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龙窝村 文化地理
 

历史古迹

  小龙窝村古老的历史遗存,村内的古树、古碑、古文物和古建筑。虽因战乱及历史原因,这些古迹有的已被毁坏,但仍留下了不能磨灭的印迹:20余株千年古柏已经绝迹,五棵唐槐还有两株幸存;几百年前的古碑,部分摩崖石刻的拓片,古老的石臼、石碾、石磨、碌碡。

  小龙窝村还有一个特殊的标记,那便是古庙很多,仅有一百多户人家的村庄,除龙窝寺外,村内和山上曾有古庙十余座。观音庙、三官庙、双龙桥和戏楼都建于明代,清乾隆年间重修。樊氏宗祠配有的戏楼也是明朝的建筑,清朝时扩建,于近年补修。这是祖上留给后人仅有的村庙。

  在村后的山上,还有一处古遗迹“韩信假粮台”。相传,公元前204年,汉将韩信出奇兵于井陉,背水一战大破赵军。当时,韩信在山头筑起粮台一座,高两丈有余,形如粮垛。韩信以芦席掩盖,周围插旗并设卫兵巡查走动,以此迷惑来敌。古龙窝村恰在此粮台之山脚。因祖上辈辈流传“此粮台不能擅动,夏有黄蜂,冬有土蝎,若动其土木,必遭大祸”,这座古迹才能保留至今。

  在山上还留有1927年军阀阎锡山(晋军)与张作霖(奉军)交战时的工事遗存。当时晋军三十五团一部分士兵驻扎在小龙窝村,在山上修筑工事、掩体、山洞、堑壕、战道等,布满了小龙窝地界的每个山头。


建筑特色

  小龙窝村的房舍布局不是传统的正南正北,方方正正;街巷也不横平竖直、排列有序,而是顺山就势,高低错落,疏密有致。那一条条山径古道,蜿蜒起伏,幽深静谧,扑朔迷离,常常会令初来乍到者辨不清方向,使这座村子多了几分神秘。村里的街巷可谓长短不一,曲曲折折,根据地形自然布置,并兼顾街巷与宅院的排水。村内唯一的龙泉街建于蜿蜒曲折的沟坡之上,贯穿和连通了六个主要民居巷。东侧有枣园巷和榆坪巷,西侧有桥头巷、西场巷、西边巷和槐岭巷。诸多支巷疏密有致地与主巷有机地联系在一起,构成村落的主要格局。

  村舍的形式多样,但错落有致。有石楼群、瓦房楼,有简陋的窑洞,也有阔气的露明柱外插桴、将军石柱、瓦当等装饰的窑洞。有不占寸土建在顽石之上的四合院,还有完全建在窑顶上的四合院等等。据介绍,村内保存较好的民居院落有二十多处,整体体现了村里明清古建筑群的风格。石楼居位于龙泉街上,高八至十米,石墙、石柱、石门墩、石碹窑,集居住、仓储、饲养等各种功能于一体;枣园“田”字院为一门四组合院落,各院均为碹石窑居与砖木举架楼屋组合而成,生活起居设施配套功能齐全;槐岭尚武院位于西边巷与槐岭巷之间,为“吕”字形二进式四合院,因祖先尚武而得名,院内砖雕细腻大方,门洞、门柱、券脸、龙口精雕细琢,浑厚大方;礓镲顶大院全部建于陡坡之上,分东西两院对称,因登二十五级礓镲方入大门而得名,整个布局依据八卦而建,巧用地形,分三层建造,是山区农村建筑不可多得的珍品。

  小龙窝村不同层次和参差不同的建筑,组成了一个个非几何的空间序列,使建筑空间有开有合,视野有大有小,视点有高有低,视角有仰有俯,视景分隔而又有联系,调和对比变化统一,形成了这个村庄不同的节奏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