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画博物馆 历史典故
 

镇宅神鹰

  武强年画里,“食鬼”的虎,镇宅的鹰,倍受群众欢迎。是为什么呢?据说,家贴一和虎和鹰,年年岁岁保太平。尤其是有不满周岁的小孩儿,胆小怕吓,只要贴上一张虎和鹰,就会太平无事。这里要讲的就是一段镇宅神鹰的故事。

  传说南宋抗元英雄文天祥,被俘北上途经武遂,行至深州、武邑、武遂交界的齐居村。只见大路上调往香案、置野味与“冀州衡水酒”,人们要为文丞相此去饯行。置酒人是抗辽将领焦赞的后代,名叫焦佐。此人性情刚烈,为人豪爽,多次提出抗元要求,朝廷置若罔然,一气之下隐居此处,与老母相依为命,苦度时光。焦佐喂着一只神鹰,以打猎为生,因与文丞相夙有旧交,今闻文丞相途经此处,有意相救南归,协力抗元,遂置野味、水酒迎候多时。不料焦佐的意图被元军首领识破,元军一面命人押解文天祥奔武遂城,一面与焦佐就地展开激战。虽然焦佐武艺高强,但因寡不敌众,死在元军的乱箭之下。神鹰一见主人被杀,拼命向元军首领袭来。只见神鹰翅击如刀劈,爪抓如钩挠,只打的元军首领只有招架之力,无有还手之功,稍一疏忽,一目被鹰挖去,可怜神鹰身中数箭坠地而亡。文丞相闻讯后,仇恨更加一层。待行至武遂城寻店落脚后,文丞相向店主索来纸砚,挥笔题下《登武遂城》的壮烈诗句之后,泼墨作了一幅《苍松雄鹰图》以表对英雄焦佐的怀念之情。画好后托店主找武强有名的裱画大师,装裱停当交给焦母。焦母将《雄鹰图》视为珍宝,挂在自己寢室内,朝朝欣赏,就象见到自己的儿子一样。从这以后每天院里便有一堆新猎获的山禽野味,除日常食用还可变卖一些散银,生活略能维持。

  元军首领一目被神鹰啄瞎,总想报失目之仇。一日带一群元军,想找焦母闹事。当他们来到门前,见门楼上蹲着一只雄鹰,与琢其目的一样无二,目光犀利,虎视眈眈。那鹰见元军走近,展翅俯冲下业,又啄又抓,连伤几名元军,只吓得他们狼狈逃窜。自此再也不敢来捣乱了。待焦母百年之后,乡邻替其胃完丧事,忽见有一雄鹰从焦母室内飞出,窗上撞一大洞。再看墙上那幅《雄鹰图》却成了一张白纸。人们这才明白,才原来当年就是这张画上的神鹰为焦母猎取野味为食以度日,并赶走了元军,保护了焦母和村里人的安全。打那以后,许多人都在家里挂张雄鹰图作为驱邪避恶的吉祥之物。因此到后来武强年画中的《雄鹰图》成为畅销各地驰名九州的珍品。


蜡花纸

  早先,武强画界生产一种糊墙壁、糊屋顶用的蜡花纸。这蜡花纸曾经十分畅销,在西北、内蒙、东北等地和朝鲜销路很广,是武强画业中一个重要的财源。关于蜡花纸的来历,还有一个传说呢。

  明朝正统四年,英宗朱祁镇偶然做一个奇怪的梦。他梦见自己骑着一匹白马在广阔的原野上奔驰,跑着跑着,来到了一个建造得非常漂亮的小屋子,朱祁镇惊呆了:这间屋子虽然不大,却四壁如银,屋顶也白得耀眼。雪白的墙壁和屋顶上,都有无数条金光闪闪的盘龙图案。显得淡洁高雅,令人心旷神怡。他正看得入神,门帘一挑,从里屋走出来一位银须老者。老人一见他,连忙躬身施礼:“不知万岁驾到,有失远迎,万望恕罪。”英宗并不怪他,却问:“老人家,这里是何处所?”老人说:“此乃真龙天子偶达之处。”英宗有些不高兴,说:“为何要偶达?我乃当今万岁,就住在这里有何不可?”老人慢慢摇摇头说:“皇帝应常居紫禁城内,焉可常居此民间小宅?”英宗又问:“这是什么地方?”老者说:“京南五百里,刀枪有奇功,诸神常相聚,万物入画。”老人说完,眨眼之间就不见了,英宗正欲呼唤,却已从梦中醒来。

  英宗醒来以后,越想越觉得此梦蹊跷,一心要重游梦中之境,便按梦中所见,命人建造那样的房舍。那个年代可不象现在,那时候建房造屋,只能用砖瓦,怎能使屋顶雪白如银?这一下难坏了京中所有的工匠。然而,皇帝有令,建造不出便有杀身之祸。工匠们一个个愁眉不展,忧心如焚。有个联盟一工匠,忽然想起皇帝说的梦中老人念的那几句诗,就和工头说:“咱建这样的房子既建不成,何不按皇帝梦中老人的指点,去找能人来建?”工头说:“谁知道那老头说的是什么地方?”那工匠说:“既有谜面,必有谜底,咱们找人解开这个谜,不就有去处了?”众人听了,连连称是,急四处出动,找人破谜。

