纳唐寺 文化地理
 

历史地位

  纳唐寺的最大作用和贡献,在于这个寺的印经院。

  公元一七三○年,当时西藏地方政府噶伦兼管后藏事务的颇罗鼐,为了抢救和发扬西藏古籍及经书,主持创建了这个印经院。这个巨大的印经院,修建了二十多年。为完成这一浩大工程,颇罗鼐下令全藏人民,应支差服役,建设印经院;同时,又调集全藏书法家和刻工、画师,并结集了一批青年学习刻板技术。经过相当长时期的努力,纳唐寺的印经院刻成和印制出大量藏文巨著,如大藏经《甘珠尔》一百零八部,佛经疏注的《丹珠尔》二百一十五部,都是完整的精刻。经板上面除文字以外,还有套色画板,此外,又如《释迦百行传》等许多有名巨著,都是出自这个印经院。直到解放后,纳唐寺的印经院经板,仍然堆积如山。纳唐印经院在印经事业上,比德格和拉萨布达拉宫的印经院,规模和贡献都大。同时,纳唐印经院也在印经实践中,培养了一大批藏族刻印工匠,这对继承和发展西藏的印刷和文化事业,起着不可估量的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