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梁江村 文化地理
    

两条“龙”护着的古村

  大梁江村口有棵老槐树,树干直径1米多,树身千疮百孔,一副历经沧桑的模样。老槐树庞大的枝丫遮蔽炎炎烈日,村民们就在树荫下聊天、下棋。树的一侧悬挂着一块 “善德”的匾,匾下有香炉。据村民说,每年正月他们都要来此“拜一拜”。

  这棵古树据专家考证已有千年历史,是棵“唐槐”。于是村民们用粗铁丝裹起开裂的树枝,还用水泥砌起一座“门”来支撑摇摇欲坠的树干。因为他们知道这棵古树“说不定建村之前就有,是老祖宗了”。


关帝庙

  关帝庙建在圆拱形的石门上面,这个石门就是大梁江村“村门”。这几日,几个村民用铁锹清除门下的淤泥。一个村民对记者说:“淤泥有1米多厚。今年雨水多,这都是雨水冲积的。”关帝庙上有座石碑,碑文记载此庙于清朝雍正年间重新修葺,至于何时而建,无从知晓。

  进了村子,一排排整齐的民居才呈现在眼前。若你随便拦住一个村民问他,村里哪所民居最宏伟、最有特色,他会告诉你,去武举的大院看看吧。

  村子依山而建,地势由南向北逐渐升高,按常理,站在村口仰望可以看到村子,但是在过去,不仅不进村看不到房屋,就连村子都是看不到的。66岁村民梁明海说:“山上的村民下山出村时,从不走村里的路,因为山上有两条土路可以直接出村。说是土路,形容为土丘更恰当,上面平坦,人们可以‘赶着驮满米的驴车’走。因两条土路是东西各有一条,从远处看它们像是将村子‘抱’了起来。”

  人们认为这两条土路是两只龙的化身,于是就在两条路的交叉口建一颗“珠”,取其“二龙戏珠”的寓意,据说那颗“珠”就是关帝庙。


武举大院

  要在村里找到武举大院并不难。一是它离村口不远;二是它有明显的规模——并非独门独院,而是 “一宅九院”。武举是谁?是他建造了这所非同寻常的宅院吗?

  武举名叫梁深,生于何时并无记载,因在乾隆三十三年(1768年)考中举人,大门上悬挂着 “武魁”的匾额,所以当地人称梁深为武举。

  梁深“拳脚功夫不错”。住在武举大院的梁家后人梁保生说:“他在家中经常耍刀——一把137斤重的偃月刀和一把80斤重的钢刀(这两把刀后来毁于大炼钢铁运动中)。不仅如此,梁深每天早上还到赛场上耍弄‘哑铃’——两块50斤重的石块,一手一个。”

  这两个石块仍存放在梁家后人梁保生家中,确切地说是在梁深自己的家中——梁保生居住的屋子就是梁深出生的房屋。

  梁深当年练武的赛场,其实就是屋外的空地,占地约百平米。如今的赛场上杂草丛生,但是依然平整。当年梁深想必是每日在此练武挥汗如雨。在那两方石块上,手指痕迹清晰可见,当你握住时,似乎感觉到他当年举抬石块时的力道。据说,那时村民也受到梁深的影响,兴起习武之风。大家在这个场地上整日摩拳擦掌,哼哈声在村子里此起彼伏。

  后来梁深的哥哥梁润考中了 “文举”。深、润兄弟二人都居住在这所大宅院里,所以武举大院又称举人大院。因宅院中所有姓氏都为梁,又有人称这所宅院为梁家大院。然而这座占地六千多平米、房屋百间的宅院,却并非梁深兄弟二人所建。

  一门穿九院 窑洞加砖房

  大院设计处处用心

  梁家第十六代传人梁世英说:“梁深出生后,论其辈分他是第九代。那时梁家是‘一宅七院’。梁深中举回家后,在父辈院落的旁边建了两处宅院——一处居住,一处是书院。这才使整个大院形成‘一户九院’的格局。”

