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岭雪山 历史典故
 

景区历史传说

  西岭雪山据清光绪(1875)《大邑县志》记载雪山俗名大雪塘,在县境西北中山后,冬季积雪如银,周围可数百里,三面皆壁立千仞,唯一面岛道可婉延登绝顶,中有清水一池(九龙池)四时不溢不涸,登上若大声呼叫,冰雹立至,其附面斯山,留有铜矿山,小西天,大仙峰,二仙峰,南天门,城门洞,鸳鸯池、红蛛池等诸名胜,其中所示诸山,均为景区山脉,而此处大雪塘便为景区最高峰,也有成都第一峰之称,海拔5364米,至今无人征服。

  鸳鸯池爱情故事

  传说很久以前,鸳鸯池火山爆发,当地民不聊生,一青年男子为救乡民以身堵火。可他纵身火山口后火山仍在喷发,于是深爱这名男子的姑娘也跳了下去,奇迹出现了,火山终于停止喷发,并溢出一股清泉,其后每到夏天,池中鸳鸯成群。火山口就在鸳鸯池边上。只见“火山坑”有一米多深,直径在4米左右,一股泉水正流进坑中,坑中有一个碗口大小的洞口,泉水正源源不断地流进去,声音叮咚作响。祝林拿了根一米多长的木棍探下去,除了偶然碰到石头外并无阻碍。在离第一个坑20多米远处,又看到了第二个“火山坑”。专家需要进一步考证。据成都理工大学地球科学学院教授殷继成说,2亿年前,西岭雪山确实是火山多发区,不排除两个洞口是古代火山口的可能性。但在四川境内还未发现现代火山,鸳鸯池有可能是冰川融化后形成的湖泊,但具体成因还需要进一步考证。

  飞虎雄风

  60年前,“飞虎队”一架绰号为“祈祷中的螳螂”的B—29“空中堡垒”战略轰炸机在执行完轰炸任务返回成都机场途中坠毁于西岭雪山。 据了解,1944年8月20日,美国空军58联队出动88架B—29型长程轰炸机,由成都机场起飞,直飞日本本土,成功地轰炸了日本八幡钢铁基地后,全部机群返航成都。其中一架绰号为“祈祷中的螳螂”、编号为42—6286的轰炸机,由于燃油耗尽,不幸坠毁于西岭雪山上。当地群众一直传说在西岭雪山的大雪塘山脊,散落着一架飞机的残骸。 2001年7月,闻知此事的“飞虎队”将士后代、美籍华人杨本华率领由他组建的民间登山组织——华藏山社一行13人,顶风冒雪,在西岭雪山无人区跋涉了15天,终于寻找到了这架战机的部分残骸和该机组11名烈士的部分遗物。2002年5月,华藏山社把这架飞机的发动机残骸捐赠给了中国革命博物馆。美国中国博物馆之一的新英格兰博物馆鉴定了部分残骸后,对这一行动授予了公证书。杨本华说,援华抗日期间,美军损失了上千架军用飞机 ,寻找到残骸的却寥寥可数,它们都是中国两国人民友谊的见证。 2004年6月30日,杨本华再次率领华藏山社一行6名队员,在当地藏族同胞的援助下,将这架纪念碑矗立于战机坠毁的地方。据介绍,纪念碑上刻有中国军委主席江泽民为此题写的“飞虎雄风”四个大字,碑文用中英两种文字组成,中文为32个字——“世界鏖战,神州罹难。援华抗日,飞虎当先。痛挞倭寇,壮殉雪原。浩气长存,英灵永鉴”。“飞虎队”是抗日战争时期由陈纳德将军创建和指挥的美国志愿航空队。1942年5月到1945年9月,美国志愿航空队以3个中队、数十架飞机的有限兵力,担负中国战场的国际交通大动脉滇缅公路北、南两端的枢纽——昆明和仰光的空中防务,期间还帮助中国运送物资。陈纳德以第三中队协助英军防卫仰光,亲率一、二中队防卫昆明,期间击毁敌机数百架,令日本侵略军闻风丧胆。

  徐霞客西岭豪情

  在川蜀大地千年文明中流传着一个并不被广为传说的故事:古代学者徐霞客与一好友途经成都大邑境地西岭雪山,徐霞客虽然游历天下名山大川,阅览美景无数,却被眼前这座直入苍穹的高度和宏伟气势的雪山所折服,不由自主地就要攀登,然而,当地居民因为在当时还从未有人征服而劝阻,但徐霞客与友人决意要攀登,村民见劝阻不了血气方刚的徐霞客,只好用自酿的酒液相赠。于是,徐与友人在没有任何登山辅助工具的情况下艰难的攀登,历经四个多时辰终达雪山之巅,在领略了征服大自然的豪情后,他俩被无与伦比的寒冷所困惑,徐霞客在即将倒下的瞬间,手指触摸到了平时根本觉察不到的暖意,哦!原来是装酒的葫芦,于是二人你一口一口地相泯而笑,就这样,白酒散发的热量支撑着他们几乎虚脱的身躯爬下了山,居民们在欣喜惊叹之余,大口大口地往他们嘴里灌着酒液。次日,徐霞客问及缘故,村民答曰:此酒乃谷物雪泉酿造,高度也!徐霞客灵感受到了启迪,随口曰:平湖出险川,地上九重天,荡气回魂物,此酒乃川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