葛源镇 历史典故
 

闽浙赣革命根据地

  葛源镇就是中共闽浙赣省委、省苏维埃、省军区所在地的“红色省会”,拥有保存完好的革命旧址,其中国家文物保护旧址3处,省市级文物保护旧址30多处。同时,葛源镇还有保存完好的明清古街、白石书院旧址、万年戏台等古意盎然的历史文化景观。

  闽浙赣革命根据地是土地革命战争时期全国六大红色区域之一。1932年,经中共中央和中华苏维埃临时中央政府批准,中共闽浙赣省委、省苏维埃政府正式成立,省会设在葛源镇。闽浙赣省会葛源因此成为领导闽浙赣政治、经济、文化和军事斗争的中心。闽浙赣革命根据地现存重要革命旧址40余处,多分布在葛源村和枫林村,主要包括:中共闽浙赣省委、中共闽浙赣省苏维埃政府、中共闽浙赣省军区司令部、中共工农红军学校第五分校、红军操场等旧址。

  1927年冬,在“秋收起义”影响下,方志敏、邵式平、黄道等在赣东北组织了轰轰烈烈的弋(阳)横(峰)大暴动,建立红色政权。根据地的发展由弋横到信江河两岸,到赣东北,再到闽浙皖赣四省边界地区。1931年11月正式成立赣东北省苏维埃政府。1932年12月,按党中央指示,为加强领导,赣东北省改名闽浙赣省。根据地鼎盛时期,苏区范围包括赣东北18县、闽北6县、浙南3县、皖南7县共34县,游击区地跨闽、浙、皖、赣四省边界52县,总人口达数百万,并创建了著名的中国工农红军第十军和第十军团,成为全国六大根据地之一。第五次反“围剿”失利后,苏区范围逐步缩小。1934年10月,奉中央命令,闽浙(皖)赣苏区主力红军红十军团北上抗日。不久,根据地失陷。省委、省政府工作人员被迫转入横峰、德兴、婺源山区打游击。

  在方志敏领导下,苏区广大党员、干部和群众,发扬苏维埃的民主和进步、刻苦和创造的精神,在政党、政权、军事、经济及文化建设等多方面都取得了显著的成绩。根据地在中国革命史上并创造了多个第一:1929年10月,在弋阳吴家墩建立了我军挂牌最早的学校信江军政学校,后迁往横峰葛源,1933年改名中国工农红军第五分校。共办8期,培养红军骨干1500余人;1931年4月,我党最早建造的“列宁公园”在横峰葛源竣工。内有六角亭、游泳池、荷花池等,供广大军民休闲;1930年10月,我党创办最早的卫校赣东北特区卫生学校在弋阳仙湖成立。首批学员240余人,1932年4月全体毕业,分往四所分院及派往前线;闽浙赣省兵工厂1934年6月研制成功了大炮,根据地红军为此成立了一个炮兵班,成为我军第一支使用自己生产大炮的军队;利用红军攻打景德镇时缴获的十几把小号、几面军乐鼓,1931年3月,我军成立最早的一支军乐队赣东北红军乐队在横峰葛源成立。此后,苏区有重大的政治活动、军事胜利,军乐队无不前去热闹一番。军乐队阵容最大、水平最高的一场演出是欢迎中央红军参观团。1933年2月4日,他们赴赣东北苏区参观,军乐队为之奏响了“欢迎曲”、“胜利进行曲”,给参观团团长朱少凉留下了深刻的印象。1934年初,在瑞金召开的第二次全国工农兵代表大会上,毛泽东同志称赞赣东北的同志们“有很好的创造”、“是模范工作者”,并把赣东北根据地称为“方志敏式”的革命根据地,与“朱德、毛泽东式”根据地相提并论。

  1931年2月,赣东北特区党政军领导机关从弋阳芳家墩迁入横峰葛源镇(离县城35公里)。随后,分散驻在各地的特区工、青、妇、军校、银行等机关也相继迁入葛源,共有31个单位。从此,葛源成为赣东北革命根据地的政治、军事、经济和文化中心,以后并与闽浙皖赣四省几十个县保持着联系。一道道红色指令,从这里发往各苏区和游击区,指导各地开展工作和斗争。葛源的村头田野、山水农舍,留下了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方志敏、邵式平、黄道和革命前辈唐在刚、周建屏、关英等人的光辉足迹。

  当时的葛源是省直属区,在拥军优属、扩红支前、发展生产、文化教育和对敌斗争等各方面都是模范。为此,1933年闽浙(皖)赣省苏政府赠给葛源区苏政府及全体工农群众一块石碑,上刻着:“我们光荣的模范区”。据统计,在新民主主义革命时期(主要是土地革命战争时期),葛源有名有姓的烈士就达1068名,占全县烈士总数的1/5。从1931年2月至1934年11月,横峰葛源作为赣东北——赣浙皖赣革命根据地的首府,历时3年零9个月之久。

  横峰葛源现存革命旧址共44处,均属当年各机关旧址,保存完好。她是对广大人民群众,特别是青少年进行爱国主义和革命传统教育的课堂。重要景点有:省委旧址、省苏政府旧址、省军区司令部旧址、红军操场、红军第五分校旧址、列宁公园等。1996年,闽浙(皖)赣省委机关旧址被国务院公布为第四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2001年,又被江西省委、省政府公布为爱国主义教育基地。在省委旧址里,有方志敏当年的卧室兼办公室,室内有办公桌椅和带4个轮子的木板床,板壁上还留有当年贴的苏区报纸;在列宁公园里,有方志敏当年亲手栽的梭柁树、枣树,院门上红色的“列宁公园”四个字为方志敏亲笔书写。梭柁树高耸如云,躯干要三人合围;在红军操场,1934年红军主力北上时,方志敏在司令台上最后一次向群众告别。他说:“目前革命虽然受到了挫折,但是,革命的前途是光明的……等打败了日本鬼子,我们还要回来的。这一天,决不会是很远的将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