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仆寺旗 历史典故
    

太仆寺”的由来

  太仆寺原为官署名,北齐始置,中央行政机构九寺之一,为掌管宫廷车马、全国畜牧业的事务机构。政令仰承尚书省殿中尚书所辖驾部曹,掌管驼牛、司羊、乘黄、车府诸署,历朝沿置。高宋龙朔二年(662年)改名驭寺,武则天光宝元年(684年)改名司仆寺。北宋前期其职分隶群牧司、骐骥院诸访监,本寺只管理皇帝王辂及局车、后妃王公车辂、供应祭祀所需羊只,置判寺事一人管理本寺,以朝官以上充任。神宗元丰(1078-1085年)改制后始掌车辂、厩牧之政,管理全国马政。元世祖至元二十年(1287年)掌牧养系官马匹、供给宫廷用马。元成宗大德十一年(1307年)改名太仆院,旧太祖洪武六年(1373年)改名太仆寺,后又于山西、北平、陕西、甘肃辽东等地分属太仆寺。元成祖定都北京后,改滁州之太仆寺为南京太仆寺,以京行太仆寺为太仆寺,管理京卫、山东、河南等地之马政。清朝雍正三年(1725年)设“苑马寺”,分掌各地马政。“御马监”则由宦官所掌,主管宫廷用马,专掌西翼牧场之马政。北京的朋友对“太仆寺”肯定不会陌生,现在北京西单附近就有条太仆寺街。

  由此可见,太仆寺旗是由朝廷官职演变到朝廷机关,后来又成为地名的。


“旗”和“盟”的由来

  清朝以来,人们把漠南(蒙古高原大沙漠以南)先后归附它的察哈尔、科尔沁、土默特、鄂尔多斯等24部蒙古族,称为内蒙古,把漠北(蒙古高原大沙漠以北)向它朝贡的车臣汗、上谢图汗、札萨克图汗3部蒙古族,称为外蒙古。从此,“内蒙古”这个叫法就出现了。久而久之,“内蒙古”就变成了地区的称谓,专指漠南蒙古族居住的这片土地。清政府为了加强对蒙古族的统治,把内蒙古、外蒙古都分成若干单位,这种单位就叫旗。

  为什么叫“旗”呢?这得从女真族说起。女真族在氏族制时期,只要出猎,不管有多少人,都要按氏族而行,每10人为一单位,各出一支箭,以一人为头目。这种组织满语称“牛录”。从努尔哈赤开始,建立了奴隶制国家,把这种世代相传的狩猎组织,改编为统辖300人的最基本的行政单位和军事单位。后来,他又在牛录的基础上设立了满语叫“固山”的更大的单位。1601年,他正式设立了4个固山,作为牛录之上的常设机构。1615年,他又设立成8个固山。古牛录编为1甲喇,5甲喇为1固山。8个固山约有6万人。8个固山各有不同的旗帜颜色,即正黄、正红、正蓝、正白、镶黄、镶红、镶蓝、镶白8种。因为有旗帜,所以汉语把固山译为“旗”。我们常说的“满州八旗兵”,即源于此。后来清朝把最初归附它的蒙古族也编成了8个旗,叫“蒙古八旗兵”,旗色也是上述8种。这里说的“满州八旗”和“蒙古八旗”,主要是军事单位,它们是为适应战争的需要而设立的。

  那么,“盟”又是怎么回事呢?盟是由会盟而来。清政府为了巩固其统治,规定邻近的若干旗,每3年举行一次会盟(也有1年举行一次的)。会盟地址由清政府指定,通常是便于各旗俯的适中地点。一经指定,这个地方就成为盟的名称了。清政府曾把内蒙古分为49个旗,6个盟。比如当时的科尔沁旗、扎赉特旗、杜尔伯特旗等10旗,在科尔沁右翼中旗境内会盟,称哲里木盟。喀喇沁旗3旗,土默特2旗共5旗,在土默特右翼旗境内会盟,称卓索图盟,等等。每个盟设盟长一人,副盟长若干人。盟长的主要任务是充当会盟的召集人,不直接干预各旗内部的事务,也无权自行发布命令。清朝时,蒙古地区旗、盟的具体名称,其范围的大小,以及管事的多少,都有过不少的变化。

  我们今天仍然延用“旗”、“盟”这样的称谓,但它们的内容动有本质的不同。今天的旗是相当于县一级的行政区划单位,而盟则相当于地区一级行政区划单位。地区以前叫专区,一个盟一般包括若干个旗的范围,盟设有行政公署,行政公署是省、自治区政府的派出机关。


玛拉盖庙的传说

  据说清朝康熙皇帝走访各地,路经贡宝拉格草原,这里的山、水地形地貌使他十分吃惊。他指着一座山(现在的玛拉盖庙敖包山),对随从说:“这山霞光万道祥云四起,一定是龙栖居的地方,天上只有一个太阳,这里将会有大人物出现,国家就会陷入战乱。”说着,把帽子摘下来,向这座山的山顶扣去。

  康熙视察回京城后,专门派风水先生来看这座山。风水先生前来一看,也把帽子摘下来,扣在这座山上。他回京禀报康熙皇帝说:“那座山有灵性,是龙居住的地方,不把龙头压住,这里会诞生新的皇帝,国内会出现大乱。”康熙大惊,急忙下诏,命地方官员在这里盖一座庙,压住龙头,这座庙就是玛拉盖庙。

  后来,这里没有出现皇帝,但却出了许多名人、名马,真可谓人杰地灵、物宝天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