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门关 历史典故
 

血战剑门关

  血战剑门关

  川北盆周剑门山脉为龙门山支脉,东南延绵数百里,群峰突兀,沟壑交错,峻岭横空,关隘险绝,其山之中段有两崖相对如门,故名“剑门”。

  据《寰宇记》记载:“诸葛亮相蜀,凿石驾空为飞梁阁道,以通行旅,于此立剑门关。”唐代诗人李白感叹其雄险,留下“剑阁峥嵘而崔嵬”的诗句。所谓“蜀道之难难于上青天”“畏途巉岩不可攀”即指此地。三国时期魏军镇西将军钟会率10万精兵径逼剑门关欲取蜀国,蜀军大将军姜维领3万兵马退守剑门关,拒10万魏军于关外。一夫当关,万夫莫开,关隘之险要犹见一斑。

  1935年4月,敌第28军邓锡侯部宪兵司令刁文俊率3个团防守剑门关,并以此为中心组织起面北防御。剑门关北面水流平稳,南面水深流急,刁文俊断定,红军若渡嘉陵江只能从剑门关北面,只要把牢剑门关,再由陕南胡宗南部在关北70里外的广元一线布防,可形成南北夹击之势,红军一旦进入,必遭歼无疑。刁文俊部加强沿江防御工事,毁坏沿江船只,扬言:“就算他红军能渡过嘉陵江天险,也插翅难飞过我的剑门关。”然而,“机关算尽太聪明,反误了卿卿性命。”红四方面军偏偏从剑门关以南渡江,并一举突破敌沿江防御工事,使刁文俊苦心布置的以剑门关为中心的面北防御彻底落空。

  红30军和31军先后到达剑门关地区,对敌形成三面包围之势。4月2日11时许,攻击全面展开,敌拼命反扑,几度拉锯。刁文俊依托其坚固的工事,将所有轻重火力汇成一股股炮风弹雨,向我军不停倾泻。而我军火力有限,红四方面军副总指挥王树声决定集中使用迫击炮和机枪,掩护突击队对敌各个集团工事实行逐点攻击。几个回合的恶战下来,敌军阵地仅剩最后一道防线,而突击部队经过长途奔袭和一天一夜苦战也渐渐显得力不从心。王树声当即决定调陈康率领的预备队向敌主峰阵地发起冲锋。陈康率领2营战士迎着敌军的枪林弹雨猛扑主峰。猛然间,陈康感到左臂热麻麻的,用手一摸,已是黏糊糊的一片血,卫生员见状急忙赶来包扎搀扶。“我没事,快去照料其他同志。”说话间,前面又有几个同志倒下,红军被敌人炮火压在一个土坎下抬不起头来。

  王树声命令炮兵连长必须打下敌人主峰上的大暗堡。随着3声炮响,敌主峰上的工事应声崩塌。2营利用土坎重新组织好战斗队形,趁着敌人炮火稍松再次发起冲锋。2营政委鲍英跃身前冲,胸部连中数弹英勇牺牲。政委的牺牲更加激起2营将士的斗志,陈康右臂一挥,高喊:“为政委报仇,同志们,冲啊!”霎时,匍匐的红军勇士们一跃而起,一时间,冲锋号鸣、机枪怒吼、炮弹轰响震荡山谷,2营全体将士一鼓作气冲上山顶。失去工事的敌人如同被捅了巢穴的蚂蚁,你争我夺往关上逃窜。陈康命令全营穷追猛打。前路受阻后退无门的残敌被压到一个不足300米宽的山沟里,红军居高临下,手榴弹如漫天冰雹落下,炸得敌人烂成一锅热粥。见状,曾经骄横的刁司令只好带了几个亲信催马向关上逃命。红军紧追不舍,刁文俊在慌忙间勒马不及摔下了万丈深渊。战至黄昏,红军全歼敌军3个团,一举占领了敌人所谓“插翅难飞”的剑门关,打通了进军川西的道路。

  “攻下剑门关,好比得四川。”雨后的剑门关经过战斗的洗礼,路旁的松柏更加青翠欲滴,满山的杜鹃花映红了剑门关,照在红军的脸上宛如飞起的红霞。


三国故事

  剑门关纪行

  从连通川陕的108国道上远远看去,天边有座奇特、雄伟的大山,山峰形若利剑,刀削一样的峭壁在阳光下闪闪发光。走近些,方才看出峭壁之高难以置信,少说也有几十米,横空出世,一字排开几十里,俨然一道城郭。朋友告诉我,这就是大剑山。顺着他手指看去,绝壁中间有一个缺口,那就是大名鼎鼎的剑门关。

  也许很多人和我一样,最初是从唐诗中听说剑门关的。诗仙李白曰:“剑阁峥嵘而崔嵬,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登上剑门关,方知前人所言非虚。一条石阶山路蜿蜒而上,两侧都是数十米高的悬崖绝壁,剑门关雄踞山路的制高点。丢块石头下去就能砸倒一大片,易守难攻。

  在城楼上有副对联:风月无边北望秦川八百里,江山如画万古天府第一关。站在城楼上体会到这副对联的意境——遥目北望,大好河山,历历在目,气象万千,壮阔无垠。

  据记载,剑门关发生过100多次战争,有十几位君主来过。史书往往是枯燥的,只有文学形象生命常青。一部《三国演义》在民间的影响力超过了浩瀚的二十五史,剑门关是三国故事重要的展示现场。

