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司城 文化地理
 

人文地理

  老司城的面积并不大,但却有九条大街,街道全由暗红色的鹅卵石铺城,并且构成了各种不同的图案,我现在所在的这一条就是老司城的正街,也是土司王迎接贵宾的一条官道,中间的这一条由大鹅卵石就是街道的中心线,尽管老司城的大多数建筑已不复存在,但人们仍可以从这些鹅卵石的街道勾勒出当年的城垣格局。

  老司城是土司领域内政治、经济、文化的中心,分为内罗城和外罗城。内罗城是土司王的衙署和起居的地方,外罗城是一般的部署和普通百姓生活的地方。老司城前有溪流险阻,四周万山环拱,与舟楫便利的王村相比自然是两重天,但契合了土司王偏安一隅的要求。“割据千秋意如何,雄图偏距仗岩阿。天环五岭开关塞,地束重滩助甲戈。”

  以为“天环五岭”而能“割据千秋”,土司王为维护自己的统治倒是费尽了心机。走过古渡,犹如走过一段古老的土家历史,当年的中原使者是否一如我般走进了这深山中的老司城呢?蓦然回首,是“也渡无人舟自横”的绝佳境界。威严的仪仗,消失在三百年前的一个晚上,土司王被迫改土归流,这条普通司城居民不能随便行走的官道,已是老牛黄昏的归途。

  城墙尽管坚固,但土司城还是不可避免地破败了,破败的还有土司王的统治,谁也不会想到,在这些平常的稻田下,会躺着一段湮没的历史,当年的历史,当年的宫墙曲径就这样尘封着.不再有金戈铁马的征战,也不再有宫城歌舞的喧嚣,昌盛一时的土司城沉默着,沉默是土司城今天的选择。尽管庭院楼阁、舞榭歌台仍在诉说着当年的历史,但“城内三千户、城外万人家”的盛世也只能是凭吊中的追忆了。

  就是昔日被土司王称为金銮殿的遗址,如今已被改成司城小学,当年的宫廷旧事不再被人提起,土司王故作威严的吆喝声也早已随风而逝。同样,土司王的宗祠也被簪称为“太庙”,逐步高升的平台和石阶有着一种莫名的肃穆。历代土司的木雕还沉浸在灰飞烟灭的旧梦中。沉睡在这个久梦里的还有依旧巍然的德政碑和祖师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