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步沟 历史典故
景区文化各种民间传说

民间传说

  旱池岗

  东汉大将马武的战马饮水池——旱池岗,位于马武寨东南的2公里处,海拔1555米,面积约1平方公里,外高内低,整个一个圆池。相传,古时池底有一泉眼向上喷水,致使池水满而不溢,取而不降。受水牛洼水源和往山寨提升运水限制,马武阵营所有战马饮水全到2公里外的天然旱池岗饮马。马武寨子通往旱池岗宽1.5米的古栈道,而今还断续存在。据传,起兵离寨后泉水断流,圆池靠天蓄水,故名旱池岗。

  校场垴

  校场垴位于马武寨悬崖壁下,海拔1490米,面积3平方公里,垴颠地势平坦,四周雄峰险要。据传,汉朝马武大队人马曾在这里练兵,故名校场垴。至今两千多年的练兵场,虽旧貌不在,但练兵场中心十几亩地,而今寸草不生。

  金龙山

  金龙山位于马武寨东六公里处的白云川中上游,白王庄与宅清沟的分叉山峰,海拔1115米,山势平坦,主峰陡不可攀,与旱池岗马武寨相连。由于此山座落白云川上游正中,站在此山顶全川尽在眺望之中。相传,汉武帝刘秀与大将马武会师后,在马武寨占山割据的岁月里,把栈道沿山修建至此,作为阵营的前沿岗哨,发现敌情骑战马瞬间报于营寨。刘秀曾多次到此山视察,并到此山根焚香许愿,祈求神仙保佑,钦封此山为金龙山。

  玉龙宫

  玉龙宫位于白云川上游卧龙庄4公里处的自然村明丈沟。庙宇虽小,却香火旺盛。现在每月定期对外开放,游客络绎不绝,有求必应。相传,此庙始建于汉代,汉朝大将马武练兵其间,曾多次到此焚香许愿,祈求成就大业。将士到此求医拜药,无不灵验,刘秀亲封此庙为玉龙宫。

  卧龙庄

  相传,刘秀携军师邓禹一行,在王莽部下大刀苏献的追杀途中,一路投石问路,寻找马武阵营。时年农历二月二十二日,当行至白云川上游白王庄与宅清沟交叉口时,人困马乏,又饥又渴,遂平身躺在一块石板上和衣而睡(此地现已建成自然村,故名卧龙庄)。朦胧中见一白发老翁走到身前讲道:“落难真龙卧,定有官兵过。往西走五里,见着一池水。夜宿苍龙洞,进寨天下定。”刘秀猛然醒来,隐约观见老翁站在前面向他微笑,问:“老人家你是哪里人士?家住哪里?”老翁答曰:“我家住对面山根,日后你自会明白”,说毕随风而去,不见踪影。当即东边人喊马叫,杀声四起,追兵赶来,刘秀一行立刻向仙人指出的正西方逃生。后来刘秀登基后,为报答仙人指路救命之恩,派工匠到金龙山根修建庙宇,每年的农历二月二十二日,派朝中使臣到金龙山根焚香许愿,一直延续至今。此后善男信女也到此焚香祈祷,保佑平安,求财升迁,甚是灵验。

  苍龙池

  苍龙池位于白云川上游的巨龙沟河道正中,面积不足10平方米,无论多大洪水冲刷,其现状完好无损。无论多么干旱,水位不降。相传,刘秀一行在卧龙庄听罢仙人点化,后边追兵赶来时,向正西方向逃生。当行至此地时,大刀苏献已步步逼近,追到池根已短兵相见,苏献举刀向刘秀砍来,眼看就要人头落地,刘秀急中生智,纵身跳进池中,当即池水暴涨,时而清澈透明,看似水深万丈;时而混浊不清,好似群龙搅水,挡住前行去路,苏献自认刘秀肯定溺水身亡,鸣锣收兵。刘秀登基后曾派工匠前来修建,而今池水有时清澈透明,有时混浊不见池底,甚是奇怪。

  苍龙洞

  汉光帝刘秀曾经藏身的苍(藏)龙洞,位于马武寨、校场垴环抱的10里长深沟,为天然奇观,原始溶洞,洞深无考。据说与马武寨溶洞相通(有待考察)。相传,刘秀出水后,日已西斜,携军师邓禹一行继续向巨龙沟方向走去,行至沟底,突然发现山根一道亮光,行至亮光之处,见是一处天然溶洞,既十分隐蔽,不易发现,又可以避寒取暖,当晚就在此洞口埋锅做饭,夜宿洞内平安度过一个夜晚,苍(藏)龙洞因此得名。

  黄土垴无蝎子

  黄土垴位于白云川顶端的马虎寨、校场垴脚下,黄土肥厚,故名黄土垴。东汉时期有农户安居在此开荒种地,现在是白王庄所属的一个自然村。相传,刘秀一行听到校场垴上的兵马操练,遂向前喊话,按照哨兵指明的进寨方向,向东寨门挺进。当行至黄土垴,刘秀决定休息片刻,待马武将军出寨相迎,再进寨子。刚坐不久,被蝎子蛰了一下,刘秀疼痛难忍,脱口说出:“此地就不能没有蝎子?”至今,黄土垴一带至山神庙以后,没有蝎子。有好奇者从别处捕来一蝎子放入此地,其结果是不超过20分钟,则自然死亡。

  校场垴寸草不生

  校场垴地势平坦,土厚无石,草木繁盛。相传,马武大将在此练兵期间,隔夜杂草丛生,长势惊人,需要每日清除。刘秀与马武会师到此后,见每日练兵必先清铲杂草,甚是麻烦,便亲自到练兵场把杂草铲除了一遍,此后便出现了练兵场至今寸草不生的奇迹。

  马武寨不长荆木

  刘秀到此寨与马武会师后,兵马日益壮大,兵多将广,粮草充裕,名震天下。武装割据8年后,见时机成熟,决定起兵离寨,直奔长安,讨伐王莽。起兵离寨时,大批金银财宝,不便携带,决定就地掩埋。军师邓禹规划了藏宝线路图,为便于日后取宝,邓禹问刘秀:“日后取宝用什么东西作标记?”刘秀曰:“用荆木作为标记”。邓禹问:“满山都是荆木,用哪一棵作为标记?”刘秀答:“藏宝地带荆木全部取消,只留一棵作为取宝标记”。邓禹掐指一算,此宝当代取之不得,遂在东寨门悬崖处留诗一首:“上一口,下一口,金银财宝七八斗。若要财宝重现世,闹翻九江十八口。荆木为记”。满山遍野全是生长荆木的各山寨,唯独马武寨一带难寻一棵荆木。后来历朝历代名人,曾破解邓禹留诗,进寨寻宝,但毫无收获。当地百姓上寨游玩,有意无意要寻找荆木,竟无一人发现。据传,民国九年,当地村民郭亮上寨打柴,曾发现一棵荆木,随即在荆木根垒石为记,准备回家取镐,刨木取宝,结果石头还在,荆木却不翼而飞。