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文峪口残长城 历史典故
   

罗文峪之战

  1933年,二十九军暂时增编第二师,刘汝明调为暂二师师长。此时日军大举进犯长城,二十九军前往援助张学良部,接替喜峰口和罗文峪的防务。侵华日军在喜峰口战役中遭到国民党二十九军将士的顽强抵抗,惨败而归。日军在喜峰口方面损失惨重,无力再战,一度只能派出小部队骚扰,反遭我军一击即溃。于是日军改变进攻方向,喜峰口以西的罗文峪首当其冲。

  1933年3月中旬,侵华日军从承德方向调集早川、濑谷义的第31、第8两个联队,并附骑兵两个团,装甲车10余辆,飞机20架,联合蒙、鲜伪军两个旅,总计兵力过万余人,向长城罗文峪口挺进。 3月15日夜,29军探知敌先头部队抵达兴隆半壁山时,设在遵化城的前线指挥所急命暂二师两个团防守罗文峪一带各口,同时将第37师一个旅、第38师两个团统归暂二师师长刘汝明指挥,总兵力约6000人,在遵化罗文峪一带的长城线上迎战来犯之敌。 1933年3月16日凌晨3时左右,日伪军先头骑兵部队由兴隆县半壁山开始向遵化罗文峪发起正面进攻。我遵化城防司令祁光远带领一个团火速赶到三岔口截击敌先头部队。经过5小时激战,大败敌先头骑兵部队,然后迅速撤回罗文峪阵地。

  上午8时左右,在长城罗文峪口一带,敌我两军正面的阵地争夺战开始。29军官兵以长城为阵地抗击来犯之敌。由于我方炮火强度压不住日伪军,因而使敌军的炮火越发集中和猛烈.日军直接以山炮瞄准轰击长城,把原来很完整的罗文峪段长城顿时炸得砖石横飞,破败不堪。而我军官兵始终坚守阵地,几经相持,各不退却,敌我双方损失均较大。正在僵持不下之时,刘汝明师长亲临火线督战,29军官兵群情激愤,一举将进攻罗文峪口之敌击溃。 当晚8时,日伪军以步兵、炮兵联合的强大阵势,向罗文峪口29军阵地猛攻,仍遭到迎头痛击。随后,战场逐渐进入暂时休战状态。 罗文峪激战第一天,日伪军损失兵力1000余人,29军伤亡仅700多名。

  3月17日上午8时,日伪军调集步炮兵五六千人,由半壁山向罗文峪口进攻再战。敌人在进攻中,先以重炮火力集中于一点对29军阵地猛轰,大批步兵冲锋紧随其后,同时派出20多架轰炸机低旋轰炸罗文峪口。因我方官兵对此早有准备,利用残破的长城躲避敌人强烈炮火,以长短枪和刺刀与近敌相拼杀,依然拼死决战数小时之久,把来犯之敌拒之罗文峪口外。 到中午12时左右,日伪军已向罗文峪口发射炮弹500余发,整个山谷已经变形,但29军防御阵地依然故我。师长刘汝明身先士卒,亲率一连手枪大刀队埋伏在山口处,等待来犯敌步兵近到200米处时,则站出来挥刀督战,并投掷手榴弹、挥舞大刀奋勇杀敌,使进犯我阵地的日伪军仓促溃退。刘汝明率队乘胜奋勇追击。

  3月17日下午2时,29军官兵将日伪军第一道防线突破,随后又将敌第二道防线突破,日军少佐吉田被击毙。当晚7时,敌军在29军猛烈反击下全部向后撤退。当夜,由营长王合春带领一营士兵,翻越五六座山岭潜入敌营地,以手枪、大刀血战5小时,杀敌500多人,迫使敌军向北溃退。王合春营长在战斗中壮烈牺牲,全营仅有70人生还。 17日激战一昼夜,29军官兵与日伪军血战20多次,生擒敌指挥官3人,杀敌1000余人。29军伤亡士兵400余人。

  3月18日凌晨2时日军在猛烈的炮火的掩护下,向29军驻守的罗文峪口实施新一轮猛攻。师长刘汝明亲自督战,指挥官兵占据长城各隘口,以手榴弹、机枪沉着应战,杀敌数百人,再次击退敌军进攻。 天亮时分,敌军又以集中炮火向我罗文峪守军阵地攻击。到中午时,敌军派来30余架飞机低空盘旋轰炸。同时,3000余步兵乘机向我罗文峪口阵地发起冲锋。29军各部配合默契,士气倍增,奋勇杀敌。经过5个小时的血战肉搏,打退了敌军30多次进攻,毙敌五六百人。 当晚10时,日伪军再次以全部兵力向我罗文峪阵地发起猛攻。师长刘汝明亲沿各阵地督促官兵拼命抵抗,顽强地打击进犯之敌。刘汝明还指派旅长李金田带领一团兵力,趁夜绕翻7座山头摸到敌机枪阵地,用大刀砍杀敌机枪手。团长祁光远也率部由右翼阵地潜出,向敌阵背后袭击。于是,刘汝明见势急令发起全线反攻,将日伪军赶出罗文峪以北10余里。

  罗文峪血战三日,29军官兵杀敌3000多人,自己伤亡1700余人,大大挫伤日伪军的元气。至此日军在罗文峪方向再无进攻能力,不得不败兵撤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