡的军队联合攻略高句丽,而高句丽的势力无法与之抗衡,为了保存势力,躲避锋芒,高句丽王采取了东撤的战略。国内城位于鸭绿江右岸的通沟平原上,是采用规整的花岗岩石块砌筑而成。至今,在集安市区内仍然保留着部分完整的石砌城墙。

          在国内城北部2.2公里的丸都山上,保留着一座较为完整的山城——被称为丸都山城。近年来,吉林省考古研究所对山城进行了大面积的考古发掘,发现了大型宫殿和回廊遗址,出土了大量反映高句丽时代的历史文物。高句丽在国内城建立王都的时间长达430年,也就是说集安市是一座拥有400多年历史的文化名城,这里蕴涵着独特的历史和文化价值。我们可以通过至今仍保留在这里的上万座金字塔式的高句丽墓葬和代表着高句丽王国的精神、美学、神仙思想以及特有的文化魅力的文物、壁画、各种遗迹,来了解那些已经逝去了的久远的辉煌和灿烂的历史。人们很难想象,高句丽人究竟是处于何种目的,又是为何采用与埃及金字塔式的建筑模式,来修建他们神圣的墓室呢?高句丽在国内城430年的光阴,正是中原地区东汉到北魏的历史阶段。


东迁平壤时期(公元427——668年)


          公元427年,正是北魏始光四年,高句丽的长寿王在位的第15年,为了控制朝鲜半岛和重建被数次焚毁的高句丽国内城,以及从当时的东北亚形势的变化,长寿王决定将王都从国内城迁往朝鲜半岛大同江附近的平壤城。并将王都的称谓命名为“长安城”,意即长治久安的意思。此时的高句丽的疆域和势力已经发展到鼎盛时期,北方的扶余、勿吉的势力无法控制高句丽,况且勿吉正在窥视扶余。北魏则刚刚兴起,正在全力南下进军中原。高句丽经过好太王时代的开疆拓土,已经进占了辽东的大部地区。唯有朝鲜半岛南部的新罗、百济仍在不断的侵扰高句丽的边境。于是,长寿王采取了巩固辽东、修好北魏、守御北方,集中兵力南下,控制朝鲜半岛的南部。


          此时,在鸭绿江流域以国内城为政治统治中心则未免鞭长莫及,其闭塞的自然地理环境和军事地位的降低,也是迫使长寿王迁都的重要原因之一。平壤地区开发较早,地域开阔,水陆交通极为便利,且气候宜人,尽占地理上的险要地势。历史上的箕子朝鲜、卫氏朝鲜都曾建都于此,汉武帝灭亡卫氏朝鲜后曾经在这里建有乐浪郡。高句丽迁王城于平壤后,不断迁徙大批移民和修建扩建长安城。


          高句丽迁都平壤后所建的长安城,位于今天的平壤市区内。王城的平面成不规则形状,城垣周长23公里,面积达185万平方米。分内城、外城、北城和中城,王宫则设在内城。大同江水三面环绕着长安城,这是高句丽后期的王都,一直沿用到公元668年高句丽亡国为止。高句丽在此建都,长达241年之久。今平壤城附近,也分布着众多的高句丽时代的墓葬、城址、宫殿遗址等,尤其是高句丽的壁画墓,具有鲜明的地域文化特色和深受中原文化影响的特点。


          尽管高句丽的王城已经成为历史的废墟,但是这些石头砌筑的城垣足以证明,高句丽人为了生存和发展而展示出的足智多谋,以及所富有的强大生命力。当后人匆匆环视这些古城,首先就会发现,每一座王城的文明都具有典型的时代特征。世界文化遗产的一个重要的功能,就是怀旧,通过怀旧来重新审视过去,明了我们的时代与古代社会有着截然不同的性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