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鹿泉 历史典故
  

传说

  相传,在很久很久以前,有个憨厚老实的后生,名叫柱儿,柱儿生得眉清目秀,膀宽腰圆,从小死了爹娘,又没兄弟姐妹,孤单一人,靠给财主柳虎头入羊为生,日子过得很贫困。

  那时,白鹿泉这块地方,山高沟深,少有人烟,仅是柱儿在沟口东挖了一个小窑洞,避避风雨,过过夜

  一年, 直到六月,老天还没下一点雨,山上的草儿枯萎了,山下的泉眼干涸了,天上的飞禽,地下的走兽,常跌在地上就起不来了,柱儿放的羊也是这样,因此柱乐极生悲常驻受柳虎头的鞭打,没得法子,柱儿出去放羊,又提个蓝子、罐子、遇到青草,挽几把放在复里,碰到山溪接一罐溪水,万不得已,解救倒了的羊儿。

  一天中午,骄阳当空照着,柱儿赶着羊,急急来到沟底乘凉。走到沟口,见一女子也赶着羊,那羊儿喘得上气不接下气,扶起这个,倒下那个,急得那女子眼里泪珠转。柱儿忙把羊赶到背阴处,提着篮子、罐子走过来,把篮里的草喂给她的羊儿吃,罐里的水饮给她的羊儿喝。

  “大哥,你的羊也是上气不接下气的。”那女子见自已的羊站起来了,边擦眼泪边说。

  “你女孩子家,怎能干这活?”

  “大哥,是你不知,小妹生母去得早,继母待我十分凶狠。”

  “又是一个可怜的人儿。”柱儿心想。“那你家住哪里姓甚名谁?”

  “家住南山,名唤六(鹿)妹。”

  柱儿也将自已父母早去,如何给柳虎头当作马,挨打受骂的情形一五一十讲给六妹,六妹出神地听着,既同情又爱惜,不住地拭着眼泪。

  “大哥,你我都有是受苦人,受了劳苦受欺凌,你能干活,我也能干活,咱们何不……”

  “怎样”

  “只要大哥不嫌弃,我愿和你配成……婚。”六妹骄羞答答,一字一顿地说着。

  “不,不,这样会边累你的,我房无一间,地无生垄……。”

  “不能和你双挢拜花堂,也要给你做饭送汤。山沟里空荡荡的,狼出狐没,人家怪怕的……。”

  他们双双赶着羊群,穿过山口,来到柱儿的窑前,柱儿将柳虎头的羊赶回村去,六妹和她的羊留在这儿

  六妹十分灵巧。她和柱儿把窑洞整修了一番,安好门窗,又挖了一孔窑洞,作为羊圈,柱儿辞去给柳虎头放羊的差事,在山沟里开荒种地,放牧羊群,六妹在家纺纱织布,有时也帮柱儿放羊种地,两口儿你敬我爱,你勤我俭,小日子过得很美满。转眼两年过去了,他们生了一个胖小子,孩子懂事了,就抽空逗孩子玩,六妹指着远山给孩子讲神仙的故事。说神仙飘飘在上,但空空洞洞,冷冷清清,十分寂寞。说她喜欢人间的青山绿水,喜欢人间的男耕女织,喜欢人间的父慈母爱,孩子高兴极了,在这个怀里偎一下,在那个怀里偎一下,叫一声爹,叫一声妈,叫得两人心里甜滋滋的。但六妹有时也发愁,只是从没告一声柱儿。

  再说柳虎头,自从柱儿不给他放羊,加上天旱无雨,他的羊一年不如一年多,一天他想找找柱儿,来到山口东,想不到柱儿已成家立业了,忽然眼前一亮,见柱儿的媳妇俊俏俏的象水灵灵的牡丹花,他就起了歹意,把柱儿叫到一边说道:

  “你住得是我的山,种得是我的地,从今日起,你得再给我放羊。三日之内,要叫大羊双双下,小羊对对成,如不然就把你媳妇给我送来干活。”说完扬长而去。

  柱儿愁眉苦脸过来,六妹问他愁什么,柱儿将柳虎头的话原原本本告诉她,六妹笑了笑说:“这有何难,三日后让他清点就是了。”

  柱儿又开始给柳虎头放羊,六妹象平时一样照料孩子。帮柱儿放羊种地,全不将这事放在心上,柱儿急得火烧火燎的。转眼到了第三天,六妹给每个母羊喂了一把草,那母羊的肚子就大起来了,傍晚,就在羊圈里下了羊羔。

