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腐庄村 文化地理
  

皇醮大会:村民的狂欢节

  如同一般的北方村落,豆腐庄村是个杂姓村。村里主要的家族有:徐家、康家、杨家、何家等等,其中以徐家人数最多约占全村人口的一半。据老人们回忆,最初村里最大的家族是任家和侯家,后来渐渐萎缩,而徐家人丁兴旺起来,现在豆腐庄村前街居住的多是徐家人间,何家、杨家和康家占了后街的大半人口。从居民分布图上看,仍有同一家族聚居的迹象。

  二十世纪八十年代以后全国各地掀起了重修庙堂的热潮,豆腐庄村不仅历史悠久的皇醮会(皇醮会因醮棚供奉的主神是玉皇大帝而名)得以恢复,而且还在“前街”重修了关帝庙,在“后街”恢复了老母庙和牛王庙。

  每年农历七月初一的醮会对村里人来说是一个盛大的节日。这一天,外嫁的女子会回到娘家团聚几天。在外读书、工作的年轻人也会借此时机回家小住几日。当地的砖厂和其他手工业作坊甚至会在这几天给员工们放假。当地人总是说过七月初一比过年还要热闹。一提起醮会,他们就会很荣耀地讲给你其历时之久远,香火之旺盛,影响之广博。

  徐大嘴是醮会的四个会头之一,他说,谁都说不清醮会是从什么年间兴起的,一辈辈往下传,七七事变后庙会才中断,战争结束又渐渐恢复。“文革”中,外界的压力并没有使民众放弃自己的民间信仰,村民只是把神码挪进了自己家里,暗地里供奉。到七十年代人民公社时,村里已经在试探着重新举办醮会了,起初在徐大嘴家里,后来搬到家门口搭棚过会,最后才到了南北东西两条大街的路口,这个路口是村民政治、经济的中心。细心观察村里的水泥路会发现路面预留了不少圆圆的深洞,庙会搭建醮棚的松木杆就固定在里面。豆腐庄的醮棚南北长40米、东西宽15米、高7米。棚前悬挂一黄底白字横幅——赵州豆腐庄千佛万祖皇醮大会。七进棚内分别供奉地堂老母、弥勒佛、天官、地官、水官、姜太公、玉皇、祖师殿、鸿钧通天教主、天地人皇和无生母等近150副神码、布置100多张香案、装饰庙门影壁等等,工作从阴历六月二十六开始一直到二十九才告完毕。醮会在豆腐庄民众心里的地位可见一斑。

  豆腐庄的醮会最初是请赵州城关爷庙的道士主持,请神、送神的道教科仪非常繁琐。如今醮会请神、送神仪式都由会头们操办,而仪式仍然是较为繁琐和严格的。村里开始重新过会,一切都显得生机勃勃。村民热情的捐钱捐物,醮棚里的神码也是年年有增添。醮会的组织人员和主要参与人员年龄都在五六十左右,他们打破以往过会去外地道观请道士主持科仪的惯例,开始自己学习敬神礼佛的经文。徐大嘴回忆起当时每天晚上“行好的”都会聚到他家里,一起学习唱诵经文的情景来,就掩饰不住内心的激动。赵县的庙会之间互相发放会启邀请其他村庙会在本村庙会举办时前来赶会,他们也打破了以往从来不到外村赶会的习惯,知道的庙会都去赶。会头们还开始组建自己的秧歌队和歌舞团,为庙会助兴。秧歌队的组建有效活跃了村民文化生活,引起县、市文体部门关注,送来了锣鼓等乐器以示支持。豆腐庄的醮会在当地名声很大,最热闹的时候方圆三十里地一百二十多个其他村的庙会前来赶会。十字街两边的小摊贩挤得满满当当,醮棚内外人头攒动,香客不断。佛经朗朗、锣鼓声声、戏曲悠悠、笑语嫣然。

  豆腐庄醮会有两个神棚香客最多,一个供奉玉皇,另一个供奉三皇姑。玉皇是当地人认为的最大的神也是豆腐庄醮会的主祭神,他的神棚是由黄色帷幔围起来的,与周边的蓝色帷幔颜色差别明显。七月初一从早到晚,香客不断,在玉皇香案前面为香客们“打香”的香道多达三人,即使如此,接踵而至的香客还是会挤爆神棚。三皇姑的神棚单独设在了庙门之外西侧。当地人称三皇姑为“菩萨”或者“送子老母”。为生育许愿、还愿的祈子仪式“拴娃娃”就在这里进行,人们以此来祈祷子孙绵延、永世不绝。

  豆腐庄醮会绵延了多少年,没人知道,而它未来的走向也备受关注,醮会内部有人认为应该按赵县“龙牌会”和“五道古火会”的模式做下去,扩大宣传力度以提高其影响力,最终得到政府重视批准列为“非物质文化遗产”。有人认为现在的醮会已经和最初由道士主持时的醮会相去太远,应该设法归到国家承认的道教里面去,重新请道士主持仪式。还有人与上述人意见不合脱离醮会,黯然离去。这些现象足以提醒学界对民间信仰的复兴问题继续保持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