  一直致力于太行民居研究的刘芳说:“一宅多院这样的民宅,在我国还是比较常见的。但是建造一宅多院的房屋布局非常规整、对称。它(武举宅院)这种后人自由建造,最后整体成形的大院并不多见。”

  武举大院依南低北高的地形顺势而建,所以站在最高的院子向下望去,武举大院呈“圭”字状。依次增高的地势,让人们穿行在各个院落时变得颇有趣味——当你从那家二楼走入邻家大院时,发现到的是这家一楼。

  在每个大院角落里都会开一个洞,用来排出院内废水。这些废水不管是哪家倾倒,最后都会从最南面大院的排水沟里流出,也就是说整个武举大院有一套完整的排水系统,大院的设计者可谓处处用心。

  大宅内九所院子都为独立四合院,家家有门,彼此相通,可以从一家进而贯穿全院。住在武举大院的人都是梁氏本家人,平日里关系和睦,往来频繁。由于人数较多,梁家人就选出族长来负责组织日常活动,调节内部事务等工作。

  1966年邢台发生地震,武举大院也受到了影响,大院里最高院落的主楼于当时倒塌。当时居住在这所院内的主人梁晖就搬离了武举大院。此后,从邻家通往梁晖家的门也被封住,如今是邻家二楼壁橱后面的一堵墙。

  后来,也是由于大院内一些主家迁出,一些相通的门随即封住。现在走进武举大院,已不复“进一门而通九门”的气派。


梁深家的院内

  在武举大院中,正房的建造一般为二层小楼。一楼为石圈窑洞,石壁足有1米厚。大多一楼的窗户周长不过半米,如此设计是因为大梁江在过去经常有豺狼出没,小窗户是为了防猛兽进屋伤人。二楼为木房或砖房。据梁家人说建造这样的正房是仿照“晋宅”。

  “其实这样的房屋设计在井陉最常见。因为井陉山多,且多为秃山,石料好采集;另一方面窑洞内冬暖夏凉,人们乐于居住。晋宅的窑洞多为干窑,就是直接靠山挖出一个洞穴。武举大院的窑洞是箍窑,也就是用石块圈起的。”刘芳说。

  如今大梁江村民盖新房时,石圈窑洞已不再建造,但是依然将正房的屋顶设计成窑洞般的“拱形”。由此可见大梁江人对“窑洞”的独特感情。

  在一些院落里,除了正房是二层楼,还会多建一座二层小楼,这座楼就是“绣楼”。因当时女子都为“三寸金莲”,所以通往绣楼的楼梯宽度只有十公分。走上木梯,绣楼里的空间狭隘,屋内一面开窗,而临街那面墙则密不透风。雕花木窗透着幽暗的光。大院里一位老妇说:“绣楼里的女子一直要住到出嫁时才能走下楼。”这不禁让人想到一位位少女终日坐在窗前,凭窗远眺的落寞。


门上的“照妖镜”

  虽说九个宅院家家有门,但人们进出却不走自己的门,而是走梁深家的门,这是为什么呢?

  原来在梁深家门上悬挂着“武魁”匾,对梁家人来说能进出这个门是很大的荣耀。如今梁深家的“武魁”匾遗失,院内主楼倒塌,庭院衰败不堪,地面上布满落叶,结在墙角上的蜘蛛网坚如琴弦般弹拨有声。这个昔日辉煌的“大门”也于不知何时铁锁紧闭,凄凉冷落了。

  然而梁深的书院却是保存完好,门上也曾挂着一个匾,上书“清正流芳”。这个匾是道光二十六年当地官员赠与梁深的功德匾,现仍在梁家书院中。

  文房木门漆色虽已脱落,但是纹饰依然精致清晰。居住在书院的梁深后人梁元海说:“这个木门当初是工匠花费了四十天的时间才完成。”

  书院门上有一座石狮,令人不解的是狮子旁还有一面镜子。经人介绍才知道,原来这就是人们说的“照妖镜”。梁元海说:“按照风水,门前是不能有障碍物的,可是书院的门前是一座大山。挂面镜子,是为了让‘障碍’反射回去。”