  柱儿十分快活。

  第四天,柳虎头一看,羊羔儿欢蹦乱跳,咩咩乱叫,无话可说了。但仍贼心不死,把柱儿叫到跟前说道:“柱儿呀柱儿呀,羊多了,嘴多了,你得给我豆千石、谷千石,三天以内办到,如不然把你媳妇给我送来。”

  柱儿郁郁不乐回到家,六妹问他愁什么,他又把柳虎头的话一板一眼地说了,六妹听了笑了笑说:“不要忧来不要愁,三天以内给他豆千石、谷千石,”

  到了第三天,六妹和柱儿来到柳虎头的打谷场上,从头上取下簪儿在场面上划了两圈,一圈谷,一圈豆,象两座小山。柳虎头跑来一看,金灿灿的谷子,园滚滚的豆子,无话可说了,仍不死心,又把柱儿叫来说道:“柱儿呀柱儿,羊多了,粮多了,还得给我修座大庄院,如果三天办不到,把你媳妇给我送来。”

  柱儿把这些又告诉六妹,六妹叫他不要悉给柱儿几枚铜钱,让到镇上实了一支笔,一张纸,画了一座大庄院。每三天,来到柳虎头指定的地基上,将那张画好的画放在地上,六妹用簪儿一指,就变成一座庄院。

  柳虎头跑来一看,亭台楼阁,牛栏羊圈,应有尽有。

  柳虎头一心打着六妹的坏主意,一计不成又来一计,计计落空,知道六妹不是非凡之人,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他忽然想到,五花城有一神汉——邬阴阳,能呼神寻鬼,何不请来助我一臂之力。却说邬阴阳本来是惩恶扬善之人,此时,已是晚年时分,不辨清浊了,被柳虎头蒙蔽,即来“降妖”。

  这一天,柱儿又要出去放羊,临走时,六妹抱着孩子,拉着柱儿的手恋恋不舍,几次欲言又止,泪流潸潸,柱儿也十分苦楚,只是不逢底细、边劝慰边陪着流泪。

  “郎君,今日你要速去速回,实话告诉你,妻乃是昆仑山上一鹿仙,见朗君宽厚可爱,贫穷可怜,乘南极仙翁瑶池赴会,偷偷下得凡来,与君结为夫妻,为君栽根立后,天上一时辰,地下一整年,仙翁归山必来查找,妻无所赠,给你父子留下几股清泉,要好生耕牧,抚养孩子,想念时,清泉上面来相见。”

  六妹边泣边诉,柔肠寸断;柱儿如五雷轰顶,紧紧握着六妹产手,泣不成声。

  “郎君,今日乃是非之日,你带着孩子速去速回。”

  柱儿抱着孩子,赶着羊群,慢慢向山上走去。

  不一会,柳虎头带着邬阴阳来到山口东面,巧言诱惑六妹,六妹痛斥柳虎头,柳虎头老羞成怒,命邬阴阳捉拿六妹,邬阴阳披头散发,手执宝剑,恶习狠狠向六妹砍来,六妹不慌不忙闪开,用手指轻轻一指,那宝剑就飞下深沟,邬阴阳急急念动咒语,顿时狂风大作,乌云翻液,一帮凶神恶习煞从云中出来。柱儿见昏天黑地,急急返回。

  六妹见他父子回来,怕受惊恐,无心恋战,头上拔出簪儿一指,那凶神恶煞化为纸马,纷纷下落,她又向柳虎头、邬阴阳一指,他俩从便摔下深沟。

  六妹从柱儿手中接过孩子,紧紧抱在怀中,满腹衣服衷肠,无从谈起,只是深情地看着柱儿。

  不一时,只见南天云头站着一个老头,高呼:“鹿儿还不快来。”六妹把孩子递给柱儿,悲痛欲绝,摔倒在柱儿的脚下,哭喊着打了两滚,变人选一只白鹿,向南方跑去。柱儿父子向南奔跑着,呼叫着……

  六妹滚动的地方,清澈的泉水咕嘟咕嘟往外直冒。汇成了一泓绿波盈盈的潭泊,象十五的月儿一样园,象十五的月儿一样亮,清风徐来,水面漾起美丽的涟漪,园润明亮,六妹常常踩着白云,来到潭泊上空,看望柱儿父子也常在潭泊中看到自已的亲人。

  六妹在山崖上的中迹所到之处,泉水叮叮咚咚,飞花溅玉顺着,沟底,飘带一般,宛转回环,清澈碧绿,滋润着田园。柱儿父子及子孙后代就在这儿繁衍生存。后人为纪念这位可敬的祖先,就将这水泉、村庄叫作白鹿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