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光铁佛寺 历史典故
 

景区传说故事

  传说佛教远在隋唐就传入东光,善男信女颇多。铁佛原在京东香河县金鸡寺,因想往东光这块佛乡宝地,每天僧人撞钟即发出“东光、东光”的声响。金鸡寺和尚意识到铁佛要去东光,于是用铁链锁住铁佛的右臂,但铁佛去意已坚,终于挣断锁链沿运河逆流南下。沿途各县见运河里漂来了大铁佛,有的在河边修起了接佛寺,想拦留铁佛进寺,但铁佛毅然向南,目不斜视,直漂到东光码头停住。这样的庞然大物谁能搬的动?此时,走来一个小和尚,其貌不扬,但食量极大,一口气吃了十多屉包子,俯身把铁佛的背上岸来,放在一口井上。人们在井上建起了铁佛寺。据说这小和尚就是铁佛的化身,铁佛下有一口井,深不可测。

  这尽管是民间神话传说,但后来看到香河县《民间文学三套集成资料本》,其中竟也有铁佛在该县当年的金鸡寺遗下一只胳臂而去的传说。两地相距数百里,传说却如此契合,这让人惊诧不已,两地神话传奇为什么能不谋而合?

  当然,铁佛是铁铸的。然而,即是铁铸的,也有一段传奇。传说这尊重达48吨的铁佛浇铸时需数十名工匠,架起多盘化铁炉。但浇铸到平肩就铸不成了。因为等工匠端着铁水走上两丈多高的脚手架,铁水冷却,无法衔铸头部。正在工人们一筹莫展、束手无策之际,偶来一位白发老者,口吟:“要想铁佛成,必须脖儿平”,唱罢扬长而去。工人们一番琢磨,心领神会,便在铁佛四周垫土筑台及肩,台上安炉,佛头很快衔铸而成。

  十年“文革”,实际上对古文化就是一场浩劫,东光光应算重灾区。因为沧州狮子、景州塔均未破坏,唯有东光的铁佛拉倒砸碎了。人们在痛心疾首之余,又有神话传出来:铁佛显灵,翻砂不成,出了人命,报应报应。原来,造反派们想用铁佛翻砂铸件赚钱,岂知这尊铸于北宋的铁佛内腔早已氧化锈蚀,炼出了一堆废渣,连把铁铲也未制成。据说指挥拉倒铁佛的头头,不久暴病而亡。这事是否真实也未可知,但足见百姓对暴殄天物者的愤恨与诅咒。

  一九八六年,东光县委、政府根据人民的意愿,并报上级批准,重建铁佛寺。在重建过程中,亦也传奇不绝。据说铁佛铸成,分体吊装。当铁佛重达十来吨的头颅和身体对接时,工人们费尽九牛二虎之力,可总也装不上去,后来有几个老人听说,只要拿几张黄裱麻纸,朝西南方向点燃。就可以了。于是他们找来黄纸点燃,就在青烟缭绕,工人们正在休息之时,只听“咚”的一声巨响,铁佛头从兜住的钢丝绳上滑脱下来,正好落在脖子上的安装位置,分毫不差,严丝合缝。钢丝绳的脱扣,铁佛头向下的巨大冲击力,老人们烧纸,这都带有偶然性。然而,神话传说却能把它们有机的联系起来。

  大凡人文古迹,必有几段神话传奇相伴,就象红花有绿叶点缀,才显其啊娜妩媚;饭菜有佐料调理,才吃起来有滋有味一样。东光铁佛寺亦也与神话相伴源远流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