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丈峡 历史典故
 

百丈峡的传说

  相传向大坤得了天书(可惜被盗)、弓箭、宝剑、神马四件宝后,便正式在水绕四门扯出义旗,称王作号。他先封至道、至德、至善、至慈为龙、虎、豹、凤四犬将军;拜八部大神、黄龙真人、陈祥、夏德忠、杨泗等五部落首领为主帅(杉刀沟今存“五将拜师”景点),并令她们分别驻守垭门、江垭、三关寺前三关及温阳、教字垭、苍关峪后三关;在青崖山布“休、生、伤、杜、死、景、惊、开”八阵门;又筑黄石、腰子、甲寨、青崖、羊寨、扬子、扁桶、粟谷、青狮、灯笼等十八寨;还在袁家界开荒屯垦,积蓄粮草;在矿洞峪开矿炼铁,打造兵器。湘西北十八峒土家、苗人,如众星捧月,似百鸟朝凤,纷纷响应。

  朝廷闻讯,十分震恐,先后遣中山侯汤和、江夏侯周德兴、颖川侯傅友德以及征蛮大将军胡海、邓愈等率十五万官兵前来征讨,史称“五侯征南”。这天,向王天子正在纸马塌练兵,忽有探马来报,说皇上十万官兵兵临百丈峡!向王即刻全副披挂,率土兵从龙尾溪经抗金岩,直抵峡西峪口插上帅旗,准备迎敌(今叫“插旗峪”)。征蛮大将军邓愈亲自出阵,这边龙将军向至道挺枪相迎。两军在“接火桥”开战。只听向王一声吼:“击錞奏乐!”刹时,那铜铸虎钮錞于(土家族古代军乐器),“铛铛铛”地敲响了,土军听到这军乐声,一时士气大振。那边邓将军抢法纯熟,神枪好似流星赶月;这边向至道武艺高强,铁矛如风卷残云。直杀得天昏地暗,飞沙走石,难解难分。但土军毕竟因长期鞍马劳顿,有些招架不住,只好鸣金收兵。

  邓愈依仗人多势众,不给土军以喘息之机,又亲自上阵叫战。向王也不回话,只暗中命令土兵抬出百来只木笼,一字儿摆在阵前。邓愈立在马上,指着大坤说:“贼首!犯上作乱,该当死罪,下马受缚,免你一死!”向王青蛇剑一挥,吼声:“放!”众土兵急把木笼门打开,一只只猛兽像离弦之箭,嗥叫着向官军冲去,邓愈还未明白是咋回事,一只斑额猛虎已冲到他的马前,那马一声惊叫,转身就奔!那些饿极了的猛兽,见人就咬,一时官军大乱,你踩我踏,你推我搡,喊爹叫娘,咬死者、踩死者不计其数。

  原来,向王自思难敌官军,便想了个“猛兽战”的绝招。早在起义之初,他就派猎户进山捕获凶兽,关进木笼里,一连数天不给水不给食,单等时机一到,便来个“饿兽扑食”。

  邓愈吃了哑巴亏,只好退踞“军邸坪”(今武陵源索溪峪镇),闭门不出,正闷闷不乐时,帐外五位绝色女子飘然而人。原来这五女乃湖广平章杨景的五个千金,叫春凤、秋凤、腊凤、金凤、银凤。一个个各怀绝技,武功非常。因父杨景征覃失败遭贬,这次是代父征南,故张家界古有“五女征南”的传说。

  大姐春凤主动请战。

  这杨春凤,善剑术,多智谋,曾跟随父亲征蛮,屡建功勋。不过,这回眼见土蛮骁勇无比,个个口含刀剑、身挎强弓、手执长矛,按需换用,不免有些胆怯。她先不急于挑战,却在半山石台上,扎了个“云中戏台”,又在女营中挑选了一百个绝色女兵,一个个卸去戎装,一丝不挂,在台上跳起裸舞来。她们一边舞,一边往土军中撒花。一时舞影缈缈,歌声绵绵,香花点点,真好似九天仙女踏云下凡!

  向王看出了她们的诡计,命令龙将军道:“摆起舞台,对歌对舞!”龙将军站在马背上,昂头向着杨春凤唱道:

  “啊嗬耶——”

  尾音未落,数千土军将士一齐唱和:

  “啊耶啊耶嗬!啊耶嗬耶啊耶嗬!”

  歌声和着锣鼓,脚步应着铜铃,唱啊,跳啊,舞啊。他们跳罢“飞舞”跳“矛舞”,跳罢“矛舞”跳“弩舞”。他们唱欢兜崇山,唱巴国祖先,唱武王伐纣。他们唱了三天三夜,跳了三天三夜。那杨氏五女原想用色相斗垮蛮子,没料到他们竟会人人能歌,个个善舞!杨春凤一计未逞,又生一计。她对着至道喊道:“久闻龙将军虎威,今日才得相会,看来你我还有七分姻缘呢!”话音未落,戏台上一阵叫嚷:“龙配凤!凤配龙!凤配龙!龙配凤!”至道仰头望去,猛听“嗖”的一声,一支毒箭正中右脖!原来,至道有一身硬功,枪刺不进,箭射不人,唯独右脖上的那个白色胎记例外,不知是哪个内奸绁露了这个秘密,招来杀身之祸。刚才射冷箭的是春凤之妹秋凤。

  至道一声惨叫,倒下马来。向王大惊,乘五姊妹狂欢之机,张弓搭箭,向着戏台连发两箭(百丈峡今存“银箭石”)。好箭!不偏不倚,正中秋凤两个乳房,可叹这如花似玉的杨家小姐,一个筋头,栽下百丈悬崖,霎时身碎香消!向军见主将被杀,一时像暴怒的狮子扑向官军。那边邓愈亲自压阵,好一场血战!人夜,枞膏火把,照彻峡谷,只闻神哭鬼泣,但见血肉横飞,尸骨成山(今称“尸骨塌”)。

  向王天子损了长子,痛不欲生。八部将军进谏道:“与其为争寸土,损兵折将,不如避其锐气,诱敌深人。”向王天子点头称是,遂密令拔营,从而结束了百丈峡之战。以后,人们又把百丈峡叫“百仗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