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年村 历史典故
 

梳妆楼里诞生一代明帝

  万年村因为东汉皇帝汉明帝刘庄在这里诞生而被载入史册。清同治年间的《元氏县志》记载:东汉建武四年(公元28年),渔阳太守彭宠、涿郡太守张丰作乱,光武帝刘秀率军平叛,皇后阴丽华伴驾从征,生刘庄于此。

  根据王金英的考证,万年村原名阴家庄。西汉末年,王莽建立新朝,天下大乱,百姓难以生存。南阳新野大户人家的阴四道和妹妹阴丽华也为躲避兵灾,来到常山郡北烧窑为生。后来,他们所在的村庄就被称为阴家庄。“刘秀被王郎的人马追赶时逃到了阴家庄,在这里巧遇阴丽华,一对故人结为秦晋之好。”

  阴家兄妹当年是否在此避难,史籍中无从考证,但当年刘秀在南阳没有起家的时候,确实曾和阴丽华一见钟情。《后汉书》记载:“光武适新野,闻后美,心悦之。后至长安,见执金吾车骑甚盛,因叹曰:‘仕宦当作执金吾,娶妻当得阴丽华’。”由此可以看出,青年刘秀的人生梦想就是当上威风八面的朝廷官员(执金吾为当时的官职名)、娶貌美如花的阴丽华为妻。

  建武四年,刘秀在元氏平定了渔阳太守彭宠和涿郡太守张丰的叛乱,伴驾亲征的阴丽华则在万年村生下皇子,这就是后来在历史上治国有方、颇有建树的贤明皇帝——汉明帝刘庄。公元58年,刘庄登基。

  阴丽华在历史上以美貌著称,也是中国历史上第一个真正拥有谥号的皇后,后人对她的评价很高。史书载:“阴后在位之时,端庄贤淑,不喜言笑,有母仪之美。皇后内持恭俭,外抑宗族,为一代贤后。”

  民国年间,万年村还留有阴丽华当年的“梳妆楼”,现今我们看到的只是“梳妆楼”的遗址。在万年村东北的一条小巷子里,“梳妆楼”已是一处宽阔的院子。“我们小的时候,这里还有‘梳妆楼’的地基,到处可以看到青砖碎瓦。当时一块石头雕成的拴马桩给我的印象非常深。”王金英说,上世纪七八十年代,村里在“梳妆楼”遗址上建起了公社修配厂,那时还能从地下挖出一块块青砖来。王金英从院子的角落里搬出了一块青砖,“这是汉砖,应当是‘梳妆楼’留下来的东西。”


多处遗迹见证千年历史

在“梳妆楼”的近旁,还有一处当年为祭祀汉明帝刘庄而建的“始生堂”遗址。

史载,公元75年,汉明帝刘庄崩,皇太子刘炟即位(即汉章帝,刘秀之孙)。王金英介绍,汉明帝首举大射礼,开了帝王尊师重道的先河;汉明帝引进佛教,使中华儒道释三教文化初融。明帝功芳四海,仁风千里。依照明帝的遗诏,没有为他建寝庙进行国葬,只是在光烈皇后阴丽华的更衣别室内建了一个牌位进行祭祀。“无得起坟,扫地而祭。天下闻之,莫不凄怆”。于是,大臣们纷纷奏言,章帝恩准在万年建起了“始生堂”,成为汉代皇家的寝庙,并御封明帝出生地为万岁村。

出入梳妆楼和始生堂遗址都要经过一条深深的巷子,这条叫马家巷的巷子,据说也与刘秀有关系。

“当年刘秀的手下有一名大将叫马武。”王金英介绍,马武是南阳湖阳人,当年为了躲避仇家投身绿林。在刘秀一战成名的昆阳大战中,马武等人因保护刘秀突围立下大功。后来,马武又跟随刘秀屡立战功,被封为振威大将军。马武不但作战勇敢,而且性情豪爽、耿直忠厚,与刘秀的关系十分密切。刘秀称帝后,就是在文武百官面前,马武也常常与刘秀有说有笑。“马家巷就是当年马武在万年的驻地,他是来保护阴丽华和‘梳妆楼’的。”王金英说,现在万年周边的人形容那些勇猛、鲁莽的人都说“像个马武”,就是因此而来。

在万年村,还曾有一座被当地人称之为“南大寺”的灵岩寺,是最早的一座皇家寺庙。“抗战前,灵岩寺还保存得比较完好,日本鬼子来了以后,把寺庙拆毁修建了炮楼。”现在万年小学所在地就是灵岩寺旧址。王金英说,在没建小学教学楼之前,这里还曾立有一通《重修灵岩寺碑记》石碑,但现在石碑已被埋在了地下。上世纪六十年代,学校东侧还有一尊高大的汉白玉佛。