  进剑门关过双孔桥,刘备的塑像倚马而立,踌躇满志,远眺剑门关外。显然,这是刘备跨越剑门关出兵夺取汉中时的情景。刘备在211年应割据成都的刘璋之邀进川。3年后,刘备反客为主,夺取成都。215年曹操打垮了汉中的张鲁,在边境上和刘备集团直接冲突。218年,刘备亲自领军出剑门关,打败了曹操部将夏侯渊,占据汉中。

  若要形容剑门关的地势险要,莫若直接引用李白的诗句:“黄鹤之飞尚不得过”。在冷兵器时代除非是疯子才会仰攻剑门关,剑门关如此之险,好像在历史上从来没有被攻破。可是,天险是否可靠?

  回答这个问题并不难。过了刘备塑像再走不到100米,就看到一组非常生动的群塑。姜维拄剑而立,前面三位武士或仰天长啸,或低头沉思,或悲愤欲绝。剑门关并没有失守,却失掉了坚守的意义。守关将士还没与敌人交战就彻底输了。邓艾偷渡阴平,直取成都。刘阿斗开城投降,下令叫驻守剑门关的蜀军缴械。坚固的剑门关就像第二次世界大战的马奇诺防线一样,任凭再坚固也是毫无用处。事情就是这样具有讽刺性。

  守关有用没有?防防小偷、流寇还行,正经派用处,够呛。

  明朝时大修长城,结果却很悲惨,江河破碎,崇祯皇帝吊死在景山。顺治、康熙根本不修长城,却纵横天下,所向无敌。在崇祯年间,清朝八旗数次突破长城,长驱直入。顺治入主中原之时,信心十足,根本没有把长城当回事情。世界上恐怕没有能超越剑门关的壁垒,如此坚固的剑门关尚且不能挽救蜀汉,还修什么城墙?闭关自守,看起来好像合乎逻辑,实际上是胆怯、无能,往往误事。

  许多人看《三国演义》都有一个误解,好像诸葛亮一死,蜀国就完了。其实并非如此。刘备只当了两年皇帝,在223年去世。在此之后诸葛亮才正式执掌政权。诸葛亮死于234年,执政11年,治理蜀汉颇有政绩,国力充实。他七出祁山,主动进攻,打到了武功县的五丈原,离长安已经不远了。那个时候剑门关是蜀汉的后方,并无战事。这恰恰证明了,进攻是最好的防御。

  263年,姜维带兵镇守剑门关,阻挡钟会带领的十万大军。没料到邓艾偷渡阴平,直取成都,灭了蜀汉。不过邓艾这样做在军事上是否合理、稳妥?邓艾只带领2000人马越过摩天岭,裹着毛毯从山上滚下去。就算人可以滚下去,粮草呢?下去这么几个人,打家劫舍还差不多,攻城野战,痴人说梦。

  可是,就是这些看起来完全不可能的事件出现了。就算是把邓艾在后方的兵马全部调上来,也不过3万人,怎么能够在没有后方的情况下如入无人之境?只有一个解释,蜀中老百姓已经离心离德,蜀军无心恋战,没有人肯出力,一见敌军,纷纷逃散。这一点和当年国民党军队在东北、淮海战场上的表现差不多。1948年通货膨胀率高达五位数,国民党政府发行的法币几乎变成一张废纸。无论是士兵还是基层军官,辛苦挣来的军饷都化作泡影。上战场,大炮一响,丢枪就跑。这样的军队还能作战吗?

  东汉末年,天下大乱,军阀割据,相互攻战,经济凋败,人口骤减。从18路诸侯讨董卓算起,厮杀了60多年,到了邓艾偷渡阴平的时候,蜀汉人口还剩不到200万。在曹操实现军垦屯田之后,中原经济逐步恢复,曹魏人口差不多2000万。双方经济实力相差十倍。对于蜀汉来说,倘能速决,或可取胜,如果拖成持久战,双方对等地耗资源、耗人力,蜀中百姓的人均负担将远远超过中原。胜败之势已成定局。

  是不是经济规模大的一定能够取胜?那可不一定。在历史上新生、弱小的一方战胜强大、腐朽一方的例子举不胜举。但是新陈代谢要有一定的条件:弱小方取胜必须有两个条件:第一,有一个奋斗目标,有面具有号召力的旗帜,能够团结队伍、争取民众。第二,要有一个久经考验的领导核心。诸葛亮高举匡扶汉室的旗帜,手下带领久经战阵的虎狼之师,廉洁奉公,军纪严明,治蜀宽严得济,虽然连年出兵,税负和劳役都很重,但是蜀中百姓拥戴诸葛亮,大家有个信念,打下天下,好日子就在后头。因此,诸葛亮出兵北伐有群众基础。

  可是,诸葛亮死后,继任者又连年用兵,只能横征暴敛,蜀汉经济承担不了这样巨大的负担,人民生活贫苦不堪,人心涣散,纷纷逃亡。在经济上已经处于崩溃边缘。核心没了,蜀汉焉能不亡?剑门关再险又有什么用?雄关不足恃,天险不足凭。人心才是捍卫江山的钢铁长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