  京城里有个叫石明的人,他通天文,晓地理,聪明绝顶。这个人和工头很好,听工头说起此事,便说:“这谜其实并不难解。‘南京五百里’说的是此地的位置,‘刀枪有奇功’,指的是县名,我想,应为武强二字;武强出年画、印神像,这不正是‘诸神常相聚,万物入画屏’的地方吗?”工头儿听了,恍然大悟,立即找工部尚书,陈明此事。工部尚书也正为此时犯愁。听工头一说,心中大喜,忙上书皇帝,请皇帝到武强建造此屋。英宗准奏,派出使臣,直奔武强。

  武强县令领到圣旨,哪敢怠慢,连忙召集全县所有工匠,问他们谁能按皇帝梦中所见造屋。武强虽不乏能工巧匠,可哪个敢比皇宫中的工匠?问来问去,竟没有一个人敢应此事。这下可急坏了武强县令。圣旨已下,你若选不出人去建造这房子,轻则要丢官罢职,弄不好要问个欺君之罪,惹来杀身大祸。他一拍公案:“嘟!把这些工匠都关进大牢,一天没人应,就一个也不许放!把他们都饿死在牢里!”

  这一手实在残忍!工匠们被关进大牢,他们的妻儿老小怎不牵挂?武强城里,来探望亲人的女人、孩子络绎不绝,人们哭着,喊着,咒骂着可恶的县官,可恶的皇帝。然而,这些都无济于事,丝毫也没法解决牢中亲人的饥渴之苦。工匠们有的叫宋大刚的师傅,他思来想去,与其让大家都饿死在牢中,倒不如他冒死硬下这个差事,就是建不成,自己死了也认了!于是,他叫来狱卒,让狱卒传话给县令,说他能建造此房屋。

  县官见有人应了差使,就传令把所有的工匠,只留下宋大刚一人,由京中来人带着前往京城。

  宋大刚临行那天,全县的工匠都来为他送行。宋大刚有个竖伯弟弟叫宋玉刚。宋玉刚本是个年画艺人,在武强南关开了一家画店。他对哥哥的义举十分钦佩,决心想尽一切办法帮助哥哥。临行前,他对哥哥说:“大哥,我知道,凭你的手艺,多么难盖的房您也能盖出来,只是这四壁和屋顶都要雪白如银,还要有金色盘龙这事儿,您一定很难办到,您走后,家里的事不用牵挂,这装修屋里的事,也暂且不要忧愁,只管安心建房。我和大家再好好想想办法。”

  宋大刚走后,宋玉刚每天思谋装修房子的方法。他设计了几种方案,都觉得不好行通。为此,他吃不好,睡不宁。一天,他正苦着如何解决这件事儿,两眼不由自主的合上,趴在桌子上睡了过去。刚一入睡,就看见一白须老者飘然而来,他走进染纸作坊,把一些白粉放在盆里,用木棍搅哇,搅哇,搅成了粥状,然后拿起刷纸排笔,蘸上白糊,就往纸上抹,一张、两张,一会儿刷出几十张。他正要问老人要干什么,却见老人又走进了印画的房子,把一块印画的墨线板调好,就煮起水胶来。水胶煮好了,白纸也干了,老人把白纸拿到了画案上,压好后,就用胶水刷起画来。刷完一张,又拿些黄色粉末撒在纸上,用刷画的鬃刷在纸上硬擦。擦完了,轻轻一抖,黄粉抖落下来,纸上印过胶水的地方,留下一幅金色的图案。宋玉刚一惊:啊!有了!用这纸糊墙、糊屋顶,不就成了四壁皆白,带有金色图案的墙了!他正要在看下去,那老者却不见了。他急得高叫:“老师傅!老师傅!”等妻子把他推醒,他才知道自己是作了个梦。他醒来以后,高兴地说:“好了,大刚哥有救了!”说着,他披衣出来,叫徒弟连夜赶往京城,让大刚向皇帝要金粉五斗,速速送回家中,并告诉大刚,房子盖好以后,立即前来送信,他负责前去装修。

  把徒弟派走后,他立即又派人前往琉璃河,购买大白粉,他画了盘龙图案,马上开始刻板。不几日,白粉、金粉都已送到,他照梦中老人的指导,先刷白纸,再用胶刷图案。最后擦上金粉。虽然并不是一帆风顺,却也没费多少周折,到宋大刚把房子盖好时,他已刷出十几领这种金龙图案的白纸。于是,他带了几个装裱工前往京城,把新盖的房子里四面墙壁和屋顶都裱糊起来。

  工程完工,英宗皇帝亲临察看,果然和梦中所见一模一样。英宗皇帝龙心大悦,问这屋中如何装饰而成,因这种画纸还没有名称,宋玉刚为了保守工艺秘密,慌称蜡花纸贴壁而成。英宗高兴之余,令武强多印蜡花纸,王公贵族府第,皆可用蜡花纸糊墙,并对宋大刚、宋玉刚大加封赏。

  宋大刚、宋玉刚领赏归来,全县父老无不欢喜。从此,武强画界有多了一个新品种——蜡花纸。不过,由于金粉太贵,以后印的蜡花纸便都改用一种叫鱼目粉的石粉,然而,人们均习惯称它为金粉。由于皇帝用的是盘龙图案,其他人不能滥用,花纹也都改用牡丹花、月季花、山茶花之类图案。

  这蜡花纸一兴开,先是王公贵族贵族用来装修房屋,后来豪商巨贾跟着效法;以后又传入民间,武强的蜡纸产多少销多少,而且比刷画来钱还多。人们都说,是画神有意显灵,给武强画界开了一条赚钱的道儿。据说,后来人们印炕围纸、桌围纸,都是受蜡花纸的影响才创作出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