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堡子山遗址及墓群 文化地理
 

科研价值

  大堡子山墓地的发掘,使西山陵区得到了确认。根据史料记载,秦襄公和文公葬在西山陵区是没有问题的。西山应是甘肃礼县大堡子山,不是陈仓西北之山。

  西山陵区是秦国建国后第一个国君陵区。随着西山陵区的发现,从春秋早期到秦统一的秦国国君陵园基本都已经找到了,这为秦国陵寝制度的深入研究提供了系统的资料。更为重要的是通过对大堡子山城址及其周边一些年代相近的遗迹的挖掘,基本确定了大堡子山一带是早期秦人的一处重要都邑,极有可能就是“西犬丘”的所在,是我国早期秦文化考古研究的一个重大突破。

  礼县大堡子山遗址乐器坑的发现对于被盗秦公大墓墓主的确认以及早期秦人的礼乐制度、祭祀制度、铜器铸造工艺等提供了极为珍贵的材料。大堡子山遗址的调查、钻探和发掘所取得的成果,对认识大堡子城址的性质具有重要意义,同时也为大堡子山国保单位的保护和利用提供了科学依据。

  大堡子山墓地的发掘,为进一步开展早期秦文化的调查和研究提供了极为重要的第一手实物材料,同时也为进行这一地区的文物保护,文物资源的开发和利用打下了良好的基础,为大堡子山文物保护规划的制定和实施提供了丰富的资料。此次大型宫殿基址的发现,从体量大和其他特征上判断已经被证实为秦早期所有,并且人牺牲和大型古乐器的同时出现也证明了当时已经拥有了完善的礼乐祭祀制度,已经是贵族和王亲所有,是标志性的发现。

  大堡子山遗址较之陕西发现的雍城陵,东陵,郦陵相比为时间最早的,它的出土虽然在规模和文物观赏性上无法和其他三个陵墓相比,但填补了中国和世界历史上对秦早期研究的一块空白,研究和史料价值是不可估量的。并且在出土的文物上也可以进一步发展到看到早期的祭祀形式继而对当时礼乐和祭祀制度展开研究,从而解开从西周到秦早期的研究空白的难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