宜春奉新百丈山景区 历史典故
                                     

百丈寺传说

  关于百丈寺还有一段关于唐朝一个皇帝唐宣宗的传说,当时,宫中宦官专权,宣宗李忱尚未即位,李忱遭其侄武宗之猜忌,处境险恶,遂决定出外避避灾祸。有一天,他遇见一名高僧,谈及此事,高僧留下“退至百丈”四个字便走了。于是李忱翻阅地图,发现奉新有座百丈山、便历尽辛劳,不辞万水千山,来到百丈山,一来到此处,见高山耸立,峰峦叠翠,山花吐艳、景色迷人。便写下一首诗“仙花三月不间色,灵境无时六月寒,更有上方人来到,晨钟暮鼓碧云端”。于是留下来参禅修行,后来他回到朝廷当了皇帝。野狐岩的故事:野狐岩石位于百丈寺后山,相传有一老者在回答:“大修行者还落因果吗”?老者错答为:“不落因果”。因此五百多年来,一直堕于野狐身中不能解脱。一次怀海大师开堂讲法时,他化为人形前来听法,经怀海大师点化,才明白不落因果为不昧因果,他才得以脱掉野狐之身重变为人身,野狐岩就是他脱身之所。

  百丈寺现正由深圳弘法寺本焕大师捐资1.2亿元人民币在原旧址旁进行扩建和修复,有望明年11月建成开光。


茶道故事

  茶的使用,在中国最少有4700年的历史。到唐代,茶文化伴随着茶禅的出现而确立。茶禅,又是伴随着《百丈清规》的诞生而形成。百丈山,坐落在宜春市奉新县西塔乡。唐代高僧百丈怀海禅师在此建丛林安僧,同时也建立了完整的丛林规约,世称《百丈清规》。

  虽在《百丈清规》之前,佛教已经普遍出现饮茶的现象,但那不过仅仅是为了防困倦,作为静思维的助修方法。《百丈清规》的建立,正式确定了茶在禅门的重要地位。因此说茶禅是独具宜春特色的文化现象,这种提法应不为过。

  《百丈清规》的不少条文中,均提及茶在寺院中的使用方式、作用和意义。寺院法堂设有两面鼓:东北角设“法鼓”,西北角设“茶鼓”。讲座说法擂法鼓,集众饮茶敲茶鼓。寺院中有“茶堂”设施,有“茶头”执事,有供祖师的“奠茶”仪式,有坐香后的饮茶助修,有集体吃茶的“普茶”活动……寺院中还有种植茶树,采制茶叶,所有这一切都被视为佛事。更有百丈禅师的“吃茶,珍重,歇”禅门三诀,以茶悟道。

  沩仰宗是百丈的直承法脉。沩仰宗祖师慧寂禅师住宜春仰山。一次,陆希声来拜访他,问:“和尚还持戒否?”禅师答:“不持戒。”又问:“还坐禅否?”答:“不坐禅。”陆希声沉默了很久,禅师问他:“领会了么?”陆道:“不会”。禅师道:“听老僧一偈‘滔滔不持戒,兀兀不坐禅;酽茶两三碗,意在钅矍头边。’”这两三碗酽茶让人品味,品什么?戒无相,禅亦无相,拿锄头除去心头杂草,留下一片清净。仰山禅师一曲偈颂,使得无上禅机,尽在闻香杯里。

  唐代人陆羽被国人奉为茶祖。他编著了中国第一部茶著作《茶经》。《茶经》中记录了宜春不少好茶,如仰山的“木平”、“稠平”。至于仰山茶如何好,南宋时张杓在袁州为官,把仰山茶和黄檗茶寄与其兄--著名的理学家张栻发出感慨:“……予谓建茶如台阁胜士,土茶之佳者如山泽高人,各有风致,未易疵也。”

  宋时,茶从中国的寺院传到日本。临济宗禅师圆悟克勤手书“茶禅一味”四字真诀,由日本留学生带回东瀛,被奉为国宝,代代相传,直至今日。日本禅师荣西入宋时,将茶从中国带回国种植。其后,日本茶道始祖千利休以禅宗思想为背景,将其发展成为日本茶道。吃茶之风由寺院传至文人士大夫,最后普及到民间。在这一过程中,产生了日本“和敬清寂”的茶道理念。

  中国茶传入日本,于是有了日本的“茶道”;传入英国,于是有了伦敦的“午后茶”;传至欧美,于是有了“基督禅”。19世纪,中国茶成了世界性饮料,如今又成了举世公认的“21世纪世界饮料之王”。岁月悠悠,1000多年飘然而逝,茶文化由禅而兴起,由禅而成熟,由禅而兴起,由禅而成熟,由禅而跻身于世界文化之丛林。宜春山河依旧,然百丈山、仰山、黄檗山以及诸多古禅林的茶禅渐渐被忘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