万年村的灵岩寺历史悠久,据说是和洛阳的白马寺在同一个时期修建的。“汉明帝是中国求佛的第一人。”王金英说,佛教在中国的传播就是从汉明帝开始的。史书载,永平七年(公元64年),汉明帝梦见一个通身光芒四射的金人西飞金殿,醒了之后问大臣得知,他所梦乃是佛。于是,明帝派人到西域请来高僧和四十二章经,并在洛阳修建了白马寺。根据王金英等人的考证,万年村作为汉明帝的诞生地,因而最早修建了寺院,那就是灵岩寺。

在万年村主干道的老十字街口东北角,有两尊石狮子伫立在一方水泥台上。观其古朴的风格,这两尊石狮子被认定是唐朝的遗存。村里的老人们分析,石狮子应该是从灵岩寺前搬到此处的。“这可是我们村里的宝贝,是我们万年村古老历史的一个见证!”因此,为了保护石狮子,村里在两尊石狮的外面分别用粗钢筋做成了罩子,并将其底座砌进了水泥台内。王金英说,为了保护文物,这也是一种无奈之举。


古宅传说讲述古老故事

虽然万年村的许多古迹都已毁损甚至踪迹全无,但村中尚存的一座清代老宅,以及清末进士周秉仁的故居、流传千百年的故事,仍让人依稀触摸到这个千年古村的历史脉搏。

一座处在红砖、水泥的新民居包围之中的清代老宅十分显眼,它坐北朝南,青砖垒墙,灰瓦覆顶,古朴之风顿时让人似有穿越之感。王金英说,这是万年村现有的历史最长的民居,由于这座老宅的东西配房都已拆除,现在只有北屋还保留着当年的样貌。今年75岁的王怀荣老两口一直住在这里,“这房子得有140多年历史了,是我老爷爷在的时候盖的。”王怀荣说,这房子当时在村子里算是最好的,“当年为了让房子更结实,建房的时候在后山墙上打了许多铁锔子,估计就和现在墙里的钢筋起的作用差不多。”

万年村有一条街叫“牌匾街”,这与住在这里的清末进士周秉仁有关。据说,周秉仁精通天文算历,有一年他发现皇历上的日子不对,就向负责的天文台提出意见,但天文台不承认有误,双方一时闹得沸沸扬扬。但经过严密推算,最终证实了周秉仁的说法。这件事让周秉仁名扬全国。还有一年,为了抵制酷吏暴政,为百姓争得利益,周秉仁据理力争,使得官府不得不缓解征收。于是,四方百姓集资给周秉仁送了一块牌匾,上书“名震槐阳”,以颂扬他为百姓谋福利的功绩。又有一年,瘟疫猖獗,到周秉仁家求医的人非常多,于是周秉仁在万年的十字街口接连七个昼夜施医舍药,百姓们又送他一块牌匾“医泽普护”。以至于后来,在周秉仁居住的这条街上悬挂着十数块乡亲们送的牌匾,这条街也就被叫做“牌匾街”。

现在,周秉仁的故居仍在,但因多年无人居住,墙塌屋漏,破败不堪。而在周家院子东屋西侧,一棵不知长于何年何月的粗大古槐,主干中空被劈为两半,虽然一半似已枯死,但另一半却枝繁叶茂,显示着勃勃生机。

在万年村流传下来的传说中,万岁村改名为万年村与一个叫王巩的人有关系。王巩是明嘉靖年间的重臣,相传一日早朝时,奸臣严嵩问王巩:“你我二人同朝为臣多年,愿闻大人祖籍。”王巩回称自己是元氏万岁村人。严嵩听后大笑:“久闻王大人蓄意谋反,今天竟然自称万岁,依律当斩。”王巩当即陈述了王郎赶刘秀、阴丽华生皇子及御封万岁村的故事。后来,皇上斥责了严嵩,并说“岁为年,年为岁,年岁相同”,万岁村改封万年,以免是非。于是,万岁村就此改名为万年村。

这里曾有当年刘秀在此的行宫“梳妆楼”;汉明帝刘庄就在这里出生;这里曾有东汉皇家宗庙“始生堂”;这里曾有与洛阳白马寺齐名的灵岩寺……元氏县万年村,这个承载着厚重历史的村庄,与东汉皇室有着难解的渊源,留下了许多流传千百年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