独特的“月”字院

  到了梁家第十一代和十二代时,梁家子孙已开始外出经商。梁世英说:“主要做皮毛生意,最远到了张家口。”清朝末期,国家动荡不安,在外做生意的梁家人一一归来,用多年来经商积攒下的钱财建造新宅院。但他们并没有在“一宅九院”的基础上再扩大,而是选择在梁家大院的屋后空地上盖房。

  林立的新宅院让村子分成了三条大街——上街(武举宅院门前的街)、中街(武举院与新宅院之间的街)、后街(新宅院屋后的街)。这几条街都由青石、鹅卵石铺成,上百年来这些石头被来往的人们磨得光滑铮亮。

  在中街建造的大院中,有一处特别的院落——翠屏楼。这座宅院是梁深的孙子梁跃堂所建。这是一所“月”字院——即三面有房,北面无屋。之所以称它为月字院,是因为它区别于我们常见的四合院,也就是门口有房屋的“日”字院。

  梁跃堂是当时外出经商的梁家子孙之一,当他回来建造这所“月字院”时,一定程度上模仿了北京的四合院——房屋布局明确、高低对称。这与武举大院中一些“前窄后宽”的院落明显不同,并且一楼不再建造石圈窑洞。那么“翠屏楼”因何得名呢?

  原来,“月”字院因北面无房,而从阴阳上来说,北门是白虎,南屋是主人居住的正房。白虎看到人会伤人,所以这家主人在门口做了一个屏风来挡住白虎。说是屏风,其实是一扇木门,只是这扇木门只有在女儿出嫁时才会打开,平日里都是关闭着,人们进出庭院时只能走屏风两侧的小门。


光绪年间和民国时期的梁家家谱

  或许真的是受到了长辈的福荫,到了梁家第九代,梁深、梁润兄弟二人中了举人。

  但是梁深中举后没有在朝廷做一天官,这又是为什么呢?

  原来,当时梁深家中老人病危,梁深就向朝廷打了报告,希望能回家照顾老人。朝廷批准了他的报告,让他回家尽孝。老人去世后,梁深又在家守孝三年。三年过去了,原来给他预留的官职已被他人顶替。于是,他索性就一直呆在村子里,直到去世也没有在外面做一天官。

  梁世英说:“但是他一直拿着俸禄。而且在周边地区他的名气还很大。”

  现在梁家后人有的经商发了财,有的从政做了官,虽说武举大院内有些房屋倒塌破败,但是整个家族似乎依然兴旺。每年春节到正月十八,梁家人都会到“梁家祠堂”祭拜先祖,在梁家保存的族谱中,从先祖梁标到现在的第二十代,名字写满了三米长,1米多宽的布卷。

  如今梁家人占到了大梁江村90%以上,是大梁江当仁不让的最大家族。而大梁江村名原来也确实是“大梁家”。


村名源自盼水之情

  要说村名的更迭,在大梁江却不止这一次。据大梁江村龙王庙石碑文字记载,大梁江村在明代时,属于山西省太原府平定州承天都管辖(平定县),当时名叫甘桃村。(1959年,大梁江村连同附近四个村一并由山西省平定县划归为河北省井陉县。)

  大梁江在明代时山坡上是草木繁盛,尤其是桃树。每年春季,桃花盛开,芳香四溢;夏秋季节,圆桃挂枝,名满四方。

  梁深中举后,梁家成了本村望族,于是将甘桃更名为大梁家。那么,大梁家是如何变“家”为“江”的呢?

  在大梁江,不要说江,就是连溪水都没有的。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自古缺水。人们祖祖辈辈盼水、望水。如今在大梁江村民家中,每家至少备着两口用以收集雨水的窖池。百年来,整个村子挖过很多井,却只有一口井挖出了水。“大梁江”村名正是源自人们对水的企盼和珍惜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