邵阳古城墙 吃什么
                                                  

邵阳美食

  豆腐:在武冈,民国27年,北门口一代亦开始生产豆腐,品种有水豆腐、烘干豆区腐、油炸豆腐、卤香干豆腐、包豆腐等。今天,木瓜桥夏宏时的桂子油豆腐,高桥戴四德的二干豆腐,都别有风味,四乡闻名。

  宝庆猪血丸子:宝庆猪血丸子,亦称血粑,是邵阳的传统食品,始于清康熙年间,民间历代相传,至今已有好几百年的历史。宝庆猪血丸子的主要原料是豆腐,先用纱布将豆腐中的水分滤干,然后将豆腐捏碎,再将新鲜猪肉切成肉丁或条状,拌以适量猪血、盐、辣椒粉、五香粉以及少许麻油、香油、味精、芝麻等佐料,搅拌匀后,做成馒头大小椭圆形状的丸子,放在太阳下晒几天,再挂在柴火灶上让烟火熏干,烟熏的时间越长,腊香味越浓。也有做一铁架,架下用火炉焚烧锯木屑、糠皮、谷壳或木炭熏烤,此种熏法特别讲究火候,不能过急过猛,否则口味不佳。丸子熏干后即可食用。猪血丸子色、香、味俱佳,腊辣可口,增进食欲,且易于保藏,至少半年内不会变质,同时还携带方便,煮熟切成片即可食用,是宴客时一道开胃的冷盘。

  粑粑:糍粑由糯米做成,糯米太黏,一般做糍粑的时候,会加入若干的粳米。糯米产量远低于粳米,少量种植专门为做糍粑和甜酒准备的,年成不好的时候,吃糯米饭近乎一种奢侈。腊月二十七、八的时候,家家开始做糍粑。糯米用杉木做的蒸桶蒸熟,下面为了防沾锅,铺上一层棕叶。把蒸桶顶打开,糯米香、棕叶香和杉木的香混合在一起,立刻扑面而来,十分馥郁。一蒸桶差不多能蒸半担米,因此往往相处融洽的邻里合蒸。做糍粑的时候,几乎是两家人集体劳动节,别的邻居,如果自己的年货准备好了,闲来无时,也会来搭把手。一个村庄是个大家族,这种事来帮帮忙是很自然的事情,不需要主人专门去情。也不用表示谢意。糍粑印模也多是祖上传下来的,上面镌刻着各种各样的图案,有梅、兰、竹、菊,有蝙蝠和麒麟,也有“福”字。糍粑一个个印出来,晾干是最后一道工序。乡下人讲吉利,有些人家会用筷子在白糍粑中点一点红,煞是好看。

  腰子粑的原料和糍粑差不多,但做法有些不同。糍粑只有过年才做,而腰子粑在新儿庆生、7月半接祖先的亡灵回家做客------邵阳乡下叫“接老客”,主人做好用来答谢亲朋好友或者名义上是送给祖先享用。腰子粑多是用浸泡的糯米,放到碓匡里冲碎。碓匡也是一种石臼,不过是埋在地下,一端有一个人,踩着一个类似跷跷板的木柱子,木柱的另一端,安着一个向下的木槌,利用杠杆原理,踩动木柱,木槌撞击石臼里面的糯米。糯米碎了后,再蒸熟做粑粑。这样的粑粑做成猪腰子状,故得名。外面用一片桐叶包好,和粑粑黏在一起。邵阳乡下多桐树,桐子一直是当地特产。桐叶如古代的玉圭,圆圆的,和腰子粑合在一起简直是十分般配,关键它有一种经久不散的香味。腰子粑里面用红糖和芝麻做馅。腰子粑干了后,妈妈怕孩子偷吃,往往放在竹篮里,挂在高高的楼枕上。腰子粑因为厚实,一般埋到缓缓燃烧的木炭灰中煨熟。慢火如炖肉一样,一点点让腰子粑的身躯变软,从火堆里扒出来后,外面的桐叶已经烧成灰烬,拍打两下就全脱了,露出了丰腴的肉身,外面有一点焦黄,可以慢慢地享用了,里面的红糖馅已经熔化,和熟透了的芝麻不分彼此。掰开,看馅黄肉白,分外妖娆。此时,你还能忍住自己的口水么?

  血酱鸭:武冈人把做血酱鸭当作逢年过节的盛宴款待自己,美其名曰自己贵气自己,说明武冈人很实在。平常,这样的待遇很是罕见,除非有贵客临门,远客回乡,左邻右舍才会听见鸭子在某一家绝望的惊叫,新宁、武冈等地宰鸭时,把米醋或酸水洒入鸭血中,使其成为不凝固的血浆,再把花椒、大蒜、生姜等掺入搅匀,然后将鸭肉切成小块,拌些佐料,投入血浆会炒,使之色似红烧。约莫半个时辰以后,血酱鸭的酱香开始扑鼻而来,左邻右舍就会闭门不出了,怕这原本不属于自家的香气搅乱了自家生活的宁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